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離「伊斯蘭國」兩年統治:女士迫不及待脫掉罩袍,男士剪掉鬍子

脫離「伊斯蘭國」兩年統治:女士迫不及待脫掉罩袍,男士剪掉鬍子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曼比季解放後,報導指出在「伊斯蘭國」統治的兩年期間,該城的公共廣場上經常舉行斬首的公開死刑,而許多人為了小罪,例如抽煙、聽音樂、或者沒有穿波卡,就被囚禁、坐牢。

翻譯:觀念座標

遭到「伊斯蘭國」(IS)統治兩年,敍利亞北部古城曼比季(Manbij)終於在日前被美國所支持的軍隊解救,該城的女性迫不及待地脫掉她們的黑色罩袍,男性剪掉鬍子,比出和平的手勢。

一位被困在地下室長達七天的女士喜極而泣:「你們為什麼這麼晚才來?」她跟兩個女兒、年老的父親躲在地下室,因為「伊斯蘭國」威脅他們,如果有人逃走,一律殺無赦。

上週五,美國支持的敍利亞民主軍(Syrian Democratic Forces)宣布該城完全解放,還說該城終於「關掉黑暗的一章,展開新的歷史」。從「伊斯蘭國」手中奪回曼比季是一場十分激烈的戰役,導致10萬人流離失所、400多人死亡。此役在今年5月底展開,「伊斯蘭國」還利用平民當盾牌,逼使敍利亞民主軍必須打耗時的巷戰。

曼比季對於「伊斯蘭國」具有重要的策略與象徵意義,因此不肯輕易放棄。此城距離土耳其邊界只有25英哩,也是軍火走私以及歐洲聖戰士的集散地。

但是除了歐洲聖戰士千里迢迢加入「伊斯蘭國」外,亦有英國人加入敍利亞民主軍,幫忙擊敗「伊斯蘭國」。所以此役不只是敍利亞人打敍利亞人,也包括英國人對英國人。跟敍利亞民主軍在前線一起打仗的一位英國人,名為「鎚矛吉福」(Macer Gifford,不是他的真名)。吉福先生表示:「我特別想參與曼比季之役,因為這裡的歐洲聖戰士很多。我想要面對這些從小在西方長大的人,他們擁有這麼多成功的機會,卻選擇跑到敍利亞來屠殺、恐嚇這裡的無辜老百姓。」

吉福先生今年29歲,受的是公校教育,曾經當過保守黨的地方議員。他沒有受過軍事訓練,只有跟地方自衛隊(Territorial Army)一起訓練過幾天。

吉福先前曾經跟庫德族軍隊一起在敍利亞北部一起作戰,他卻對《每日電訊報》表示:「這次是我從來沒遭遇過的經驗。槍聲、砲擊聲從不停止,一天24小時,一週七天。你走個10公尺,一定會有狙擊手對準你,打算把你一槍斃命。」他還說:「不像其他城市,「伊斯蘭國」在曼比季不逃走,不棄守。他們準備曼比季之役已經好幾年的時間,累積了大量的武器與彈藥。」

曼比季初光復的照片顯示出許多建築物被砲火夷平,道路被炸毀,而黑色的「伊斯蘭國」旗幟仍然在旗桿上飛揚。吉福表示:「這裡是人間地獄。氣溫高達攝氏50度,有時候我一整天都沒辦法闔眼,也沒有東西吃,街頭因為屍體腐化而奇臭無比。」他目睹「伊斯蘭國」使用兒童當作偵查兵,也看過女性的狙擊手。「伊斯蘭國」派女性上戰場,這是聞所未聞的事情,可能代表著他們人力短缺。根據當地的報告,此役已經造成4,000名「伊斯蘭國」士兵死亡。

吉福表示:「他們根本不管對象是誰,不論是小孩、女人、還是老人,一律殺無赦。還有一個自殺炸彈客在人群之中自我引爆,只為了阻止市民逃出城。」吉福自己也在曼比季差點被殺:上週四他不小心進入「伊斯蘭國」的攻擊範圍之中,他及時對他們丟了一顆爆裂物,然後逃走了。

吉福表示,他們遇到的所有「伊斯蘭國」成員幾乎都是歐洲人,他們用伊斯蘭教法統治曼比季。曼比季市民阿布卡底加(Abu Khadija)告訴《每日電訊報》,數十名英國聖戰士仍然留在該市。他說:「留下來的都是外國人,『伊斯蘭國』利用他們進行自殺任務。他們還從拉卡、代爾祖爾帶人過來,因為這裡是他們重要的領土。」

但吉福表示,許多死亡聖戰士的國籍無從得知,因為他們燒掉了自己的護照。他說:「『伊斯蘭國』總部的許多文件都是用法文寫成的——例如女性應該如何穿著、聖戰士如何對待性奴隸等等。很明顯,這些西方人放棄了他們舒服的生活,跑來住在這裡的豪宅,以壓迫住在這裡的老百姓。」

在曼比季解放後,報導指出在「伊斯蘭國」統治的兩年期間,該城的公共廣場上經常舉行斬首的公開死刑,而許多人為了小罪,例如抽煙、聽音樂、或者沒有穿波卡(burqa)罩袍,就被囚禁、坐牢。

RTSMZN0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文章來源:Women rip off their burqas as Syrian residents of Manbij celebrate rescue from Isil(The Telegraph)

本文經觀念座標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闕士淵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