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募資到發刊日都看農民曆,《台味誌》從頭台到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號稱「最雞毛蒜皮的台味百科」的這本雜誌來勢洶洶,募資平台上線僅6天便衝破門檻,網路紙本雙棲,中日雙語並行,團隊的工作方式和行銷策略也充份顯現網路世代的社群特質。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圖片提供:台味誌

約莫7月中旬的時間,社群平台上出現一陣騷動,有一本很有趣的《台味誌》要創刊了,正在募資中。點進募資頁面,紮實的企劃內容和搶眼的插圖繪製、編排設計,還有令人驚喜的各類募資套裝組合,還來不及明白來龍去脈轉眼募資便成功達陣。

這本號稱「最雞毛蒜皮的台味百科」來勢洶洶,於7月14日在募資平台上線,短短6天便衝破募資門檻。你可能覺得這年頭還有人要做雜誌也許是瘋了,但是他們確實有萬全準備,除了在募資平台操作,臉書粉絲頁是最主要溝通平台,所有話題緊扣時事,甚至還拍了行銷影片。

台味誌
《台味誌》核心團隊成員由左至右分別為主編劉玟苓、創辦人洪資皓、創意總監魏佑竹。

創辦人洪資皓擅長設計,大學讀的是動畫,但是踏入社會之後一頭投入設計領域。從網頁設計、app設計、百貨業一路做到台灣化妝品的品牌總監。由於內心強大的趨動與呼喚,讓他決定在2016年的5月出走,捨棄品牌總監的職位全心呵護《台味誌》。是什麼樣的衝動讓他毅然決然下了這個決定?「其實這件事在我心裡已經蘊釀了兩年,我覺得台灣的記憶需要被保存、被記錄,不然很快就會被時代的洪流沖刷掉。我們這代對於台灣的認同一直很模糊,對未來也很徬徨,社會景氣不好,大家待遇也不是很理想,我們是不是應該出來做一件真的有價值、很酷的事?我身邊很多優秀的朋友,有的是攝影人才,有的是文案高手,還有行銷的菁英,這麼多人不是剛好組成一個雜誌的團隊嗎?」

洪資皓談起募資以來的成績雖然滿滿感謝,仍覺壓力沈沈壓在肩膀上。「我們號稱是雜誌,但其實是以書的規格在進行,而且是全彩製作,中日雙語,網路紙本雙棲。為什麼堅持紙本印刷呢?我們希望《台味誌》是能夠被留存的,紙本的溫度和承載的價值和網路不一樣,更有保存的意義。我們也希望《台味誌》是沒有時效性的,也許10年後再拿出來看就是一份當代的記錄。」主編劉玟苓也詮釋她心中對台味的定義:「我們講流行、講復古,比較的基準點在哪裡?我們哈韓、哈日、哈美,為什麼我們不哈台?我們試圖用我們這一代幽默微酸的語言,呈現我們的台灣文化,也希望讀者不管是屬於哪個年代,都能在這裡看到隱藏在自己記憶深處的情感共鳴,或許還能對我們的觀察會心一笑,我們就心滿意足了。」

台味誌

《台味誌》的企劃概念非常完整,包括雞毛蒜皮的各類生活大小事,每期雜誌只談一個主題。「《台味誌》還想做的一件事就是擺脫台北觀點,台灣每個地方都有各自的台灣味可以被呈現。像是早餐這件事,高雄人怎麼吃早餐?台南人怎麼吃早餐?我們要做到全台走透透。」關於每期主題也已經有萬全準備。包括創刊號的「早餐」,第二期的「髒話」,第三期的「珍珠奶茶」,之後甚至還想做「賭博」,洪資皓說:「所有台灣生活的元素都在我們的企劃中,我們還想做婚喪喜慶,這也很有趣啊。」也因為堅持要環島呈現全台各地的台灣味,使得製作成本大幅提升。

目前《台味誌》工作團隊包括作者群及翻譯、攝影、插圖等多達10餘人,個個都是各自領域的箇中好手。核心編制則維持三人,分別是創刊人洪資皓,主編劉玟苓和創意總監魏佑竹,工作團隊是怎麼建立起來的呢?「我自己做了一份《台味誌》的提案,所有的合作對象都是我一個一個去談來的。」洪資皓說。而目前除了洪資皓能夠全心投入外,另外兩位都仍有白天的正職工作,三人小組約定每週三碰面開會討論進度,其他都丟在社群裡線上解決,也呈現了當代工作者多元有機的工作型態。由於採募資方式使得未來充滿變動性,所有人員皆需待募資結束才能領到酬勞,洪資皓坦言這是最大的困境,目前仍需靠四處講課、兼顧問、接案來支應前期所有的各項費用。

「我們是零成本創業,所以募資這件事對我們來說相當重要,募資雖然達陣,但其實真正的成本遠超過募資金額,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們不做廣告。」洪資皓笑著說。「募資達標之後我們當然很開心,但是其實還是有很長的路要走,因為當時設下50萬的門檻我們也討論了一段時間,舉凡印刷、倉儲、運送,這個費用要支撐三本雙月刊非常吃緊,再加上人力成本,幾乎是賠本在做,還是要靠大家幫忙多多牽成。」創意總監佑竹補充道,也提到有趣的幕後小故事。「其實募資上線、結束、出刊的日期,在我們規劃出時程後,最後還參考農民曆選了幾個好日子才定案。募資達到60萬後的神秘募資選項解鎖,則是親手為募資者點光明燈。」果真是徹頭徹尾體現了台味精神。

台味誌
網路話題事件也能隨手拈來在臉書粉絲專頁上和讀者們互動。
蛋餅毛巾2
蛋餅毛巾是創刊人洪資皓的點子,忠實呈現台灣早餐文化而充滿創意。

佑竹負責所有行銷及創意統籌,表示所有核心都是緊扣著台灣味,包括別出心裁的週邊商品蛋餅毛巾和「我好台」超大旗也都充滿濃厚台味。「蛋餅毛巾是資皓的得意之作,我們都覺得很棒當然雙手支持。超大旗也是留意到之前的反核旗幟,掛起來很漂亮又能清楚地能傳達訴求,我們還加做了一個夜光版。」佑竹說,夜光版的超大旗更是針對募資平台推出的限定版。至於中日雙語並行的原因,洪資皓表示台灣和日本往來密切而友好,應該要有更多管道讓日本人認識台灣。「台灣不是只有101和鼎泰豐,希望台味誌能成為日本人更了解台灣的窗口。」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YannYan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