同病相憐的Pokémon GO與台灣人才:管理階層看不到你的內在價值,反而倒過來鄙視你

同病相憐的Pokémon GO與台灣人才:管理階層看不到你的內在價值,反而倒過來鄙視你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刪掉你的Pokémon GO,去提升你的有形競爭力,真的能讓台灣經濟跟你的生活變好嗎?你恐怕應該再想想。

最近Pokémon GO在世界各地爆紅之後,行政院要求將文化部加入科技會報,希望能夠將文化結合科技,打造出屬於台灣的Pokemon Go。然而我們要是分析一下最近《商業周刊》所刊出的兩篇文章:

3個理由別再玩「寶可夢」了...獵頭觀察:上班也想玩,代表你自律性不夠!

就算抓滿「寶可夢」,難道你就能脫貧翻身?在資本主義的世界裡,只有鈔票才是真的!

看看瀰漫在這兩篇文章中的錯誤意識,就可以知道台灣要做出Pokémon GO這種世界級的遊戲根本妄想。甚至我們也可以從中看出台灣的產業升級為何會失敗。

在進入分析之前,我們必須要先清楚兩個分析的前提。

馬克思(Karl Marx)在《剩餘價值學說史》一書中,有一段相當重要,但很少被人注意到的見解。他批評亞當斯密(Adam Smith)的學說,認為亞當斯密錯誤地混同了商品的「交換價值」跟「實質價值」。市場機制決定的「價格」,其實只代表了「交換價值」。而「交換價值」跟「實質價值」有時會相符,但在很多時候雙方也會有很大的落差。

如果我們拿比較現實的例子來比喻。例如一碗麵一開始只賣30元,過一陣子漲到40元。表面上他賣到了更多的價錢,代表這碗麵的價值好像增加了。然而實際上,這碗麵能帶給你的飽足感跟營養從頭到尾都沒變。所以這碗麵的「實質價值」是不變的,變動的只有這碗麵的「交換價值」。

這兩種價值間的微妙差異,可以提醒我們注意到一種坊間存在的錯誤迷思。這個錯誤在於:

市場可以客觀地評價一件事物的價值,因此一件事物的價值可以從他的價格(人的話則是薪水)來斷定。

然而這個想法很明顯是錯誤的。甚至傳承自亞當斯密的主流經濟學,也指出了這樣的錯誤。主流經濟學告訴我們,價格是靠供需曲線來決定的。所以不論這件事物實質的價值是如何,我們只要去改變他的供給或是需求,就能使他的「價格」產生「變化」。而最經典的例子,就是:

水很重要,但他其實便宜得要命。鑽石很貴,但他其實在一般人的生活中沒什麼實用性。

而更加微妙的就在於「需求」其實描述的是抽象的心理狀態。所以當我們「主觀地」認為一件事情有價值,或是看好他的前景,就會增加我們對他的需求,進而「提升他的價格」。因此我們可以知道,一件事物賣不賣得到好價錢,看的不是他「實質的價值」,而是「我們主觀上認不認為他有價值」。以上是我們的第一個前提。

接下來又是一個簡單的經濟學常識。我們都很清楚,無論是「產品」或是「服務」,最後都會聚集到給予他「最高價格的市場」。人人都想賺最多的錢,所以都會想找出價最高的買主脫手。我想大家應該都不會有什麼異議,這就是我們的第二個前提。

接下來我們先來分析一下Pokémon GO的價值。我們都很清楚,Pokémon GO成功就跟其他諸如「星巴克」或是「好萊塢電影」一樣,創造最高價值的並非販賣有形的物品或是服務,而是販賣抽象的「附加價值」(Adding value)。

而販賣附加價值為什麼能夠賺到最多的錢?原因就是我們前面提到的第一項前提,需求來自於主觀的價值認定。因此販賣的抽象價值只要能「感動人」,他就立刻能無中生有地增加他的需求,進而提升他的價格。

而什麼樣的抽象價值能最感動人呢?由於經濟學似乎缺乏描述抽象價值的工具,請容許我在這裡借用「倫理學」的概念來加以分析。麥金泰爾(Alasdair MacIntyre)區分道德行為時,提出了「內在善」(Intrinsic good)跟「外在善」(External good)。

外在善指的是你做某件事,他能帶給你這件事情以外的回饋。例如:金錢、美女、名聲、地位。而內在善指的是你做某件事情,這件事情本身就能帶給你的樂趣。而麥金泰爾在《美德之後》這本書中,正好舉了一個適合我們今天分析Pokémon GO的例子。麥金泰爾舉的例子是:

當一個小孩為了得到糖果而下西洋棋,這就是外在善。而當一個小孩為了享受對弈的刺激、思考戰略的快感而自發地去下西洋棋,這就是內在善。

與外在善分的是有形的資源不同,內在善的特性,便是他會隨著你進行這項活動而越來越豐富,甚至能夠感染周遭的人一起加入。而當更多人加入後,內在善的樂趣不會隨著參與者變多,而讓每個人分到的變少,反而會隨著更多人加入而互相影響,樂趣倍增。

麥金泰爾用內在善,來分析善行為什麼能感化更多人一起投入。而當我們借用這個概念來分析Pokémon GO時,我們才能知道Pokémon GO真正打動人心增加需求的,不是AR、VR或是什麼鬼的技術。這些技術都只是載體,他們乘載的核心是一種近似於內在善的價值:人們一起走出戶外同樂的歸屬感跟共融感、朋友從遊戲競爭之間所增進的友誼、出門冒險的刺激感、認識自己城市的新鮮奇趣、透過遊戲讓人與生活的地景連結的文化感動。

Pokémon GO說穿了只是一個載體,還是一個遊戲指令功能相對於市面上各種遊戲,都頗陽春的載體。但透過這個載體,人們可以自尋樂趣,而且樂趣還會自己倍增。這才是Pokémon GO能在全球都掀起旋風的核心關鍵。

RTSLJA0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然而我們從《商業周刊》的那兩篇文章,看不到任何能幫助我們了解近似「內在善」概念的東西。相反的,這兩篇文章通篇充滿了淺薄的「外在善」價值。他只引導讀者去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