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人教就自己教自己:在那個壓抑的時代,我是怎樣在台灣讀文組的?

沒人教就自己教自己:在那個壓抑的時代,我是怎樣在台灣讀文組的?
Photo Credit: Judit Klein @Flickr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未來會變成怎樣的一個人。我只有很認真地去想,我現在是一個怎樣的人。

編按:最近一篇《這個台大碩士 為何連22K都沒有》掀起不少人文社科畢業生的辛酸...

這幾天看到很多朋友們在戰文理組...身為文組的我,也來分享我自己的故事。

我覺得我的情況,只能說是其中一種文組人學習的態度,不能說好也不能說壞,只能說這代表我自己而已,寫出來分享,是告訴大家,在台灣也有我這樣的文組人存在,我是從台灣出來的,雖然在這樣壓抑的時代。

我是怎樣在台灣讀文組的?並且,我還是在所謂保守的缺乏人文資源的南部的師範院校?

1. 我不等教授教我,完全只憑自己的興趣去排定自己的讀書計畫

我在臺灣讀的雖然是高師大英語系,但是在大二的時候,我已經很清楚地自知英美文學無法滿足我。

我也漸漸發現自己同時對中國傳統戲曲與小說、台灣文學史、法國小說、法國電影、比較文學、西方藝術史與美學,同時都產生濃厚的興趣,但是保守的師範英語系哪有這些課程?那該怎麼辦呢?

當時不要說是高雄,連整個台灣,都沒有幾個地方有足夠的法語學習資源,並且,在南部的藝文活動又是那麼少,並且還在師範學校,要等待跨領域的開放制度學習,幾乎完全是不可能...但是,我好像天生少根害怕擔心的神經吧?

知道沒資源,就去找資源,知道沒課程,就自己去找課來上來聽,就這樣,一個英語系的跑國文系,跑美術系,到中山大學上法文課,有空就去中山大學看法國電影,週末坐單程八小時的火車去臺北買法語教材法語歌CD,花了三千塊買了一個從來沒有成功聽到法語電台的收音機,還三更半夜跑到宿舍水塔上,想說爬得高一點可以成功接收訊號收聽法國電台的天兵往事。

很多細節充滿白癡,但是絕對天真無畏,完全不怕浪費時間跟金錢,就做下去就對了。我不會被動等待老師來教我,不會希望制度為我做什麼改變,也對現實資源的缺乏、無人理解與支持等各種負面,似乎也都沒想到抱怨更沒意識到... 神經很大條就對了。

沒人教就自己教自己,像是中國傳統小說,我自己根據魯迅的小說史略,排出了讀書計畫表,大概花了三到四年的時間通通把魯迅提到的中國小說,一一找書讀了個遍。法國小說也是一樣,沒有人告訴我,我自己當時去臺北買了一本法國高中的法國文學課本,把上面提到的文學作品,一一照年代自己找書讀了個遍。

我不聰明,但土法煉鋼。

2. 無可救藥的頭腦簡單,不知道未來也對薪水沒有意識

看到樓上一段,大家或許會想,這樣的投資是不是有什麼意義?坦白說, 我從來沒想過這樣做有沒有回收或價值,現在沒有,未來也不會去分析。完全對此無知。

雖然很多外人會說,啊,你看她就是當年有計畫學法文,去國文系,有教學背景,這一些充實多元的學經歷,才可以在瑞士教中文等等...但坦白說,我那時從來沒想過未來怎樣賺錢,是個毫無遠見、沒有目標的人。

其實包括現在,對於金錢與實質效益的事情,也很模糊,我有很嚴重的一到十障礙,數超過十的事物,就會讓我感到非常茫然遲鈍...我很清楚自己的弱點,所以我給自己的生涯規劃態度就是:

誠實面對自己現在心意,好好認真做自己現在喜歡又擅長的事,生活要求嘛, 現在還活著能吃能睡能笑,有一口氣在就夠了。

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未來會變成怎樣的一個人。我只有很認真地去想,我現在是一個怎樣的人。

所以我努力盡一切讓自己現在就是一個快樂的人。這包括:「認識自己,喜歡自己,做自己喜歡的事。」

【補記】

不用認同我喔!我說過這只是一種生活態度。我的生活態度不見得適合別人。分享我的經歷是說,你看這樣糊裡糊塗不擔心未來沒有危機意識只認真做當下喜歡的事的某瘋子,竟然還活著耶這樣。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