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謝淑薇、戴資穎事件後台灣學到什麼?改造體育產業就看我們願不願意撼動高牆

【專訪】謝淑薇、戴資穎事件後台灣學到什麼?改造體育產業就看我們願不願意撼動高牆
Photo Credit:Aron Mayo@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謝淑薇里約奧運退賽事件,凸顯台灣的運動產業還有非常多待改革之處,唯有大家都願意捲起袖子,理性地討論問題,並汲取新知,台灣的運動產業才會有機會。

台灣網球女將謝淑薇日前宣布將從台灣網壇全面退休,並不再接受國家徵召,在巴西里約奧運拋出震撼彈,羽球女將戴資穎腳穿自己的球鞋贊助品牌而非中華羽協談下的贊助品牌出賽,引發中華羽協祭出懲處手段,也引發社會對於「台灣體育環境到底怎麼了」的熱烈質疑與討論。

這些事件將台灣體育環境的制度問題帶上檯面,《關鍵評論網》則是特別專訪了「台灣運動產業協會」,由一群熱血的「運動產業創業家」來分析台灣運動產業的問題。究竟身在民間的我們,能做些什麼?

專訪當天,台灣運動產業協會的一群理監事門才剛從總統府出來,理事長徐正賢在我們面前放出他們剛剛才在行政院體育運動發展委員會召集人張景森面前談完「提升台灣運動產業」的投影片,非常地熱血。他堅持要從頭開始談起,因為這是一整個生態系統,學校教育、社會環境、行政系統全都需要改變,台灣的體育環境才會變得更好。

13938317_10153906799474503_6362933705461
Photo Credit:徐正賢臉書
「體育教育」決定了體育文化的深度

徐正賢表示,台灣是一塊很奇特的小島,有多到無法想像的體育天才,但我們的體育環境幾乎抹煞了這些將才。首先,從體育教育談起。

在美國大學裡,許多校隊運動員的學科成績沒有及格、GPA沒有達到標準,就是退獎學金甚至退隊處理。在美國當校隊球員和運動員沒有「不上課的特權」,學科與術科要求是同樣的,這些運動員必須接受嚴格的生活管理、嚴謹的時間管理訓練,才能成為真正的人才。事實上,很多美國企業的總裁和執行長都是大學校隊出身的,這可以證明「運動」除了學「體育」本身外,還有訓練抗壓性和決策力很好的方式。

反觀在台灣,我們的體育選手也是從小長時間不停地訓練,甚至上重要學科的時間,也都拿去訓練。「一個過動兒,在台灣的教育體制裡,可能會被當作問題兒童來看待,但在美國,他卻被培養成奧運20面金牌的得主。」他認為,「一個好的制度,會讓天份被發掘,天才變人才。」

體育課,
Photo Credit:chia ying Yang@Flickr CC BY 2.0

「諷刺的是,對於一般學生,體育課根本就不重要」,徐正賢沈痛地說,「如果我們的體育老師有足夠的空間和資源可以好好備課,就像是老師們備國文課、英文課、數學課一樣認真,不開放借課,甚至增加戶外活動及體育課的時數,我們會這樣,從小就覺得體育課不重要嗎?」。他表示,國家如何對體育老師、體育老師如何看待自己的職業,就可以反映出國家面對「體育」的態度。

他強調,成熟的體育環境有兩個很重要的領頭項目:專業的職業球隊,以及品牌(Branding)。舉例來說,專業的職業球隊,訓練、行銷、媒體應對、場館經營資源等都必須到位;而台灣若有自己的Branding,想像愛迪達、Nike是台灣的品牌,營運模式勢必會將幾千幾百個選手的生涯和需求考慮進去。他表示,台灣這兩者都沒有,所以體育教育相對變得很關鍵,且非常重要。

補助或投資?不要再直接給選手「錢」了!他們需要的是資源

目前國家用在體育發展上的資源,是由體育署直接給單項運動協會,再由協會去舉辦選拔和比賽、訓練選手等。但是從培植運動產業的角度來看,國家不應該直接給單項協會「錢」,而是給予足夠的資源,培植協會具備籌募資金的能力,簡單來說,體育署和協會不應該是「補助關係」。

徐正賢解釋,目前單項協會的資金來源大多是體育署補助,再來是會員費、辦活動的收入,以及企業贊助,而除了職業棒球外,幾乎都是以政府補助為主。他舉例,許多體育項目如舉重、射箭等,很難有產值,因為沒有職業賽事,也沒有職業聯盟,這些選手反而應該是國家資源要加強給予的對象。而具有職業聯盟和賽事的項目如棒球、籃球,則應該用「投資」的角度。

徐正賢表示,選手沒有運用「錢」的概念,若直接補助金錢,就無法有效率地轉換成經濟價值、無法促使更多的資源產生。政府給予的應該是教練(良好的教練訓練制度)、菁英選手集訓,選手要出國訓練和比賽,也都需要機票和住宿津貼。

