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中華臺北」怎麼來的?其實1960年前的奧運場上飄揚著「臺灣」

現在的「中華臺北」怎麼來的?其實1960年前的奧運場上飄揚著「臺灣」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 吳念芯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你知道嗎?「中華臺北」以前不只叫過中華民國,臺灣、福爾摩沙也都曾是它的名字...

文字:李作珩|設計:吳念芯

編按:本文整理於2016年8月。2017年臺灣在八年後首次無法參加世界衛生大會(WHA),中國更發函各國:不准「中國臺灣省」參加,並表示「自2009年以來這八年間,在中國政府同意下,臺灣省以『中華臺北』名稱和觀察員身分參與世界衛生大會,此一中國經由兩岸協商所建立的特殊安排,係建立在兩岸和平發展基礎上......」

立委管碧玲表示,奧委會、亞銀、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世貿組織(WTO)四大國際組織,台灣參與的模式雖有一點被矮化,但會籍與其他會員國是平等的,台灣參與WHA也應如此,「我們不要求多,但至少要有獨立會籍,最重要是和中國互不隸屬」。

2016年的里約奧運結束了,隨著民團近期在倡議以「臺灣」入聯呼聲高漲之外,你可能不知道,現在在國際場合包括奧運常見的「中華臺北」,其實以前是叫「臺灣」的,這些年來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呢?

用「臺灣人」的立場,我們可以粗分為三個時期:

日據時期:也是中華民國唯一代表中國(1932~1948)

olympics12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 吳念芯

此時的臺灣為日本所統治,在東京念大學的臺灣人張星賢,代表日本參加奧運,成了第一個參加奧運的臺灣人。

而1932年中華民國政府首次派員參加奧運會,選派田徑選手劉長春為「中國」國家隊代表,由於正值抗日時期,更特別刊登劉長春照片,稱他為「中國四億人的唯一代表」,藉此宣示主權。

一國兩會時期:一個中國,分為「北京」與「臺灣」奧會(1952~1976)

olympics11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 吳念芯

國共內戰後,國民政府遷臺,國共對立白熱化。政治上的競逐,更連帶影響國際體育競賽。

1952年,在芬蘭赫爾辛基舉行的奧運會,是國際奧會首次討論「中國問題」,會中決議兩岸運動隊伍可以同時參加此屆奧運。中華民國秉持「漢賊不兩立」,憤而退賽,而這是中共首次參加奧運。

1956年的墨爾本奧運,是「中華民國在臺灣」首次派隊征戰,國際奧會要求臺灣以「福爾摩沙中國隊」,與毛澤東的「北京中國隊」互別苗頭。最後因中共堅持「臺北不出,北京不入」,退賽杯葛。

1960年羅馬奧運,國際奧會針對「中國問題」,做出對中華民國不利的要求。根據決議,國際奧會認為位在臺灣的中國奧會,因管轄未及於中華人民共和國,要求在臺灣臺北的「中國奧林匹克委員會」,不能以「中國奧會」名稱繼續接受承認。

但是換個名稱依舊可以申請,最後國際奧會同意以「中華奧林匹克委員會」為名稱,但必須以「臺灣」或是「福爾摩沙」的名義參賽。為表抗議,開幕式上,中華代表團手持「Under Protest」白布條,緩緩通過司令臺,這是目前奧運史上唯一一次開幕抗議紀錄。

1964年的東京奧運、及1968年的墨西哥奧運, 中華民國雖使用「中華奧林匹克委員會」的名稱,但實際上,在參賽出場及大會的公報或文件上,仍稱中華民國為「臺灣」。

1972年,經長期抗議之後,名稱又出現了改變。在年會上,國際奧委會再度就「中國問題」提出討論,結果表決多數贊成以「中華民國」參賽。

中華臺北時期(1976~現在)

好景不常,1976年蒙特婁奧運,地主國加拿大剛和中國建交,受到中共當局施壓,加拿大總統杜魯道聲稱加拿大同意「一個中國」,不可再有第二個中國,故除非改稱「臺灣」,否則不得入境。

代表團一行人當時已抵達加拿大,卻不得入境,轉至波士頓待命。無奈斡旋無效,在比賽開始前一天退出此次奧運,搭機返臺。

1979國際奧委會達成名古屋決議,推翻1960年的協定,確認中國北京在奧會的地位,內容為:

一、承認北京之奧會名稱為中國奧林匹克委員會(Chinese Olympic Committee),使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旗與國歌。

二、中華民國奧會將在「中華臺北奧會(Chinese Taipei Olympic Committee)」的名稱下繼續參加奧運會,但須提出不同於以往使用的國旗、國歌,並由執委會批准。

在不願更改國旗及國歌下,中華民國於1980年暫停了所有奧運活動。

為求改變現狀,中華代表團向國際奧會總部瑞士的洛桑地方法院申請假處分,請求停止名古屋決議之效力。國際奧會方面,甚至特別修改憲章,過去各國使用「國家名稱」「國旗」「國歌」參加奧運會,往後改為使用「代表團」名稱及代表團旗幟、歌參加奧運會。

換句話說,改變的是參加奧會的會名,而不是國家名稱,最後中華代表團迫於無奈下,接受協議,簽下《洛桑協議》,確認以下項目:

