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多次民調圖表】解讀立法會民調、選舉形勢 進步民主派或輸剩「長毛」

【附多次民調圖表】解讀立法會民調、選舉形勢 進步民主派或輸剩「長毛」
Photo Credit: Bobby Yip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就近期港大8次民調,整合其他資訊作出今屆立法會選情分析,並附上相關數據圖表。

這十多天共8次民調,究竟反映甚麼?—(詳細數據請閱讀文章最底部的附圖,已撇除分析過的首次港大民調)

由7月底至今天(8月14日)共有8次立法會選舉港大民調,綜合一系列民調分析後,跟筆者在本月初評估的發展趨相符,自從7月中選管會再「頂不住」中央、中聯辦與梁振英的「死命令」,要正式篩選一些候選人「交數」,於是有強烈港獨主張,以及有明顯勝算的候選人,被取消參選立法會資格,主流傳媒、評論人為之震動,令不少市民對選管會的做法極度反感。筆者的母親向來保守,一般只透過TVB與收聽電台了解社會,連她也感到政府這次做法過分,開始同情被打壓的一方(閱讀大眾心理,可留意他們接收資訊的主要來源,不要因為自己熟悉某範疇,滲入太多主觀性)。

7月30日至8月3日的港大民調期間,正是備受注目的陳浩天、梁天琦等人被取消資格的時期,各區屬本土派、建國主張的候選人支持度自此持續上升。可是,有人疑惑,為何唯獨新界東的梁頌恆支持度在那次民調中依然低落?他不也是(聲稱)本土派嗎?原因很簡單,梁天琦在8月2日才被取消資格,那幾天民調,梁天琦跟梁頌恆在同一區,作為本土派他遠比梁頌恆形象鮮明,在新界東補選時表現出眾,在民調期間自然將後者比下去。

支持者解讀民調,情緒多於一切

此次民調一出,令進步民主派支持者議論紛紛,甚至嘩然,「感覺李偲嫣是0」,不可能有2%支持度,而且,本土派也躍升得太誇張了吧?在他們眼中,2012年所支持的人民力量、社民連在議會表現向來不俗,怎可能被本土派明顯超前呢?很快一面倒痛斥民調絕不可靠,完全不值得參考,然而,非理性全盤否定民調實在沒必要。統計數據,不論套用在社會科學研究,抑或其他層面,向來都只會說參考性有多少,不會兩極化地指「完全值得參考、很可靠」或「完全不值得參考,毫不可靠」,這兩種說法也十分荒謬。

我們「談」民調的時候,應該說每次都有「一點」參考性,也存在誤差,首輪民調本土派因被打擊取得市民同情,支持度上升,很正常;此外,李偲嫣即使實際支持者不多,但碰上一兩次民調有1至2%支持度,也完全不應感到奇怪(始終她不乏傳媒報導,有一定知名度),事實上,目前8次民調之中,有6次民調她只得少於0.5%支持度,請問你會否因為這6次民調她支持度低,又突然強調這6次民調可靠,而唯獨那兩次民調不可靠?

民調從來只有一點參考性,不宜過分斷言

港大民調每次結果以五天為一個階段,每天訪問各區合共不少於200名選民(每區每天隨機訪問數十人,各區受訪人數不一致),然後每新增一天的民調數據,就會刪除最舊一天的數據,把連續五天較新的綜合數據反映一次民調結果。最近,港大民意研究計劃研究經理李偉健經已回應傳媒,目前民調仍屬初始階段,選舉前一星期樣本數會提升至350名選民,選舉前夕會增加至500名選民。所以,若因為民調不利心中支持的候選人選情,便逐次、選擇性否定 / 追捧一個機構的民調,都是不可取的態度,應該長時間細心留意民調的走勢,兼考慮未表態選民的比例,再作衡量。反而,對民調相對合理的質疑,指選民被訪時,只聽到名單第一位的候選人名稱,可是這屆選舉,有不少資深議員排第二位,推年輕候選人進立法會,若民調期間他們的名字被忽略,很可能影響了名單首位的支持度,這種質疑有一定道理,但是有多大影響呢?根本難以確切判斷。

預估民主派陣營選情極不樂觀,令人憂慮

在部分選舉論壇剛剛展開之際,純就8次民調作判斷,我們應抱最悲觀、保守的態度分析選情,民建聯、工聯會等建制派會有有效的配票策略,是故,評估各區形勢時,筆者偏向把他們看高一線,「當作」穩佔當選議席;同時,又假設民調高踞榜首的名單,第二位候選人不作當選考慮,得出以下初段評估:

