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有「安倍」希望 台灣不該只有「馬扁」局

日本有「安倍」希望 台灣不該只有「馬扁」局
Photo Credit: sunboyz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sunboyz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sunboyz CC BY SA 2.0

你還記得2000年的「有夢最美,希望相隨」嗎?

2008年的「我們準備好了」,是否仍言猶在耳?

那麼,你心中是不是仍懷有希望,深信政治人物已經準備好帶領我們再創台灣奇蹟?

咱們捫心自問吧,歷經了兩次政黨輪替後,我們的生活到底發生了哪些實質改變?工作更好找了?薪水變多了?年輕中產階級買得起房子了?這些台灣老百姓引頸期盼的希望,並沒有在一次次鑼鼓震天的選舉所帶來的政治版圖消長中獲得實現。

反之,我們在過去13年看到的,先是被人民寄予厚望的「台灣之子」帶頭拼家族經濟,再來是「馬家軍」擎著改革大旗卻越改弊病越多。當然,我們還看到產業面臨空洞化、人均薪資所得倒退回1997年水準;還有,一家家電視台為追求收視率,惟恐天下不亂創造出來的「名嘴」以及眾「神」。

讓我們把目光移向台灣的東北方,看看經歷過「失落二十年」的日本現在的情況。

日相安倍晉三自去年12月捲土重來再次登上首相大位後,一改2006年第一次擔任首相時,急於追求修改日本憲法等高政治爭議政策,轉而集中精力拼經濟。安倍晉三的經濟改革被稱為「安倍三箭」,內容包含透過日圓貶值增加出口競爭力、增加財政政策刺激力道,以及進行經濟結構改革爭取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協議」(TPP)。

日本經濟情況自安倍上任後,已一掃過去多年陰霾,除了日股大漲外,今年第二季經濟成長也超過外界預期,失業率更降至五年新低。最近又錦上添花成功取得2020奧運主辦權。「安倍經濟學」蔚為風潮,攻佔各大國際媒體版面。現在斷言「安倍經濟學」必能帶領日本走出「失落二十年」為時過早,但「安倍經濟學」卻帶給日本民眾一項重要的無形資產:「希望」。

希望有多重要?筆者上個月參加一場演講名為「安倍經濟學的挑戰」,講者是擔任日本野村證券總合研究所首席經濟學家,也是日相安倍經濟顧問的辜朝明。這場演講讓筆者印象最深刻的,除了安倍晉三不達經濟目標誓不罷休的魄力外,就屬台灣人民已經喪失「希望」的強烈感受。

無論講者辜朝明在演講中如何強調我們的政府負債占GDP比重遠低於美國、歐洲與日本,並不時拿出圖表作為佐證,但,提問者仍然不斷認為台灣已債台高築、萬劫不復。如此巨大的鴻溝從何而來?可能是因為台灣民眾早已喪失對政府的信任感,看不見「希望」。

再把目光拉回台灣。

立法院休會期間,服務貿易協議、核四公投等重大法案靜待新會期開議處理。孰料,馬總統卻突然在立法院開議前兩週,與特偵組聯手利用立法院長王金平出國嫁女兒的機會,對其痛下殺著,以監聽等片面證據指控王金平涉嫌司法關說,要求王金平辭去立法院長職務。

馬總統與行政院長江宜樺在公開場合直接、間接地要求王金平辭去立法院長,明顯違背憲法五權分立的規範。一個以「依法行政,謝謝指教」行走江湖的總統,加上一個在政治系執教時被喻為「自由主義大師」的行政院長,居然堂而皇之的做出知法犯法、破壞憲政體制的荒唐舉動,權力使人腐化至此,怎不讓人痛心?

過去,馬總統的支持者或多或少對他抱持著「乖乖牌」的印象,相信馬總統治國再怎麼沒起色,也不會有違法犯紀的舉動。但這次馬總統在情、理、法皆站不住腳的情況下無端發動「九月政爭」,已經使他「模範生」形象徹底崩壞,民調支持率更下探史無前例的9.2%。

對筆者而言,馬總統的徹底崩壞也象徵著最後一絲絲「希望」的破滅。從「有夢最美,希望相隨」到「我們準備好了」,台灣13年的扁、馬中興「希望」,終究是南柯一夢,反倒真成了「馬扁」局一場。

但危機也是轉機。台灣民眾若能擺脫過去對扁、馬等政治人物一廂情願的美好期望,多「聽其言,觀其行」,試著深入了解政治人物提出的政策是為收買選民,還是真的有利於國家與社會,那麼台灣依然有觸底反彈的可能。擺脫藍綠糾葛、統獨意識,讓政治與選舉回歸議題層面,「希望」才有撥雲見日的一天。

希望2016年我們能選出台灣的安倍晉三。不管是藍是綠,都好。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