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軟件建立的假網軍 會怎樣左右選舉大局?

用軟件建立的假網軍 會怎樣左右選舉大局?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香港,近期有不少圍繞利用社交媒體做選舉宣傳的意見及討論。除了關注「真網民」會否因為發表對選舉的意見而誤墮法網,網絡機械人扮演的「假網民」,亦值得人們思考其於法例中的位置。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立法會選舉如箭在弦,各候選人都在加把勁宣傳。雖然近年不時有人提出選戰期間在互聯網發表與選舉相關言論,容易誤墮法網,但Facebook及各大小網上討論區,相信仍會是各候選人的重要戰場。

當現實世界早有機械人參戰打仗,網絡機械人(bot)同樣已為多國選舉的候選人上「網」殺敵。雖然未知網絡機械人是否已被應用到香港選戰,但這項技術將會如何影響選民抉擇以至政治生態,仍然值得討論,以為日後香港檢討選舉法例時,作好準備。

網絡機械人乃電腦程式,能代人以電腦處理繁瑣雜事,例如上網預訂餐廳座位[1],或者重複點擊,搶購演唱會門票。它們亦能在社交媒體大顯身手,打理帳戶、自動發文、按「like」、retweet(轉推)。[2]應用到選舉宣傳和動員人們參與政治活動,網絡機械人可以節省不少人力物力,減少Facebook專頁管理員疏忽所造成的「關公」災難。

我有萬「人」讚頌,他受萬「人」指控

但另一方面,由於透過網絡機械人可以操控上千上萬的網絡大軍,假如有人在選舉中以此技術在社交媒體開設大量帳戶,對候選人歌功頌德或者口誅筆伐,營造其大受歡迎或神憎鬼厭的形象,便會有用假民意左右選情之輿。駭客Andrés Sepúlveda今年3月便向彭博商業周刊表示,過去曾以科技左右拉丁美洲國家的選舉,包括在2012年的墨西哥總統選舉中,暗中幫革命制度黨(Partido Revolucionario Institucional)候選人涅托(Peña Nieto)造勢,方法包括用上千個已開設一年、幾可亂真的Twitter帳戶,主導網上話題,例如涅托將會解決當地因毒品衍生的暴力問題,他又操控30,000多個Twitter網絡機械人,在網絡散播謠言,指涅托的競爭對手歐布拉多(López Obrador)的支持度越高,當地貨幣就越貶值。[3]

在南韓,當地的國家情報院(National Intelligence Service)人員亦被指在2012年總統選舉期間,以電腦程式在Twitter發布訊息,為參選總統的朴槿惠造勢,包括讚揚時任政府的政策,以及指朴的對手親近北韓。[4]

以假帳戶結真心交

唱好自己,抺黑對手,是由來已久的選舉手段,非因現今科技而生。亦有人可能說,由網絡機械人所創造的帳戶,「假的真不了」,有信心不受迷惑。但事實是網絡機械人以假亂真的能力愈來愈高。由早期只是簡單的「出文機器」,發展至可以偽造帳戶個人資料,懂適時出文,與人在網上對話。它們亦懂得增加自己在社交媒體上的影響力,例如透過增加Twitter跟隨者(followers)數目,擴闊社交圈子,以及找出社交網絡內受歡迎或具影響力的人,關注他們並向他們發訊息,吸引注意。[5]

莫說網絡機械人愈來愈聰明,即使它們只是漁翁撒網,已經能跟很多人成為網友。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The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硏究人員曾以102個網絡機械人操作Facebook,當中有49個扮演男性用戶,53個扮女生,以兩天時間分別向2,391和2,662個帳戶發出「加為好友」的要求,結果獲接納的百分比分別為15.9%和22.3%。其後這批網絡機械人又在六周內再向3,517個用戶發出「加為好友」的要求,當中有2,079個用戶接受,成功率達59.1%。總體而言,網絡機械人的帳戶內朋友數量愈多,或者雙方共同朋友的數量愈多,人們接受它們「加為好友」的比率就愈高。[6]

