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我再也不晚歸了!」當防狼噴霧成為印度最暢銷的產品,這個國家有問題的絕對不是女人

「抱歉,我再也不晚歸了!」當防狼噴霧成為印度最暢銷的產品,這個國家有問題的絕對不是女人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重男輕女、警方的貪腐與種姓制度的加乘作用之下,女性強暴案件始終無法被杜絕。女性生在印度,究竟過著什麼樣的生活?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儘管印度女姓遭受侵害的新聞屢見不鮮,在印度人口最稠密的北方省,過去三個星期又再度發生了接連四起女性遭綁架、輪暴,再吊死樹上的恐怖案件。儘管印度總理莫迪終於首次呼籲各界注意婦女安全的議題,然而在重男輕女、警方的貪腐與種姓制度的加乘作用之下,這些案件始終無法被杜絕。

當女性生在印度,究竟過著什麼樣的生活?

救命稻草般的女性車廂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唯有搶到女性專用車廂這根救命稻草,才能免除印度女性通勤時的恐懼與不安。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自從2012年在印度新德里發生了一起大學女生在巴士上遭到輪暴致死的案件,女性在社會中的地位和待遇便成為印度最熱門的政治議題之一。現在在印度市郊的通勤火車上,常有整輛列車或部分包廂僅提供女性乘車服務,讓這些印度婦女能更自在且安全地往返市區。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印度女性們互相推擠,只為了求得通勤時短暫的安心。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為了保留通勤時片刻的安心,印度婦女們爭先恐後地想擠進一輛通往新德里的擁擠列車上的女性包廂。

救贖或剝削?出賣子宮的城鎮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在印度著名的「嬰兒工廠」阿坎克斯哈不孕不育醫院,三名代理孕母Daksha、Renuka和Rajia正擺好姿勢讓攝影師拍照。許多代理孕母起初會對出賣自己的身體感到羞恥,但隨代孕而來的報酬卻能大幅地改善她們生活的窘境。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除了擔憂自身的安全,越來越多的印度女性靠著成為代理孕母來改善貧困的家境。越來越多已開發國家的不孕症患者來到印度尋求幫助,也因為印度教接受代理孕母的概念,讓印度成為全球領先的代理孕母中心,醫院所在的古吉特拉邦的阿南德鎮甚至被稱為「出賣子宮的城鎮」。

許多不孕夫妻認為這是一個雙贏的局面,但也有許多評論家認為這是對發展中國家的變相剝削

不該有寡婦的國度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6000多名被子女和社會遺棄的寡婦居住在寡婦城裡的庇護所之中,對她們來說,全印度只有這裡是安全的地方。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在印度的小鎮溫達文(Vrindavan),聚集了六千多名被家庭或社會遺棄的寡婦。儘管隨著丈夫的去世,跳入丈夫的火葬台裡自焚殉夫的習俗已經被廢除,但是寡婦仍被印度社會視為不祥之兆,人生之路依然十分艱難。

只有女人會為女人吶喊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在重男輕女的印度,只有女性深知印度女性所受之苦。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女性抗議者聚集在新德里的新德里的警察總部,抗議一位五歲的女孩在家門外玩耍時遭到陌生男子的監禁與強暴,政府卻沒有積極作為。印度的女性權益人士曾前往醫院探望女孩,卻發現另一位遭受性侵的女孩已被家人拋棄,警察也習慣性吃案拒絕調查,引發眾怒。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一名女性抗議者站上警察推起的護欄,代表女性組織向政府抗議女性權益受到忽視。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在2012年的巴士輪暴案發生後,上千名女性抗議者佔據了印度的主要幹道,要求政府採取積極作為制裁罪犯。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抗議女性的標語上寫著:「無論怎樣的裝扮,都不應是造成強暴的藉口。」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當印度法院正在審判主導巴士輪暴案的五名被告時,一名印度女子在法院外舉起抗議標語。在印度,女性穿著曝露、在夜晚單獨外出,或者出身卑微的賤民階級和男尊女卑的觀念,都時常被當作遭受男性暴力歧視的理由