台灣的選手需要的不是錢,他們需要工具、資源,他們需要有人教導媒體應對、運動精神等等,因為這都是世界上所有運動員都應該有的素養。這比收到錢還來得有意義,而不是短視地解決眼前的賽事而已。

他認為國家既然有能力協助新創事業,當然可以成立運動投資基金。只要透過專業人士評估,選定具有投資潛力的選手,再盡力和選手及家長溝通,就和國家成立的運動投資資金簽訂合約,並明訂回饋機制,才能根本性地解決問題。

Ivanovic of Serbia serves to Sharapova of Russia during their women's singles semi-final match at the China Open tennis tournament in Beijing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政府對於體育環境總是用「施捨」的態度嗎?徐正賢說,如果夠聰明,就會把運動選手當做投資標的,甚至未來還可以變成基金來公開販售、爭取更多人支持。他舉例,過去都用俱樂部資源協助選手的法國網球協會(FFT),也正在評估用這樣的方式支持更多青少年選手。他強調,體育可以創造寶貴的經濟價值,不要再用「公益」「補助」的方式看待它,才能走得長久。

要訓練世界級的選手,要訓練出最優質的教練

一位好的選手,在從小接受訓練到30多歲退休的過程中,若接觸到的都是具備專業與知識的醫生、物理治療、訓練員等,以及最重要的教練,會直接讓一位選手身心靈成熟。「台灣很多教練都沒有經過好的訓練,不懂英文、不懂運動科學,沒有相關知識,要如何訓練出好的選手?」徐正賢說,教練的素質非常關鍵,他們必須運籌帷幄,懂得危機管理,知道如何與媒體溝通、做最有效率的資源分配,跟所有企業的CEO一樣。事實上,在國外也有很多CEO的訓練課程,都是由體育教練當講師,由他們來教導CEO如何營運一個企業。

但是回到原始的問題,要建造好的場館、要培育教練、要幫選手安排資源,都需要很多細膩的行政作業,因此更需要政府用有效率的方式好好重整。目前的做法仍是從體育署申請經費,依照選手的成績扣除行政手續費,再把錢分配給選手。

用產業化思維看運動、摒棄價格標,讓品質說話

「運動就是產業,就是經濟」,因此必須用政策引導民間資源投入。徐正賢感嘆,台灣有世界上最優秀的紡織大廠,但是每次幫體育選手招標完,做出來的襪子、衣服等,不是材質差,就是外型醜,如何吸引資源?他們深信,運動產業是健康、無污染,又令人快樂的產業,體育署必須打開耳朵聽聽外界的思維,帶頭跨界與跨部門合作,讓運動產業成為新趨勢,善用民間豐沛能量,才能避免閉門造車。

近年來,支持球隊的年輕人越來越多。運動產業協會表示,過去的球迷就算很瘋很支持,買了外型和功能都不佳的周邊商品,根本不敢帶出門,因為總有種「進香團」的感覺。若是台灣各個球隊的周邊商品,不管是外型或品質都是經過用心設計的,才能帶動產業和球迷的熱情。

在現在社會裡,如果是台積電和台灣職棒,台灣年輕人會優先選擇進入哪個領域?或換個方式說,孩子去哪裡工作,家長們會深深為他們感到驕傲?徐正賢舉例,有位MIT畢業的年輕男生,父母都是MIT的教授,但是他畢生的夢想就是進紅襪隊工作。他畢業後決心進入紅襪隊當實習人員,一切從頭學起,一年後他已是紅襪隊的副總,父母談到兒子的這項成就感到驕傲。

這樣的案例不僅發生在美國父母身上,台灣也有。

徐正賢再舉例,一位交通大學電信工程研究所畢業的1983年次男生想出國念運動行銷,因此畢業後先到運動產業協會實習,後來跑到美國麻州大學Amherst分校拿到MBA暨運動管理碩士。徐正賢說,當初這個年輕人來時英文程度非常差,只會講單字卻不會拼湊成完整句子。經過好幾年努力,成為美國職棒大聯盟明尼蘇達雙城隊資料庫行銷分析部的第三名員工,踏上自己的夢想實踐之路。

捲起袖子,一起改革吧!

徐正賢深信,只要台灣從教育環節開始,一步一步地改革,做好完善的教練訓練、媒體應對、服裝設計,重視運動科學、群眾募資,行銷和場館的經營,台灣的體育環境一定可以被改變。「台灣是塊寶島,我們擁有的體育天才,多到自己都無法想像,但老天不會一直眷顧我們的」。

不論如何,謝淑薇的退賽、戴資穎的球鞋,凸顯台灣的運動產業還有非常多有待改革之處,唯有大家都願意捲起袖子,承認自己的不足、真正地投入並參與、理性地討論問題,並汲取新知,隨時用世界級的標準要求自己,台灣的運動產業,才會有機會。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