假友情改變民情

與真人成功結交後,網絡機械人要對他們施加影響,便行近一大步。在2009年,意大利都靈大學(The University of Turin)學生Luca Maria Aiello等人在一個聚集愛書之人的社交網站aNobii,開設了一個由網絡機械人lajello打理的帳戶。lajello初時除了瀏覽該網絡上全部人士的頁面外,沒與其他人作任何交流。儘管如此,仍有不少注意到lajello曾拜訪的人士,在lajello的頁面留言。至2011年12月,lajello成為該社交網絡上最受歡迎的「用家」之一,超過6.6萬人到訪其頁面,它亦收到逾1,200人的2,435條短訊。為測試lajello的影響力,學者透過lajello向其他帳戶推介朋友,發現有百多人在36小時內跟從lajello的交友建議,其中與lajello已建立朋友聯繫的用家,有更大機會跟從建議。[7]

網絡機械人不一定要直接影響所有人的想法。古諺「三人成虎」,當人們看到網絡上有不少人士,包括自己朋友也在複述某些謠言的時候,實難保不會信以為真。2010年美國特拉華州(State of Delaware)參議院的特別選舉,事後就被指有大約十個網絡機械人在Twitter發表以千計的訊息抺黑民主黨候選人,指其用公帑出席晚宴和時裝展。這些網絡機械人還會特別在訊息中提及(mention)個別受歡迎用戶,為那些用戶製造很多「人」告知相同消息的錯覺,因而信以為真,於是再將這些謠言轉發給自己的跟隨者。[8]

從以上可見,人們在社交媒體上接觸到由網絡機械人散播的流言,甚至信以為真,並非無的放矢。然而,流言蜚語是否足以動搖一個人的政治信念,又是另一問題。現時似乎未有相關硏究去證明網絡機械人對於實際選舉結果的影響。早前提及南韓國家情報院介入總統選舉,起訴人員雖然控告了情報院高層人員,但無法說明情報院的行動怎樣左右到選舉結果。[9]

製造垃圾訊息 劣幣驅走良幣

當然,要打擊政治上的敵人,未必需要以幾可亂真的謠言「洗版」,靠一些毫無意義的留言,破壞別人的網上動員,也是網絡機械人骯髒技倆之一。例如數年前在墨西哥,有示威人士利用Twitter主題標籤'#YaMeCanse'(意即「我受夠了」),來組織示威和發放資訊,不過不久後Twitter湧現了大量同樣標籤的推文,當中除了一些標點符號外,沒有其他內容,疑似由網絡機械人所為。結果,以'#YaMeCanse'標籤的推文被海量的「廢文」淹沒,組織人士再難以相同標籤互通消息。[10]這種把標籤鵲巢鳩佔的手段,在敘利亞也出現過。過去有敘利亞人會在發表當地示威的新聞和照片的推文加上'#Syria'標籤,吸引外界關注。不過在2011年,有報道提及有網絡機械人頻密發放有'#Syria'標籤的推文,內容卻可能不涉政治,如當地風景照片,意圖轉移人們對當地示威的注意。[11]

總體而言,雖然現時能觀察到網絡機械人在政治活動中的蹤影,不過要找出背後由何者所為固然有難度,它們是否造成直接影響,似乎亦未有定案。不過,其間接損害始終不能忽視。例如2011年,角逐黨內總統提名的美國共和黨人紐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有約133萬個Twitter跟隨者,拋離跟隨者不足10萬的競爭對手。不過,其後有曾為他做事的人,指其Twitter跟隨者中有約八成為不活躍帳戶,或是由專門製造假帳戶的公司創立。[12]及後社交網絡搜尋公司PeekYou經調查後,認為金里奇的百萬追隨者中只有10.6萬個真有其人,即假帳戶的比率多達92%。[13]美國印第安納大學布魯明頓校區(Indiana University Bloomington)的研究人員也發現,金里奇的跟隨者在「零推文」、「沒有填寫所在地」、「沒有個人資料」以及「用系統預設圖案做帳戶頭像」等範疇的比率,冠絕其他參選人。[14]

mediabot-cht
資料來源:Center for Complex Networks and Systems Research, Indiana University Bloomington
東窗事發需時 遺禍難以修正

雖然有多方證據顯示金里奇造假,但在東窗事發前,知名政治新聞網站Politico上,曾有文章分析指金里奇Twitter跟隨者數目遠超他人,乃因為其發文幽默有趣,引人入勝云云。[15]可見即使最終「假的真不了」,但曾根據錯誤訊息進行的分析,仍是會被連累。其連帶影響不容輕視,因為隨時會改變選情。過往智經曾介紹一些研究機構會透過分析Twitter上的推文,冀藉此推測選舉結果。[16]但當網絡機械人充斥網絡,萬一誤導有關研究,群眾又對研究的推測信以為真,便可能改變他們的投票意向。

