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抱新事物,讓我們看見新的前進方向:六個有關Pokémon GO的教育建議

擁抱新事物,讓我們看見新的前進方向:六個有關Pokémon GO的教育建議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世界一直在快速發展中,而且越來越快,新事物也一直出現。當我們遇上新事物時,試著敞開心胸,不帶成見地試著瞭解新事物。進而擁抱新事物,我們終能從中獲得新的啟發,也能獲得新的視野。

文:Aber Hsu (印度Henna身體彩繪藝術工作者/講師、黑膠帶身體情慾藝術工作者。)

引頸期盼的Pokémon Go終於在台灣開通了,想必大家在網路上、電視、新聞,可以看到許多官員、政府部門、老師、家長反對孩子們玩。訊息一出覺得好像有點怪,所以在外我都跟反對聲音說:「我是老師,我支持學生玩寶可夢」雖然現在是暑假期間,但我可以預見開學後的狂熱。原因是在這虛擬與現實的遊戲中,我看見了台灣未來可以前進的方向,讓孩子更能知道之後自己能做甚麼、成為甚麼樣的人。

一、寶可夢的色彩世界
Ingress,色彩上算是平易近人。這部分學校裡的視覺藝術老師可以藉由寶可夢,帶入色彩學知識,讓學生更快了解如何配色。比起書本上的理論,藉著遊戲去引導學生,這才會燃起學習動機。貼近他們流行文化,讓學生打破知識與興趣的界線。這是視覺藝術老師可以朝著的方向。

二、寶可夢的劇情設計
寶可夢發跡由田尻智與宮本茂(瑪利歐創作者)共同設計,劇本架構上可以發現有幾個議題可以發揮。第35集迷你龍傳說劇情在講野生原野區發現傳說中迷你龍,大批遊客慕名而來,過度的捕捉寶可夢,造成野生原野區的荒廢。由這劇本來看,可以套入地理、公民課。教孩子如何看待環境、如何看待現行台灣過度的開發(美麗灣、大埔、桃園航空城…等)。

三、寶可夢的文創
我是一位很愛玩電玩遊戲的人,有三款我非常喜歡:《但丁的地獄之旅》《GOD OF WAR戰神》《榮譽勳章》。這三款遊戲一個改編自《但丁神曲》、一個改編希臘神話(PS4新款戰神預告,看似到北歐去,應該也會採用北歐神話吧)、最後一個改編二戰歷史。這些經典文學、神話與歷史,都是靠著文組訓練,研究文本後與技術開發公司合作所創出。由此可見一個遊戲要有耐玩性,必定要加入文化基礎。寶可夢不乏出現日本文化、歷史、生活習慣⋯⋯等劇情,這些在文組類都可以找尋到未來出路。而學校老師也應該讓學生了解,如何對現行課本內文學、歷史,改編成未來產業所需的劇情開發。不管是動漫、電玩⋯⋯等,這些文學創作、歷史研究都是養分,才能讓台灣數位產業中找到一條自己的定位。

四、寶可夢的配樂
看了台灣音樂課綱後,幾乎都是樂理、傳統音樂、古典樂的訓練。流行音樂、電影、電玩、動漫配樂確實是需要這些當基底,但校園的課程是否能與時俱進的加入現行流行的樂風。例如EDM(Electronic Dance Music)廣稱電子音樂,或許有人聽到這裡就會覺得是壞孩子會聽得。但有些DJ會把它和古典樂融合,創作出另一種風格。你無法說這是不好的,古典樂確實是基礎,但這些無法貼近孩子的流行文化,我想這應該是我們大人應該好好思考一下,如何讓孩子對音樂有興趣。

五、寶可夢技術開發
求學過程中數學是我最頭痛的一項科目(物理、化學也差不多可怕),當時學了這些不知道未來能做甚麼。直到踏入社會後,看到科技產業的新起,才了解到當時的那些訓練其實是有用的。往後就業例如程式工程師、開發人員⋯⋯等,都需要大量的演算,這些都是年輕時沒人告訴我的。如果現在對孩子說,想要創造出自己的虛擬遊戲,數學必定是你要加油的科目。我想每個孩子都有自己想要創造的虛擬世界,這一定會是開創他夢想的第一步。

六、寶可夢的親子關係
在高雄玩寶可夢,不乏看見許多家長帶著孩子出來玩,每個人除了盯螢幕看,更多時間是在互相討論要去哪抓、抓到甚麼、要傳送哪隻寶可夢。你或許會說其他「休閒」活動也可以增加親子關係,為何是寶可夢呢? 確實其他事務也可以增進感情,但今天我很不愛玩球類運動,家人卻想玩,那請問這樣能增進感情嗎?今天我喜歡畫畫,但家人卻無法跟我一樣投入繪畫世界,那這樣有共鳴嗎?電玩是最快入手的載體,一起探索雙方不知的事物、一起學習,這樣才是雙方有的共同回憶。或許有人會覺得玩這沒意義,這裡就不贅訴,這一篇作者與我想法很像「管理階層看不到你的內在價值,反而倒過來鄙視你」。

Pokémon Go沒有不好,他反而成為我們前進的下一步。看看最近行銷的手法,寶可夢公車、寶可夢私人司機、寶可夢驛站灑櫻花商店等,這些都是刺激大家改變生活型態。一下子把它妖魔化,這不會是件好事。作為教育者,應該要不斷的更新自己頭腦,不是一昧的禁止新事物的衝擊。如果依然還是這樣心態,下一世代會被淘汰的就是你。

責任編輯:林奕甫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