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讓糟糕的政治人物 毀了我們對政治的理想

不要讓糟糕的政治人物 毀了我們對政治的理想
Photo Credit: Joanna Penn CC BY SA 2.0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Photo Credit: Joanna Penn CC BY SA 2.0

上星期的某天晚上,我剛結束例行的長跑並且回家沖澡,牆上的時鐘顯示時間是8:00左右,我心裡想著今天會是個輕鬆的夜晚,很適合看幾個章節的翻譯小說,讓腦袋好好休息一下。

我走出浴室的時候發現媽媽正打開家門,通常這個時間她還在外面運動,但今天她提早回家並且打開電視目不轉睛地看著——王院長的返台記者會。

我對政治一直不是非常熱衷,頂多就是跟一般的台灣人一樣,在吃中餐的時候拿幾個政治人物開開玩笑讓大夥輕鬆一下;對於很多社會議題我也涉略不深,頂多就是可以跟朋友們聊上兩句:一個連高架橋都可以蓋出裂縫的國家,我們的核電廠真的安全嗎?頂多我也只是說說。在午餐或是聚會結束後,我依然想著明天的行程,以及這星期的代辦事項還有幾項要完成。我持續試著做好我的工作,對於許多的社會議題,我認為我的能力還不足以改變它,所以真的甚少關心。

我媽媽看著電視不發一語,我不知道她心裡在想甚麼,我則是跟她打了聲招呼後就回房間看我的書,繼續進行著我原本的計畫。

幾天後,我去參加了一個聚會。

有趣的是,在場有好幾個政治系的學生,有已經畢業的,也有在學的。我們一路從彼此的感情觀、最近的生活,聊到了政治上面去。我以前沒有修過關於政治的課程,我也很少閱讀跟政治有關的書籍,但我原本想像的政治系學生應該是充滿熱情跟理想,就像那些就讀商學院的朋友們都期待畢業之後,可以進顧問業或是投資銀行,到香港上海甚至是紐約曼哈頓去征服世界。但令人驚訝的是,正在就讀政治系的學生異口同聲的表示,沒有很大的興趣參與這些鬥爭;連已經畢業的學姊都不斷分享自己畢業後到歐洲的經歷,以及現在從事的文化事業。

我依稀記得以前念政大的好朋友曾經在跟我見面的時候,拿著政大校歌的歌詞,我好奇的拿過來看了一下。我看了開頭之後印象非常深刻:

政治是管理眾人之事,
我們就是管理眾人之事的人;

這句話深深烙印在我的腦海裡。後面兩句更是關鍵:

管理眾人要身正,要意誠,
要有服務的精神,要有豐富的智能。

原來「理想的」政治人物的道德標準這麼高!我覺得政治的「本質」是非常偉大的。從事商業的人頂多對自己的客戶、員工,以及股東負責;但從事政治事務的人卻得對所有人負責,不論性別、職業、種族、語言、宗教等。

為什麼商業的世界可以帶給那些正在唸商學院的學生希望?為什麼政治的世界無法帶給正在念政治系的學生希望?我知道人得到了權力總是會變得腐敗,這很正常,不管當事者是不是身不由己,從古至今幾乎沒有人可以避免這件事。政治鬥爭也很正常,其實不只是政治,在商業的世界中也充滿著鬥爭,從小職員一路鬥爭到董事會(就像最近火紅的半澤直樹)。人與生俱來就會有搞小團體,試圖拉攏人心的本能,我們從小學就已經開始做這件事了。

事實上,即使總統跟立法院長充滿了許多的心結,即使他們倆的鬥爭已經浮上檯面,甚至連國外的媒體都在報導,商業的世界還是持續在運作,股票市場並沒有崩跌,反而還是維持在相對高檔的位置,外資也持續地在買進台股。很顯然的,我想大家已經逐漸習慣這件事情了;就好像第一次跟另一半分手時,我們可能會難過的好幾天吃不下飯,但漸漸地長大之後,我們對這件事的復原能力會越來越好,隔天我們還是可以一如往常的到辦公室上班。

但這種事是好現象嗎?我該說台灣的人民越來越世故成熟了嗎?

我不知道,對我而言商業的世界沒有受到太多的影響,我還是試著做好我的工作,對我的客戶、員工以及股東負責。那對政治的世界來說呢?那些政治人物會在心裡思考「我是否對眾人負責,並且無愧於心」這件事嗎?

或許這正是那些政治系學生對於「管理眾人之事」這件事毫無熱情,也不想投入的原因之一。

時間來到午夜,明天要上班的我們互相道別,計程車載著我沿著忠孝東路直行,經過中山南路時我看了看立法院。那些政治人物會在午夜跟我思考一樣的問題嗎?還是他們正在沙盤推演接著要鬥掉哪一個派系的人馬?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台北的夜安靜到讓人覺得好像沒有任何事發生,我只希望他們不論擁有多大的權力,或是鬥爭的如何厲害,都能記得這句話:「政治是管理眾人之事,我們就是管理眾人之事的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Green』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