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想要繼續當強國絕對不能失去的兩件事:蘇格蘭和歐盟

英國想要繼續當強國絕對不能失去的兩件事:蘇格蘭和歐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6月6日諾曼地登陸紀念日D-day,各國元首齊聚,讓人不禁憶起英國國力強盛的歲月,如今蘇格蘭獨立公投將臨,卻將影響英國在經濟和外交上所厚植的實力。

翻譯:呂佩庭

6月6日的諾曼地登陸紀念日D-day,讓我們不禁憶起,當年英國國力強盛的歲月,雖然相較於70年前二次大戰剛結束時的極盛時期,近來已相對衰弱,但英國在政治、軍事與經濟上卻仍保有相當大地國際影響力。

France D-Day

諾曼地「D-Day七十週年」紀念活動,各國元首皆出席。前排左二為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後排左二為英國首相卡麥隆。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前任外交大臣,保守黨的道格拉斯‧赫德(Douglas Hurd)在1993年曾表示,英國絕對有能力與更強的對手較勁,這句話直到今日仍然經得起考驗,卻必須面對巨大的挑戰,而這些挑戰將可能動搖英國的政治影響力與經濟榮景。

英國的國際影響力奠基於國內發展,但現在正有兩個危機使其濱臨絕境。第一,英國對是否繼續留在歐盟仍舉棋不定,第二,蘇格蘭是否繼續待在英國也未有定論。

首先,因為「疑歐主義」(Euroskepticism)的聲勢越演越烈,執政的保守黨承諾,如果在2015年五月的大選中贏得過半席次,將舉辦公投,決定是否繼續作為歐盟的一員。英國希望公投離開歐盟的心理,從近期的歐洲議會選舉便可略知一二,其中支持離歐政策的英國獨立黨(United Kingdom Independence Party, UKIP)出乎意料之外,成為百年來除了保守黨與工黨外第一個贏得全國選舉的政黨,很明顯地,英國「反布魯塞爾」(編注:比利時的布魯塞爾是歐盟委員會所在地)是的情緒正逐步攀升。

第二個,也是即將要面臨的國土分裂危機。如果今年九月蘇格蘭的獨立公投通過,可能造成天搖地動的結果,雖然民調顯示較多的民眾仍偏向留在聯合王國中,但也顯示支持獨立的比例有成長趨勢。

8030584204_6392c7cbfd_z

蘇格蘭首都愛丁堡,雕像為紀念1822年國王喬治四世訪問愛丁堡,Photo Credit:GB_1984 CC BY 2.0

一旦蘇格蘭離開英國或是疑歐主義者最後在退出歐盟的公投獲勝,都會對英國的國際影響力造成重大傷害,更嚴重的是,分裂危機可能不會就此停止,北愛爾蘭、威爾斯與英格蘭的聯合可能也會因此瀕臨崩解。

蘇格蘭的離去同時也會加重離歐問題,因為整體而言,蘇格蘭比起佔有多數人口的英格蘭,更傾向留在歐盟體系,因此民調多少顯示支持或反對的比例仍旗鼓相當,但如果蘇格蘭投票通過獨立,接下來的離歐公投便不會被包括在內,如此一來可能會造成原本相當的態勢傾斜。

離開歐盟,受到衝擊的不僅英國本身,也包括其他重視英國價值的歐盟國。英國在歐盟中往往提供舉足輕重的意見,也扮演發想、推動許多關鍵提案的重要角色,例如,歐洲單一市場。

另外,許多蘇格蘭獨立主義者宣稱獨立後將實現的承諾,最終都不太可能成真,包括獨立後仍擁有自動進入歐盟的權力,實際上則需要經歷一連串複雜又冗長的協商過程。新進國家需要所有歐盟國同意,而西班牙因為擔心自己在加泰隆尼亞的分離主義情緒,已公開反對蘇格蘭的自動入歐權。

如果蘇格蘭獨立了一段時間後加入歐盟,得到的條件也會比英國當年談判所得到的還要差,例如,獨立後的蘇格蘭無法獲得英國享有的歐盟預算補助款,另外,布魯塞爾說不定會要求蘇格蘭像近期加入的新會員國一樣採用歐元,而這卻是蘇格蘭政府反對到底的。

