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好的歡愉呢?性侵害的數據之外的受害者

說好的歡愉呢?性侵害的數據之外的受害者
Photo Credit: Matt Coats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性是相當親密的行為,尊重對方的自由意志、身體權利是情感的前提;就算缺乏感情基礎,也是信任之下的私密互動,即使對方毫不知情,也沒有人有權力恣意做出違反對方意願的事情。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七夕才剛過,衛生福利部於8月5日天公布最新統計,2015年侵害通報案件受暴人數多達10,454人,其中約2成、超過2,000件是「酒後撿屍」或「約會強暴」,平均每天發生6件,七夕、耶誕節和西洋情人節三個被視作「情人節」的浪漫日子最容易發生。2015年性侵案中有19.9%是伴侶所為,比起2013年的19%,有成長的趨勢。

「伴侶所為」乍聽之下聽起來有些矛盾,筆者撰寫此文,從女性的角度指出幾個被忽視的約會強暴類型,為了避免這些傷害發生、鼓勵受害者求助。

「合意」的要件

性關係和性侵犯的界線在哪裡,這個問題很是模糊,尤其是在情侶(或配偶)之間,更是經常被忽視的問題。父權社會中,許多人似乎認為在親密關係(或婚姻)中的性侵犯只是「閨房樂趣」,伴侶有強暴對方的權力,這種看法顯然是錯誤。法律上定義「合意」是作為分界的標準,對於「合意」的想像,更有許多人認為只要「有暗示」、「沒有拒絕」就是合意,就連檢、警、法院也經常如此判定。造成缺乏清醒意識、不敢拒絕、壓力迫使的性關係(或親密關係)不被視為侵害。

基於這些想像,許多受害者隱忍不發,因為他們不確定自己是否真的受害。有時候,受害者要的可能只是穿著清涼、展現性感,也可能只是想要陪伴、安慰或一個擁抱,卻在相對人的「會錯意」之下發展成性關係;遑論受害者在醉意、疲憊、精神狀態差這種相對意識不清的情況,而無力拒絕反抗;更甚者,是在一對多、借宿他人家、有利益上的關係,這樣的「權力關係不對等」造成受害者感到壓力或恐懼,覺得自己不該、不能或不敢拒絕。

做愛 性愛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難道我們表示自己剛領薪水、經濟寬裕,就是要請人吃飯嗎?難道我們無法拒絕推銷員纏身,就是同意購買的意思嗎?難道基於上司或長輩壓力迫使做出的行為,是真正的自由意志?如果都不是,那「性」怎麼會是?真正的「合意」必須建構在雙方(或多方)「對等協商」、「積極同意」之下,確認對方真的想要是應盡的尊重,「勇敢說不」不該是義務,而是所有人際關係的前提。

合意的範圍有多大?

在確認「對等協商」「積極同意」之後,接著需要的就是遵守協商的內容,不能輕易的「越矩」,更不能將之當成情趣。

新聞上不也常聽說這種「擦槍走火」的故事,親密關係的過程中,加害者為了自身的愉悅,強求受害者原先沒答應更進一步的行為,甚至是一些令人難受、羞辱人的姿勢或花招;更令人髮指的是,當受害者要求停止,卻不停手,反而激起加害者的興致。

許多人並不覺得(或不曾意識到)這是性侵犯,只覺得這是「溝通不良」、「遇到爛人」甚或只是「對方技術不好,要給對方機會」,彷彿在「同意」的那一刻開始,受害者就失去了自己的身體自主權。這就好像我們邀請別人來家裡作客,當然可以拒絕對方進入臥室,更別說對方也不能擅自破壞家內的擺設。要是對方不禮貌、過分地失禮行為,或是中途有了急事變故,我們依舊可以請對方離開,即使我們曾經誠摯、無防備地邀請對方來訪。

性行為也該是如此。每個過程都應該經過同意、任何時候說停都要停,合意的範圍只有身體主人說了算,不是合意之後就再也沒有身體界線與中斷的權力!

說好的安全

公衛系統要求配偶以外(與國家生育政策有關)所有的性關係都要進行「安全性行為」(如戴保險套),就像騎機車都要戴安全帽一樣,主要是基於性病傳播與未婚懷孕的「國安問題」,而非當事者的權利。有別於政策上的宣導,女性主義者認為無論是危險或安全性行為,只要是在雙方(或多方)的合意協商之下,都是沒有問題的。

很多人確實基於懷孕與性病風險的考量,無論是否為伴侶配偶,會在事前協商進行安全性行為。然而在親密行為過程中,基於身體快感、征服欲望、甚至情色影片的錯誤示範,違背安全性行為約定,偷偷摸摸地、甚至強行增加危險性,所謂的「惡意拔套」事件時有所聞。

這種舉動,使受害者感覺遭到背叛、欺騙、不受尊重與侮辱,同時更必須承擔懷孕與性病的風險。從本文的觀點來看,惡意拔套同樣也構成性侵害,因為它不是「知情同意」的性行為。可惜許多人們與法院並不這麼認為,尤其在「不知情」的情形下,經常被推定為「合意」在先,只因為受害者「沒有發現與拒絕」。若這說法合理,那當下不知情的偷竊大概也該無罪了!

強暴_性侵_rape
示意圖,非實際抗爭現場。Photo Credit: Richard Potts @Flickr CC BY 2.0

性是相當親密的行為,尊重對方的自由意志、身體權利是情感的前提;就算缺乏感情基礎,也是信任之下的私密互動,即使對方毫不知情,也沒有人有權力恣意做出違反對方意願的事情。

男人應該學會尊重他人

在這篇文章裡頭,筆者盡可能地使用去性別的中性化描述,在性侵害的案件裡,所有的性別都可能是受害者。然而我們也不能迴避一個現實問題:大多數的受害者是女性、兒少,以及多元性別群體,而無論受害者是誰,而加害者裡頭大多數是「男性」。

根據衛服部保護司於2016年5月31日公布的性侵害事件通報統計,過去十年(2006-2015年)的性侵加害者中,男性佔88.4%,女性加害者僅佔4.6%。這個數字不包含情侶、配偶等等,未披露、不被認定為侵害的案例。這項數據突顯出,男性加害者壓倒性的多數,這不只是代表男性在生理上的天生優勢,同時也應該檢視教育、社會觀念,對男性宣導的「掌控」「主宰」,女性主義裡將其稱為「有害的男子氣概」(toxic masculinity)。說到底,真要有男子氣概,那麼也該是優先展現「尊重他人」的男子氣概才對。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吳馨恩(壞情感)』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