現實中的選舉是否會如此發展,當然仍有待考證,再者並非所有現身在社交媒體的網絡機械人皆無裨益,例如由網絡機械人操作的Twitter帳戶Stay Woke Bot,就替黑人平權運動人士解答提問,以及應付一些志在「找麻煩」的人士。[17]因此禁絕網絡機械人並非唯一選擇。有意見認為,用於推動民主以及公共效益的網絡機械人,應開宗明義讓人察悉到其真身乃機械人,亦認為社交媒體公司應負更大責任去減少網絡機械人作惡。[18]有人就要求政治人物應公開承諾不會率先使用網絡機械人。[19]在香港,近期有不少圍繞利用社交媒體做選舉宣傳的意見及討論。[20]除了關注「真網民」會否因為發表對選舉的意見而誤墮法網,網絡機械人扮演的「假網民」,亦值得人們思考其於法例中的位置。

  1. Kurt Wagner, "Bots, explained: What's the point? Or the business model?" Recode, April 11, 2016.
  2. Michelle Forelle et al., "Political bots and the manipulation of Public Opinion in Venezuela," Microsoft Research, July 2015, p. 1; Emilio Ferrara et al., "The Rise of Social Bots," arXiv.org, Cornell University Library, June 26, 2015, pp. 3 and 4; Bob Hutchins, "Why You Should Never Use Instagram Bots to Get More Likes & Followers," Business 2 Community, last modified April 20, 2015.
  3. Jordan Robertson, Michael Riley, Andrew Willis, "How to Hack an Election," Bloomberg, March 31, 2016.
  4. Choe Sang-Hun, "Prosecutors Detail Attempt to Sway South Korean Election," The New York Times, November 21, 2013.
  5. Emilio Ferrara et al., "The Rise of Social Bots," arXiv.org, Cornell University Library, June 26, 2015, pp. 3 and 4.
  6. Yazan Boshmaf et al., "The Socialbot Network: When Bots Socialize for Fame and Money," Annual Computer Security Applications Conference, December 2011, pp. 98 and 99.
  7. Emerging Technology from the arXiv, "How a Simple Spambot Became the Second Most Powerful Member of an Italian Social Network," MIT Technology Review, August 5, 2014.
  8. Jacob Ratkiewicz et al., "Detecting and Tracking Political Abuse in Social Media,"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July 2011, p. 302.
  9. 同4。
  10. Klint Finley, "Pro-Government Twitter Bots Try To Hush Mexican Activists," WIRED, August 23, 2015.
  11. Jillian C York, "Syria's Twitter spambots," The Guardian, April 21, 2011.
  12. John Cook, "Most of Newt Gingrich's Twitter Followers Are Fake," Gawker, last modified August 1, 2011.
  13. John Cook, "Update: Only 92% of Newt Gingrich's Twitter Followers Are Fake," Gawker, last modified August 2, 2011.
  14. "Profile of the 2012 Presidential Candidates' Twitter Followers, Center for Complex Networks and Systems Research, Indiana University Bloomington, accessed May 25, 2016.
  15. Emily Schultheis, "Gingrich leads Twitter primary," Politico, July 12, 2011.
  16. 用鍵盤打贏一場選戰」。取自智經硏究中心網站,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12月14日;Chris Tighe, "Tweets analysed for clues to UK general election result," Financial Times, May 6 2015.
  17. Jess Zimmerman, "Can a #BlackLivesMatter Twitter bot support activism and silence trolls?" The Guardian, July 22, 2015.
  18. Tim Hwang, Samuel Woolley, "How Politicians Should and Shouldn't Use Twitter Bots," Slate, March 8, 2016.
  19. Philip N. Howard, "Let's make candidates pledge not to use bots," Reuters, January 2, 2014.
  20. 陳雪玲,〈支持者fb轉頭像 加hashtag 可當選舉廣告〉,《蘋果日報》,2016年5月12日,A13頁。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智經研究中心

責任編輯:周雪君
核稿編輯:王陽翎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智經研究中心』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