4228191221_0105cc5427_z

蘇格蘭議會。Photo Credit:gnomonic CC BY 2.0

這些震動英國的危機,餘震可能不會立即顯現,但卻會造成長遠的傷害。在歐洲方面,英國的影響力與發展的提升,大部份是因為身為歐盟成員國的原因,

因此如布魯塞爾般,懷有缺陷且極需重振的英國經濟,必定會在離開歐盟後元氣大傷。

有些英國人或許還將自己視為世界的中心,但實際上這與現實已有很大的差距,現在的英國人口只占全世界不到百分之一,GDP也只占大約百分之三。前外交大臣大衛‧米勒班(David Miliband)曾發表了一段中肯的論述:「英國在歐盟的角色大大地強化了我們思想的力量,也加強了我們對華盛頓、北京及莫斯科的影響力。」例如,歐美正在進行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夥伴協定(Transatlantic Trade and Investment Partnership, TTIP)的貿易談判,身為歐盟的一員,英國因而擁有較大的談判優勢,因為歐盟是目前全世界最大的貿易區,不僅佔世界GDP的20%,並擁有大約5億的人口。

Proms_in_the_Park_2

Photo Credit:Neil Rickards CC BY 2.0

歐盟會員國的身分也為英國帶來更多的海外直接投資(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FDI),英國現在是全世界海外直接投資流入金額第四大的國家。日本公司就曾特別口頭警告,如果英國選擇離開歐盟,他們會重新考慮是否繼續投資,這是因為許多國家都將英國的營運事業視為進入整個歐盟市場的有效手段。

蘇格蘭的獨立效應會在許多方面傷害英國的影響力,今年初,英國議會委員會曾警告,如果一旦失去了蘇格蘭的稅賦收入,尤其現在正處於財政繜節時期,英國在軍事武力上可能就要採取更嚴苛的預算縮編,而這可能會威脅到高預算的海上核武計畫-「三叉戟」(Trident)的未來,其更新計畫將在明年到期。另一項緊接出現的問題是,許多三叉戟潛水艇都以蘇格蘭作為基地,但蘇格蘭的獨立主義者堅持將在獨立後五年內成為無核國家,英國國防部長強調,後續的基地遷移成本極高,將需付出高達幾十億美金的預算並耗時至少十年才能完成。

失去蘇格蘭而造成的預算縮變,也可能衝擊提升英國形像的龐大年度海外救援預算。緊接在美國之後,英國是全世界提供國際救援的第二大國;G7中共同約定每年支出占GDP百分之七的海外救援款,2013年也只有英國達到目標;英國政府在許多國家的穩定及人道關懷有莫大的付出,包括確保敘利亞上百萬人民的溫飽、提供醫療照護與臨時避難所等。

蘇格蘭的獨立也會降低英國在國際場合發聲的音量,例如在聯合國、G7/G8以及北約組織,部份原因就像前首相,保守黨的約翰‧梅爾(John Major)所說:「如果有一大部份的人民自願選擇離開,我們就會被認為元氣大傷。在所有國際場合,英國的聲音就會因此變小,因為我們經歷了最嚴重的政治分裂,人們便會不禁想到其他不穩定的因素,威爾斯或北愛爾蘭又會變成什麼樣子?」

3989193208_fed86cc317_z

蘇格蘭英雄William Wallace,也是電影英雄本色的主角。Photo Credit:Paul Simpson CC BY 2.0

最嚴重的情況或許會是,分崩離析後的英國被其他聯合國安理會非永久會員或其他會員挾持,藉機提出重新審理英國安理會資格的要求,可以肯定地說,席次的檢討只是早晚問題,然而蘇格蘭的獨立會讓英國在此議題上的地位比起其他情況更處於劣勢。

總而言之,無論是蘇格蘭獨立或脫離歐盟,都會大大地傷害及削弱英國,一旦英國在國際舞台的影響不如以往,也會對其促進國際安全與發展的力量造成不利的結果,甚至連美國總統都已介入,並在6月5日的演講提到,美國非常希望確保與我們最親密的同盟之一,永遠保持健全有效又強大團結的夥伴關係。

6月6日的諾曼第登陸紀念日也最適合憶起英國長久以來,身為民主、人權與法治提倡者的優良傳統,而唯有大不列顛的團結以及擔負歐盟會員國的角色,這項傳統才能被繼續保衛與維繫,並在21世紀綿延傳承。

本文獲Foreign Policy授權刊登,原文請見:Britain’s Great Unraveling(2014.6.05)

(想了解不列顛王國的組成,可參考影片:The Difference between the United Kingdom, Great Britain and England Expl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