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冷知識】傑森包恩的身世與「絆腳石計畫」靈感溯源

【電影冷知識】傑森包恩的身世與「絆腳石計畫」靈感溯源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一說包恩(Bourne)這個名字以及身份迷失情節的靈感,來源是19世紀知名的多重人格病患安塞爾包恩(Ansel Bourne)。

神鬼認證》(The Bourne Identity)是諜報驚悚小說家勞勃勒德倫(Robert Ludlum)最成功的作品。

有一說包恩(Bourne)這個名字以及身份迷失情節的靈感,來源是19世紀知名的多重人格病患安塞爾包恩(Ansel Bourne)。

1887年安塞爾包恩從自己生活了近60年的家鄉羅德島人間蒸發。他用另外一個名字布朗(Brown)在賓州過另外一種身份的生活,並且還開了一家小雜貨店做起生意。三個月後他突然一覺醒來完全忘記布朗的身份,並想起來自己叫做包恩,然後完全搞不清楚為什麼自己人會在賓州。

後來經過催眠治療,精神科醫生甚至一度喚醒了那個只活了三個月的人格布朗。

而電影中的「絆腳石計畫」(Operation Treadstone)也有它真實世界的血緣

原著勞勃勒德倫原本用真有其人的恐怖份子「豺狼卡洛斯」(Carlos the Jackal)當成主要反派。導演道格李曼(Doug Liman)則把故事中「絆腳石計畫」的中央情報局(CIA)官員當做主要反派。

這些「絆腳石計畫」的CIA官員分別來自歷史上的真實人物:雷根政府的「伊朗門事件」(Iran-Contra affair)的兩位主角,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勞勃麥克法蘭(Robert McFarlane)以及實際執行者奧利弗諾斯(Oliver North)中校。前者正是布萊恩考克斯(Brian Cox)飾演的角色阿博特(Ward Abbott),後者則是克里斯庫柏(Chris Cooper)飾演的康克林(Alexander Conklin)。

麥克法蘭和諾斯兩人負責執行雷根(Ronald Reagan)總統批准的秘密計畫「企業」(The Enterprise),透過曲折管道非法販售武器給伊朗,用以交換美國在黎巴嫩的人質,必且以軍售秘密帳戶款項非法資助尼加拉瓜反叛軍。

導演道格李曼選擇把故事重心轉移到這些主管間諜業務的CIA官員身上,有他自己的理由。他的親生父親正是美國知名律師、同時也是國會調查伊朗軍售醜聞的調查委員會主席亞瑟里曼(Authur Liman)。

「我因此有幸見證真實世界中的間諜是如何運作的,如果不是我父親參與那次調查, 傑森包恩(Jason Bourne)就不會是現在的傑森包恩了。」他說。

最後一個線索是「墊腳石計畫」中相關的戰士訓練情節。它們來自比電影更離奇的真實事件:

1950年代起CIA因為擔心中國先研發出洗腦士兵的科技,便開始秘密進行所謂MKUltra計劃(Project MKUltra),希望研究一套控制人腦的方法,並且大量使用催眠、LSD迷幻藥、感覺剝奪、隔離、性虐待等各種酷刑在不知情的受試驗者身上。一開始受試驗者都是精神病患者、囚犯、癮君子和妓女,後來亦在中情局雇員、軍人、醫生、一般百性身上做實驗。等到1975年國會注意到這個非法行為準備開始調查時,相關檔案已經在兩年前被CIA全數銷毀。

令人毛骨悚然的是其中一場實驗還涉及催眠一名護士,命令她拿起一把槍並對現場另外一名女子扣下板機(所幸未上膛)。

想起來了嗎?類似的畫面在《神鬼認證:最後通牒》(The Bourne Ultimatum)中出現。事實上也在兩度拍成電影的另外一本諜報小說《諜網迷魂》(Manchurian Candidate)中出現。

好了,到底是誰說現代的娛樂電影都太天馬行空、脫離現實了?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葉郎:異聞筆記 / Dr. Strangenote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