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回紅高棉:柬埔寨華人的波布「社會主義實踐」記憶

夢回紅高棉:柬埔寨華人的波布「社會主義實踐」記憶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暹粒中山學校女教師郭如珠的父親郭騰,以生動的語言講述他所經歷過的波爾布特瘋狂時代。他說,波爾布特政權強迫老百姓下鄉勞動改造,強行把柬埔寨推進無貨幣的原始公社社會。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暹粒中山學校女教師郭如珠的父親郭騰,以生動的語言向我講述他經歷過的波布(Pol Pot)瘋狂時代。他說,波布政權強迫老百姓下鄉勞動改造,強行把柬埔寨推進無貨幣的原始公社社會。

郭騰
Photo Credit: 鄭昭賢
柬埔寨華人郭騰(左)在吳哥向筆者(右)和筆者太太講述他在波布時代的遭遇。
小幹部背槍看管 老百姓有如犯人

郭騰說,紅高棉統治期間,他才20多歲,被迫加入青年組生產隊,實際上是被送入勞改營,從事開荒種田,前後三年多。

他說,在紅高棉(Khmer Rouge,亦稱赤柬)時代,柬埔寨是處於軍人統治之下。紅高棉領袖把老百姓當著是犯人一般對待。他們派一些小孩子,給他們很大的權力來看管我們。這些小孩的思想、行為完受到紅高棉領袖的支配控制。

每天清早五時他們就必須起床。他們像罪人那樣,在紅高棉小幹部的押送下,到田地種田插秧。這些人小小年紀,背著槍,在田地裡走來走去,看管和監督大家工作。如果覺得他們插秧插得不好,他們會受責罵、被抓起來審問,受到處罰,甚至拷打。

紅高棉政府下放他們到偏遠的地方開荒種田,那裡搭建了一間長長的簡陋草棚,供他們住宿。他們就像軍隊那樣,在荒野的地方,住在草棚內。他們在那裡勞動開荒,工作在那裡,吃在那裡,休息和睡覺都在那裡。空曠曠的草棚下吊著一個個的吊床,大伙晚上就睡在吊床上。

他們生活在那裡,天天拿鋤頭,沒有分文工錢,什麼都沒有,聽到敲鐘了,就去吃飯。每個人都穿黑衫,紅高棉免費派送黑衣給他們。起初大家穿不慣這種黑衣,穿在身上下田重覺得很熱,但是慢慢地穿慣了,適應了,也不覺得熱。他們沒有牙膏,沒牙刷,連肥皂都沒有。頭髮長了,有人來為大家剪。

總之,那裡的生活就像坐牢那樣,哪裡都不能去。如果你想走被發現,那些人就開槍幹掉你。

郭騰說,有時他饑餓難忍,夜間偷偷出外,到池塘旁挖蓮藕充饑。結果他被押起來審問,指他夜晚外出與壞人反黨份子接觸。他極力爭辯是餓得受不了,才外出想找點蓮藕填肚子。他們完全搜查不到他有通敵的證據才放過他,讓他幸運地保住一條命。

村民像籠子裡的雞鴨

年紀大的人可以留在村裡,不用被送去荒野地方開荒勞改。但是,郭的父母留在村裡的生活也不好過,他們也需下田工作。

共產黨把人民當成是罪人。他們安排幹部進每一個村子裡,與村民一起工作和生活,實際上是在監督村民。他們要知道村民在家裡講什麼話,有沒有講華人的語言,有沒有批評政府,有沒有對國家不利的話。有些知識份子由於多講幾句話就遭殃了,他們會被叫去開會,但是一去就不回來了。他們接到命令,離開了家,被帶領到一個地點後就被綁起來。那裡已挖好坑,他們在坑旁遭槍斃,就被埋在坑裡,也不知道自己犯了什麼罪。

那時候,沒有法律,沒有法庭審訊,可以任意殺人。村民就像被關在籠子裡的雞和鴨一樣,可以讓人任意地伸手下去抓幾隻去殺。紅高棉官員就是這樣對付老百姓。

RTXHD7V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赤柬領袖波布於1997年以間諜罪處死紅色高棉國防部長宋先和妻子云雅後,遭赤柬逮捕,並接受公審。

補充:以下是《鳳凰網》上一篇柬埔寨歷史介紹的一段摘錄。

波布在毛澤東等中國領導人的讚許與鼓勵下,推行了一條比中國的「文化大革命」更為左傾的路線。波氏要在經濟基礎十分薄弱的柬埔寨進行無階級、無城鄉差別,無貨幣、無商品交易的「社會主義實踐」。消滅富人,追求平均;消滅城市,遷出居民下鄉務農;毀掉家具、電視、冰箱、汽車等等「奢侈」物品;以革命性的名稱更改街名;解體家庭,成立男、女勞動隊強制勞動;改造知識分子,如不能脫胎換骨,就從肉體上予以消滅⋯⋯

這場被赤柬領導人稱為「前無古人」的「高棉革命」,最終給柬埔寨帶來了災難性的後果。

延伸閱讀: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在此

實習編輯:周慧儀
核稿編輯:闕士淵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東南亞』文章 更多『鄭昭賢』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