民主派「較」有優勢當選的有14人:涂謹申、梁耀忠、陳淑莊、李卓人、郭家麒、黃潤達、楊岳橋、范國威、梁國雄(長毛)、鄭家富、黃碧雲、毛孟靜、胡志偉、譚文豪。意味進步民主派有可能只剩下長毛一人。而本土派則有黃毓民及游蕙禎較有優勢當選。(黃洋達跟譚文豪爭奪九龍東選區最後一席,但譚文豪仍有優勢)

坊間有不少評論分析進步民主派「被邊緣化」的問題,有些論點看似矛盾,其實並非如此。首先,從2012至2014年進步民主派未有把握群眾運動基礎,欠缺有力的地區服務和選舉工程,支持的群眾積極參與2014年底雨傘運動,最後整場運場未能爭取短暫成果,瓦解了不少抗爭鬥志,更難造就新一輪群眾抗爭運動,兩者並無衝突,是一脈相承的情況。假如雨傘運動後抗爭意志弱,群眾「必然」流失,那麼,爭論點只是評估原初核心群眾留下多少的問題,原初凝聚的核心群眾多,雨傘運動後留下來的仍有一定數量,原初凝聚的核心群眾少,雨傘運動後留下來的更少。

為何激進輿論換上了「港獨」議題

其二,原本香港跟台灣的情況有別,並非越激進越有「市場」,但礙於梁振英與中聯辦聯手干預香港政務,使傳統泛民仿效進步民主派拉布的抗爭方式,以及偏向激烈、強硬的政治態度,使傳統泛民與進步民主派的界線日漸模糊。而上屆立法會選舉,新興進步民主派人民力量,不少選票來源結合了基層與中產票,可是自從成員黃毓民退出之後,不少基層票轉移支持本土派陣營。筆者個人經驗,上屆有不少中產人士轉告,當中有些以為人民力量勢大,有足夠票數,最後改投其他候選人,又有些因聽信《蘋果日報》斷章取義蕭若元多年前評論六四的說法,猶豫之間棄投人民力量。今屆選情更為險惡,進步民主派形勢將再受重大打擊。

其三,本土派由排斥、仇恨大陸人的政治輿論,乃至近年的政治操作,由陳雲先大肆以「蝗蟲論」鼓吹族群仇恨,再被黃毓民援引在抗爭之中,實情兩者均借鑑台灣歷史已有的來源,不論蝗蟲論或獨立議題,台灣早有先聲可循(「蝗蟲論」最早可追溯19世紀英國人標籤華人)。習近平上台內外走強硬路線,加上香港事務在梁振英蠱惑之下,港獨之說化成最能挑起政權反應的議題,它又確實有政治討論空間,終被本土派鼓動為疑幻似真的「政治理想」,變相成為凝聚最激進支持者的土壤。

直至近期選管會史無前例違反法理基礎,對立法會參選人進行政治篩選打壓,終於泛起全城關注,從陳浩天為首有數千人參選的政治集會,以及年輕人支持港獨民調反映有急升趨勢,均是無可否認的發展方向。無論實際政治港獨是否可行,至此,被視為激進的議題已從「政改、民生」換上了「港獨」思潮,練乙錚試圖在《信報》站在同情年輕人的立場,理性分析港獨問題,最後仍無法疏導盲潮,亦換來中央以同一強硬態度打壓,封筆收場。

其四,傳媒早已報導廉署調查鄭永健,而他更涉嫌受「統戰部」指使以資金支持不同人士參選區議會,也揭示以中聯辦為中介干預選舉成勢,跟這屆立法會「冒起」多張名單自稱比所有民主派激進,總之以「清洗民主派」為目標的發展脈絡異常一貫,不同消息來源也直指與中聯辦有關,現在不論泛民還是進步民主派,形勢更加碎片化,目前民調亦如是反映,內外困局令人憂慮。

近日選舉論壇漸多,部分民主派參選人似乎仍未看清形勢,出現不必要的分化和爭執,使原已惡劣的選情更差。儘管距離選舉日仍有大約二十天,我們只能期盼十多萬願意參與「策略投票」的選民,不要如前文提及訴諸情緒閱讀民調,在投票日評估各項資訊,在深思熟慮投票,以保住更多民主派陣營席位。以下附經整理的各區民調數據:

超級區議會5席
截圖來源自作者
最近七次港大民調結果—超級區議會5席
港島區6席
最近七次港大民調結果—港島區6席
新界西區9席修訂
最近七次港大民調結果—新界西區9席
新界東區9席
最近七次港大民調結果—新界東區9席
九龍西區6席
最近七次港大民調結果—九龍西區6席
九龍東區5席
最近七次港大民調結果—九龍東區5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