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不應跟政治有關? 夏季奧運和政治的10件事(下)

體育不應跟政治有關? 夏季奧運和政治的10件事(下)
Photo Credit: AP Photo / Newsi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巴西里約熱內盧夏季奧運會即將揭幕,運動公社寫出史上10宗跟奧運有關的政治事件。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續上篇。)

1960年︰福爾摩沙代表團在羅馬

1949年10月1日,毛澤東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但中華民國政府未有被消滅,撤退到台灣後仍然堅持自己是代表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兩個中國政府的出現,令到國際奧委會十分為難。1958年,大陸因為不滿國際奧委會同時承認兩岸的兩個奧委會,決定退出奧運行列。

雖然這意味著台灣派出的代表團是1960年羅馬奧運唯一的中國代表團,但國際奧委會卻不容許台方以「中華民國」的名義參賽。當年台方的參賽名字只能採用台灣的葡萄牙文名稱「福爾摩沙」。台方對此安排強烈不滿,但幸好未有因為名字的紛爭而退出是屆奧運,否則楊傳廣就拿不到那面十項全能銀牌。在開幕禮中,「福爾摩沙」代表團展示寫上「Under Protest」(抗議中)的橫額以示不滿。

AP_6008250265
Photo Credit: AP Photo / 達志影像
2012年︰宣示對獨島主權,差點失去獎牌

4年前的倫敦奧運,男子足球銅牌戰的戲碼是南韓對日本。在南韓以2比0擊敗日本後,朴鍾佑在慶祝時高舉一幅韓文標語,而標語的訊息是︰「獨島是韓國領土」。獨島位於日本海,現由南韓實質控制,但日本堅持擁有該島主權,並稱之為「竹島」。

在韓日爭奪男足銅牌當日,時任南韓總統的李明博登上了獨島,成為史上首位登島的南韓元首。朴鍾佑因為高舉政治標語被禁在頒獎典禮中領取銅牌,後來國際足協更判罰他要停賽兩場。到2013年初,國際奧委會才決定讓朴鍾佑取回他應得的倫敦奧運銅牌。

AP_177253920699
Photo Credit: AP Photo / Newsis / 達志影像
1956年︰匈牙利和蘇聯的水中血戰

1956年10月,匈牙利爆發革命,為了保衛自己衛星國的共產政權,蘇聯派兵到當地鎮壓。在政治局勢未明朗期間,正在備戰奧運會的衛冕冠軍——匈牙利男子水球隊轉移到捷克斯洛伐克繼續訓練。他們抵達主辦奧運的澳洲後,終於了解到蘇軍如何血腥鎮壓匈牙利人民。

同年12月6日,這支匈牙利隊與蘇聯在四強相遇。在不少居住在墨爾本的匈牙利移民面前,想起國仇家恨的匈牙利球員執行了賽前訂下的挑釁對方戰術。雙方在水中拳來腳往。球賽末段,蘇聯球員Valentin Prokopov打傷了匈牙利球員Ervin Zador,令後者面部流血。不少觀眾見狀衝到池邊要教訓蘇聯球員,並向蘇聯球員擲物,球賽因此腰斬。但由於當時匈牙利已領先4比0,最後匈牙利被判定為勝方。這場球賽亦因此被稱為「水中血戰」(Blood in the Water Match)。

匈牙利在決賽以2比1戰勝南斯拉夫,拿下金牌。之後,大約一半的匈牙利水球國手決定在西方尋求政治庇護。

AP_651206020
Photo Credit: AP Photo / 達志影像
1932年︰劉長春拒絕偽滿,矢志代表中國

1931年9月18日,日本關東軍發動九一八事變,中國東北迅即落入日軍手中。翌年3月,日本在東北地區成立了滿洲國這個傀儡政權。1932年7月底,洛杉磯奧運將會舉行開幕禮。

為了營造國際社會承認滿洲國的形象,日本人曾打算安排大連出生的短跑好手劉長春,和同是遼寧人的中長跑運動員于希渭代表滿洲國參加奧運會。消息在淪陷區的報紙上傳出後,劉長春在《大公報》聲明:「偽報所傳,純屬虛構謊言。我是中華民族炎黃子孫,絕不代表偽滿州國出席第十屆奧林匹克運動會。」

張學良得悉劉長春的態度後,即決定捐款支持劉長春和于希渭赴美代表中國參賽。九一八事變後,劉長春已跟隨東北大學到北平繼續學業,但于希渭卻滯留在日本人控制區,故未能成行。最後劉長春成為了當年奧運會中華民國代表團的唯一運動員,他也是首位亮相奧運會的中國人。

劉長春
Photo Credit: ROC Reporter, Public Domain
1988年︰漢城奧運帶來民主南韓?

在1988年漢城(今首爾)奧運舉行前約一年,當時的南韓獨裁者全斗煥宣布終止有關憲法的討論,意味著下任總統將不會由直選產生。全斗煥這番話引發群眾不滿,學生和工人,甚至連中產階級都紛紛走上街頭,為全斗煥政權帶來政治危機。執政民主正義黨總裁、準備接替全斗煥任總統的盧泰愚為了解決政治危機,在6月29日宣布將舉行總統直選和釋放政治犯等促進民主化同自由化的措施,同年12月,盧泰愚在總統直選中勝出。

不少人將南韓民主化同一年後的漢城奧運扯上關係。原來在盧泰愚宣布願意舉行總統直選前兩天,時任國際奧委會會長的薩馬蘭其抵達漢城訪問。兩天後,盧泰愚發言承諾將舉行總統直選時也多次提到奧運會。盧泰愚可能是擔心如果政治危機擴大,奧運會將不能順利舉行,所以寧願順應反對派的要求。

漢城奧運後20年,到北京舉辦奧運會。曾經有人期望北京奧運也會像漢城奧運一樣成為中國民主化的催化劑。不幸地,這沒有成為事實。

AP_880913038
Photo Credit: Susan Ragan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本文經運動公社授權刊登,原文見此︰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王陽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