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曲「神」到菲律賓:十年前我們有「無可取代」的流星花園,十年後呢?

神曲「神」到菲律賓:十年前我們有「無可取代」的流星花園,十年後呢?
Photo Credit:Benson Kua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通常我們都以為外國人對臺灣的第一印象不外乎就是台北101、夜市、高山、立法院打架之類的,但我們錯了,這位司機第一句話問我們的是:Do you know “Meteor Garden?

文:林南宏

歷經五個小時的車程,原本已睡得不省人事的我,在聽見車上的廣播聲響起時頓時驚醒,我趕緊揉揉惺忪的睡眼往窗外望,看見巴士緩緩地駛入車站,我鬆了一口氣地朝坐在我身旁的朋友說了聲:「終於。」

來菲律賓三個月了,來之前一直耳聞菲律賓的交通有多糟糕,實際待了一段時日後,才發現其實並沒有想像中的糟,前提是:「要出了馬尼拉才算數。」扣掉馬尼拉的混亂不提,其實菲律賓的公車路線算是齊全,主要幹道幾乎都有巴士能夠連接任何你想去的城市,而且在公路上幾乎是隨攔隨停,想上車就上車,想下車就下車,說沒規矩,倒也蠻便民的。

這次剛好碰上菲律賓的英雄紀念日,全國放假一天,我們便規劃了一趟旅行,從馬尼拉出發,足跡遍布菲律賓的三個大島,最後再從宿霧島的南端搭乘公路巴士一路向北,前往較近機場的巴士站,再轉乘計程車前往機場,搭機返回馬尼拉。

結束了五個小時的車程,下車後我們盡全力地伸展著身子,開始環顧四週,尋找著哪裡可以搭乘計程車,找到目標後,我們便移動過去排隊準備上車。

菲律賓的計程車也算是惡名昭彰,每一個來菲律賓搭過計程車的外國人,多多少少都曾感覺自己像隻肥羊一般,任由宰割;然而,已在這裡搭乘過無數次計程車的我們,自然心裡已有了準備,挑選好計程車後,上車前便開始議價,告訴司機我們要前往機場,照里程計算。

司機看起來二十出頭,相當年輕,聽到我們要照里程計算,一開始是猶豫了一下,但還是答應,便讓我們上了車。但當我們上了車,車子開出巴士總站後,司機又徵詢我們的意見,問我們能不能跳錶後再多加50元,因為他認為從機場回來不會有客人,等於讓他空跑一遭,不太划算。

Photo Credit:Patricia Feaster CC BY 2.0

Photo Credit:Patricia Feaster CC BY 2.0

菲律賓人在爭取事物的時候相當積極主動,而且不怕被拒絕,我遇到好幾次直接開口要小費,一副「反正我問問看,問到,有了小費我幸,沒有小費我命,有問有機會」的樣子。

我跟一同出門的朋友一搭一唱,每每在談判時總是我當黑臉,他當白臉。聽到司機的請求,我毫不猶豫地拉下臉來拒絕他,並且在心中暗自做好他會繼續「盧」我們的心理準備;然而,這位司機卻反常地默默接受,不發一語地繼續開著車。

我們兩個都嚇到了,心想:「這個司機也太菜了吧,怎麼沒有第二回合呢?」而我那位總是扮演白臉的朋友,這時候已經被車內凝結的尷尬氣氛弄得坐立難安,決定找些話題緩緩頰,於是他便開始跟司機攀談了起來。

破了冰後,司機也開始問我們打哪兒來,一聽見我們是臺灣來的,他好不興奮,趕緊跟我們分享他對臺灣的印象;通常我們都以為外國人對臺灣的第一印象不外乎就是台北101、夜市、高山、立法院打架之類的,但我們錯了,這位司機第一句話問我們的是:

Do you know “Meteor Garden?Dao-ming-si? Jerry Yen? Shan-cai?"

是的,你沒看錯,他對臺灣的第一印象是──「流星花園」。

司機很興奮地跟我們分享他有多喜歡《流星花園》,以前唸書的時候都要把頭髮留得跟道明寺一樣才行,還跟同學組成了「F4」。他隨即哼出了「情非得已」的旋律,而且是菲律賓他加祿語(Tagalog)的版本。

(《流星花園》tagalog版)

我們忍不住再問問他,除了這首以外,他還有其他會唱的臺灣歌嗎?他想了想,便哼出一段再熟悉不過的旋律…….

天啊!竟然是神曲!我忍不住問他:「MVP Lover?」他連忙點頭,對於我們知道他在唱什麼歌感到相當開心;但認真說起來,真正要開心的反而是我們這兩個臺灣人,我們竟然能在菲律賓的土地上聽著菲律賓人沉醉在臺灣的歌曲裡頭,當下真的感動萬分。心裡不斷想著:「神曲不愧是神曲!」

(神曲tagalog版)

然而,我也很好奇,臺灣的戲劇在這裡到底有多紅?他告訴我們,當年言承旭來的時候,幾乎是封街,舉國上下都為之瘋狂,連當時的總統雅羅育(Arroyo)都以皇家家禮遇接待他。

我問他,可是再怎麼紅,那畢竟都是十年前的戲劇了不是嗎?後來韓國版的流星花園也出來了,他們難道不愛嗎?他肯定地回答我,他們並不喜歡。我追問著原因,他回答我:「That’s not original!」

原來,對他們而言,臺灣的F4所演繹的流星花園,是無可取代的,儘管後來的韓版流星花園出版了,但對菲律賓人來說,那就不是原創,沒有什麼可看性。儘管我們後來告訴他,其實流星花園是日本的漫畫,臺灣也只是翻拍,但他仍舊不以為意,因為對他而言,「無可取代」才是他對臺版流星花園的唯一解。

很快地,機場到了,我們雖聊得不亦樂乎,但終究得下車;我們兩個討論過後,給他一個我們彼此都滿意的數字,並用自拍來為這趟奇妙的車程畫下完美的句點。

我們在十年前,用《流星花園》風靡了菲律賓的大街小巷,當時,那是我們最堅強的軟實力;十年後的今天,菲律賓人對我們的印象僅停留在流星花園,不是他們落後,而是我們根本沒進步,不論是軟實力或者是硬實力,我們都沉浸在過往的光環,卻沒認清我們並沒進步得能用更嶄新的文化軟實力在菲律賓的社會中佔有一席之地。

很快地,登機之後,我坐在窗邊的位置,窗外是寂靜的夜,飛機引擎聲轟隆作響,機身在跑道上開始馳騁,一鼓作氣飛上天際;我頭靠著窗子,定睛看著這座城市在夜裡閃耀著的光芒,心裡頭的疑問不斷在腦海中盤旋著,這些問題的答案,我想,還是留待大家一起去發掘吧。

相關評論:我在緬甸KTV唱著緬文版的「心太軟」:他們唱的不是「盜版」,而是唯一連結外來世界的媒介

▲ 關鍵評論網現在有「關鍵評論網 東南亞」Facebook專頁了,帶你掌握第一手東南亞的新聞、評論,現在就Like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