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工專訪:門的缺乏她還能忍受,只要僱主不把手伸進房內

移工專訪:門的缺乏她還能忍受,只要僱主不把手伸進房內
Photo Credit:RT/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等待筆者採訪另一名移工的同時,來自菲律賓的C在和家鄉的老公視訊。講著講著就哭了,那種溫柔地無聲地拭淚,分散了我的注意力。

文:曾婷瑄

在等待筆者採訪另一名移工的同時,來自菲律賓的C在和家鄉的老公視訊。講著講著就哭了,那種溫柔地無聲地拭淚,分散了我的注意力。

談話時我問他,是妳老公嗎?她微笑點點頭,剛流過淚的眼睛閃閃發亮,說:「還有我兒子。」去年(2015年)二月才剛來到臺灣,會選擇離開民答那峨純樸小鎮,也是為了賺錢給三歲大的兒子,讓他脫離相對窮困的鄉村生活。

去年11月,C開始在一家人中當看護,照顧年邁的奶奶。但除了照顧奶奶生活起居之外,僱主還要求她「順便」打掃四房兩衛的公寓。這裡,僱主就已因要求移工從事「許可外工作」而違法。她每天早上七點起床照顧奶奶,忙到晚上10、11點,近16個小時的工時,都有忙不完的事,合理的休假對她來說是奢侈的夢想。

勞基法不是都有保障勞工休假日嗎?醜陋的真相是:家事移工至今仍被排除在勞基法外,不僅沒假(例休、國定假日與工時規範等保障)、沒加班費,薪資也停留在1萬7千元。勞動部面對壓力,有意推動「家事勞工保障法草案」和「喘息服務」,以解決薪資和勞動條件低落的問題,但面對各方阻力,草案至今還卡在政院

更甚者,雖然我國並無限制家事類勞工在外居住,但僱主強烈傾向將移工「禁錮」家中,不僅能以負擔食宿費為藉口苛扣薪資,更便於「全天候」使用移工所提供的「許可外」服務。

C就是其中之一。

她勉強可稱得上是房間的角落,佔地差不多一坪,放一張單人床就滿了,沒有可以行走的空間,非常狹小。而且,這個空間沒有門。門不但能提供遮蔽與個人隱私;更重要的,是保障公領域與私領域的分界,以及對「人」應有的尊重。

不過,門的缺乏她是還能忍受的,只要僱主不把手伸進房內。

事情的開始是C在房內休息時赫然發現的小型攝影機與自拍棒。當發現自拍棒伸進房內時,她本能地失聲尖叫,衝出查看,卻只見男僱主匆忙躲進兒子房內。

一開始,她把懷疑與恐懼放心裡,選擇不聲張,但情況變本加厲。男僱主開始會趁家裡沒人時對她伸狼爪,趁C打掃或洗碗時,拍她臀部,或從後方熊抱。

然而C還是不敢反抗,她說:「我害怕被遣返,不能繼續賺錢回家」,直到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那晚,男僱主尾隨她進房間,隨即從後方襲胸。她嚇的花容失色,當下決定不可再姑息,必須反抗、必須離開。

Photocredit _Rappler
Photo Credit:Rappler
圖為資料圖庫

「太太不准我白天使用手機,所以我趁晚上休息時,問朋友該怎麼辦。」不准使用手機?到底是哪條規定,讓僱主認為他有權這樣限制移工?難不成這是集中營?

她想起同鄉之前提到過的專線,撥打1955求救,將事發經過一五一十地告訴電話線另一端的人,希望同為女性的專員,能與她同情。怎料,聽完她的遭遇後,對方卻對C說:「僱主只是友善的觸碰(friendly touch),妳反應過度了。」

「會不會是對方說英文,沒完全明白你表達的?」我問,畢竟臺灣許多機構都假設菲人會說英語。「不是,對方也是說Tagalog(菲國最大地方語言)的!她一定知道我在說什麼!」C有些激動了,或許她無法明白對方如何能否認擺在眼前的事實。

政府自豪的救濟管道失效,只好回到仲介這條路。首先她聯繫了菲國的仲介,再聯繫臺灣仲介,卻都沒有任何反應,更別提實質協助,「還向我們收這麼多服務費」,C說著,顯得很無奈。四處碰壁、求助無門後,她在一次和朋友的談話中得知了庇護中心的電話,聯繫後,中心帶著勞工局的人員把C營救出來。

出走後,等著她的,卻仍是始料未及的荒謬。

為了確立性騷擾的官司,C必須提供證據,那通1955的報案電話成為關鍵。然而,勞動部1955移工專線卻否認她曾經打電話求救這讓她非常傻眼,原本應該協助受害者的政府機關卻選擇在這時候落井下石。所幸,她在庇護中心的協助下,向電信公司調閱了通話紀錄,有時間、通信號碼與通話長度,一切白紙黑字,清清楚楚。