自立自強的印度女性:我們失去的自由,男人永遠無法想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Simrat任職於非營利的藝術機構,即使發生了大大小小的強暴案件,她仍堅持搭乘大眾運輸工具完成自己的旅行。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新德里的地鐵如今也有提供女性專門包廂,「我決定將搭乘大眾運輸工具作為我的通勤方式,因為我相信女性和男性依樣擁有使用大眾運輸的權利。」巴士輪暴案發生後,Simrat反而更加堅信自己的想法。「不使用地鐵、機車、巴士並不在我的選擇之中,因為害怕而改變對我來說最便利的生活方式,只會讓恐懼不斷增加,讓自信離自己越來越遠。」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強暴案讓我不得不開始自我防衛,只要不攜帶防狼噴霧,我就無法放鬆地走在大街上,只能不斷緊張地觀察四周、隨時注意是否有狀況發生。」23歲的Shaswati Roy Chaoudhary擔心地說。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在接二連三發生強暴案後,印度女性決定靠自己保護自己的命運,而防狼噴霧成為印度最暢銷的產品。商家每日平均可賣出5-6瓶防狼噴霧,主要消費者是18-25歲的年輕女性;德里市政府甚至取消防狼噴霧的增值稅,藉此降低噴霧價格,以惠及更多女性消費者。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22的Sweety每天花費四小時從村莊前往城市,以便學習女子防身術,「自從一個對我說下流話的男孩被我教訓過以後,村子裡的男孩們就再也不敢取笑我了。」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除了防狼噴霧之外,女子防身術課程在印度也大受歡迎。在新德里南部教授防身術的教練阿努傑.夏爾馬表示,自從去年12月16日巴士輪暴案發生後,越來越多的人打電話諮詢課程內容。「人們對自衛、防身課程的需求開始增加,這些案件使眾人意識到,再也不能忽視個人安全,學習自衛應是當務之急。」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Baishali Chetia學習以色列搏擊防身術已經整整一年了。她受不了印度社會對女性的刻板印象,例如女性保護不了自己,不該在夜晚單獨外出。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30歲的視覺設計師Baishali Chetia,在新德里參加以色列搏擊防身術的課程。「男人永遠不會了解我們到底失去多少自由。對一個女人來說,學習如何打架和抵抗襲擊,還有在一直被男性主導的武術界裡奮鬥並且成功,是打破印度對女性刻板印象的最好方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37歲的Nalini Bharatwaj是新德里一間經營學院的主席,手裡緊握著她的防身手槍。「我時常要晚歸,多數時間只有我與我的孩子在一起,這把手槍足夠我對付任何想傷害我的人。」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為了確實確保女性的安全,印度兵工廠甚至開始開發女性專用的防身手槍,並將手槍以輪暴案受害者的暱稱命名。防身手槍在2014年1月初開賣前,就已經接到20個訂單。總經理哈米德表示,「至少八成的防身手槍是由女性訂購,並且得到不錯的迴響。」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Deepshikha Bharadwaj在公司的電梯裡舉著她貼在辦公桌上的紙條,她甚至考慮寄送訊息給全公司的同事,告訴他們自己不再晚歸的消息。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對女性不友善的社會氣氛,甚至讓許多印度婦女考慮不再晚歸。24歲的Deepshikha Bharadwaj在她位於廣告公司的辦公桌上貼了一張紙條,標示「抱歉,我現在已不再深夜加班。」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Richa Singh站在街旁的服裝店前,這城市給她的感覺,女人就像是假人模特兒一般任人宰割。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24歲任職於網路旅遊公司的Richa Singh說,「在新德里,女性就像是物品一般。無論我穿什麼,我都會遭受街上男人不友善的打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Sheetal在她辦公室外和攝影師分享身為印度女性的心情,她相信,有問題的不是女性的行為,而是印度任意妄為的男人心態。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任職於夜間電話服務中心的Sheetal緊張地說,她已經開始隨身攜帶一把小刀來防身。年輕的Sheetal對攝影師沉重地表示,「我相信在這個國家需要改變的並不是女人的工作時段,或是我們的穿著,而是所有男人的心理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