接著,女僱主表示家中衣服遭竊,指控是C所為,並要求翻查她的行李。「我沒想太多,就傻傻地答應了。」結果當然是沒有所謂的衣服,卻在行李中「找到」僱主家中丟棄、被她拾回使用小鏡子,以及僱主答應給她的針織手機套。C說,兩項東西僱主都不只一次看過她使用,也從未表示什麼,卻在這時候指控她偷竊。她的委屈,無處可去。

你還相信臺灣人嗎?我問。「我還是相信臺灣有好人。我來這裡工作,只想要規規矩矩賺錢,不想陷害任何人,但也不想被人害。」我點頭贊同。最後,回想這個驚魂記,C說:「我還是很難想像會發生這種事,也會害怕和人單獨相處,但我所做的,就只是說出真相。」

是啊,這都是我們醜惡的,卻無從逃避的真相。

ANL_0588
Photo Credit:Wendy Chang
在台菲國移工響應「十億人起義」(One Billion Rising)運動,要求重視女性家務工不受勞基法保障,長工時、無休假,甚至遭遇性騷擾的處境。

相關文章:

本文獲移人授權刊登,原文在此

實習編輯:張馨云
核稿編輯:吳象元


猜你喜歡


當你買房之後 別忘了做這件事! 

當你買房之後 別忘了做這件事! 
Photo Credit:臺銀人壽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45歲的王先生剛買了房,未料沒多久就遭遇車禍不幸受傷,住院療養後,所幸並無大礙,但他也因此而感到心驚膽跳。因為上有老、下有小要扶養的他,是家中唯一經濟支柱,萬一真有個閃失,近千萬的房屋貸款誰來承擔?這樣的事件何嘗不是台灣眾多家庭的縮影?

根據聯徵中心資料顯示,2021年平均房貸金額超過700萬元,以35~55歲為大宗,平均貸款金額則介於660~780萬元,再再證明人生責任最沉重的中壯族群,肩負不小的房貸壓力,更應該善用房貸型壽險,為家庭生活添加更可靠的保障,以避免家中頓失經濟來源,原本的幸福生活就此轉折。

房貸型壽險主要針對房貸而設計,所以借款人、要保人及被保險人,須為同一人,屬於定期險,保費較一般終身壽險低,免體檢額度亦可放寬,以臺銀人壽來說, 55歲以下免體檢額度為1,500萬元,56歲~60歲則為1,000 萬元,66歲以上則一律需要體檢。

該如何投保房貸壽險呢?臺銀人壽建議掌握五大重點

一、以家中經濟來源為主要投保對象:優先以肩負「房貸責任」的一家之主為被保險人,當其發生不幸而身故或完全失能,保險公司會將理賠金用來償還房貸,以避免還款壓力落在家人身上,才能預防房屋淪為被法拍的命運。

二、根據家庭責任及經濟能力選擇適合類型:房貸壽險有「平準型」與「遞減型」,差別在於保額是否固定不變。以貸款500萬,貸款20年,保額500萬元,保障期間20年為例,平準型保額固定,理賠金不會隨著房貸償還而逐年減少,直到繳完房貸為止,保額都維持500萬元不變。遞減型保額則會隨著時間而逐年遞減,當房貸還款十年後,房貸從500萬償還到剩下約250萬,相對的保額也會隨時間逐年遞減到約300萬。

若壽險保障不夠或家庭責任重的人,可以選擇「平準型」,保費雖比「遞減型」高,但保障相對較高,適合有經濟能力、且希望給家人多些保障者。若是已有較高壽險保障或家庭責任較輕的人,即可選擇「遞減型」,保費較平準型低,很適合小資族投保,經濟又實惠,較能輕鬆負擔保費。

三、把握足期足額、專款專用:房貸繳多久、繳多少,保額就買多少、保多久,例如房貸500萬元、貸款期限20年,房貸壽險保障最好也是500萬元、保險期間 20年,而且要專款專用,才能讓家人有保障。

四、是否提供加值保障:除了身故或失能理賠金之外,有些房貸壽險還會提供加值保障,除了身故及完全失能保障之外,還加入類旅平險概念,提供特定意外傷害身故保險金(搭乘大眾運輸交通工具)、完全失能扶助金、意外傷害失能安養金、重大燒燙傷等保障,可以說是集結「壽險」、「失能險」、「意外傷害險」等多元保障的保單。

五、選擇優質保險公司:房貸金額高、期限長達數十年,房貸壽險保障必須要能夠長長久久,才能有效規避長期房貸風險,因此,選擇優質保險公司很重要。臺銀人壽為國營品牌,有能力永續經營,且近7年來房貸壽險理賠金已逾上億元,協助許多家庭轉移債務風險、度過難關,獲得了良好口碑,成為許多人房貸壽險的首選。

晉升為有巢族固然欣喜,不過,風險不知道何時會來到,唯有投保了理債保單:房貸壽險,才能「留愛、留房,不留債」。

房貸壽險平準型VS遞減型

平準型 遞減型
特色 理賠金不會隨房貸清償而減少 理賠金隨時間逐年而遞減
保費 較高 較低
適合對象 希望給家人多一份保障者、築巢雙薪族 預算較低者、首購小資族、以房養老族、人生溫拿族

了解更多

臺銀人壽 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