一、臺灣奧會名稱變更為「中華臺北奧林匹克委員會」。

二、中華臺北奧林匹克委員會所提送之旗幟及標誌(梅花內含五環標誌)。

三、國際奧會確保中華臺北奧林匹克委員會今後參加奧運會及其他國際奧會所舉辦之活動,享有與所有國家奧會完全相同之權利與地位。

四、國際奧會協助中華臺北奧林匹克委員會申請加入或恢復所有國際奧會相關之國際運動總會之會籍。

「中華臺北」的名稱,自此沿用了40年。

所以如果光以奧運代表團名來看,我們可以整理出這幾個重大歷程:

olympics2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 吳念芯

不只奧運,臺灣在許多國際組織也只能用「中華臺北」

這一套「奧運模式」先例開啟後,臺灣參與國際組織幾乎多以「中華臺北」(Chinese Taipei)為名稱。最著名例子是1991年加入的亞太經合會(APEC),參與過程不斷遭受中國阻饒,參與後也因中國反對,我國元首至今不得參與一年一次的領袖會議。

另外以中華臺北為名的還有亞太農業研究機構聯盟、國際園藝學會、國際榖類既技術學會、亞太種苗協會、亞非農村發展組織、北太平洋鮪類國際科學委員會、美洲熱帶鮪類委員會、中西太平洋漁業委員會、亞洲醫療器材法規調和會、亞太防制洗錢組織、亞太區追討犯罪所得機構網絡、國際保險監理官協會、東南亞國家中央將銀行總裁聯合會、世界動物衛生組織...等等。

其中也有不少組織,臺灣為創始會員國,以中華民國(R.O.C)名義加入,但後來中國加入後,被迫更改名稱。例如亞洲開發銀行,臺灣1966年時即加入,1986年中國加入後,組織片面更改臺灣名稱為「Taipei, China」

而20年來,「臺灣意識」的逐年高漲

根據政大選舉研究中心調查,臺灣民眾對於自己是臺灣人還是中國人的分析圖顯示,1992年認同自己「既是中國人亦是臺灣人」比例最高,有46.4%。

有趣的是,到了2008年,歷經政黨輪替、民進黨執政八年,陳水扁卸任當年,認同自己是「臺灣人」的比例,首次超越「既是中國人也是臺灣人」的認同意識。在最新的2015調查中,也有接近6成民眾認為自己是臺灣人。

TaiwanChinese

CNN報導,對只能使用中華臺北名稱參加奧運而不能使用中華民國國號、國旗及國歌參賽,使臺灣人民日益不滿,相較過去,臺灣人對於國家的身分認同和自主地位,比以往堅持許多。

從奧運到國際組織,「中華臺北」的名稱彷彿是一種不成文的規定,被使用多年,也許有的人早已習慣,沒有太多的感覺。但不可否認的,隨著「臺灣意識」越是高漲,卡在「國際現實」與「民族情感」間的矛盾,勢必更加劇,而屆時,臺灣的定位又該何去何從?

責任編輯:李作珩
核稿編輯:羊正鈺


猜你喜歡


跳起來才摸得到的叫目標!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帶你「JUMP」成為好人才

跳起來才摸得到的叫目標!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帶你「JUMP」成為好人才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經濟部工業局推動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以人才實戰為主軸並提供豐富的線上與實作課程,線上課程讓人能隨時隨地進修;實作課程讓人動手研究,全面提升技能,更能成為5G應用遍地開花的新助力。

當5G已經逐步滲透到不同場域中創造出全新應用的此刻,傳統教育體制出身的人才究竟能否滿足全新時代的技能需求?因應5G產業強大的人才需求,經濟部工業局推動「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以人才實戰為主軸並提供豐富的線上與實作課程,線上課程讓人能隨時隨地進修;實作課程讓人動手探究,全面提升技能,更能成為5G應用遍地開花的新助力。

你5G了嗎!全新時代的人才不能只有標配,想技能升級該怎麼做?

找不到人才,似乎成了近年產業界頭痛的問題。面對不只是以半導體為首的科技業對各種新興應用產生出更多人才需求,少子化帶來的衝擊、也讓投入市場的人力也逐漸減少,然而5G發展就迫在眉睫,產業又該如何應對?

根據經濟部工業局「未來3年重點產業人才調查及推估-通訊(含5G)產業報告」的研究分析指出,通訊(含5G)產業未來發展趨勢包含3大方向:5G多種技術持續蓬勃發展、非授權頻段技術瞄準5G訊號涵蓋缺口,以及網路基礎建設更新持續帶動通訊設備需求,雖然將能帶動相關的人才需求產生,但人才本職學能的技術含量也備受5G時代需求考驗。

不只是各項職缺都需求具備「電機與電子工程」細學類背景外,多數職缺亦有「軟體開發」細學類背景需求,而在IC設計及機構設計工程師若能額外具備「機械工程」細學類背景者更佳,可見隨著產業發展,人才所要具備的技能已不再是一招打天下,需要更加斜槓。

5G能力從線上課程開始,隨時隨地的自我加值

在無法解決人才缺口的根本結構性問題下,經濟部工業局除了藉由推動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賦能在學學生能即早接軌5G產業應用需求、更接地氣之外,也透過豐富的課程為產業人才進行本職學能的加值與再進化。

未命名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提供300多門課程供大家線上學習。

正因5G產業應用場景更加多元與複雜,因此不只是在封閉或企業內部創造出更好的應用環境,也更該發揮5G特性擴及到消費者身上,從各種應用場景端下手,全面提升消費者的各種體驗。然而這一切的根本、仍是取決於產業人才是否具有相關的技術足以「點石成金」。

看準產業人才眼前這個急欲成長與突破的強烈需求,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提供超過300門線上課程,要讓每個人都能隨時隨地不受時間、場域限制,自我加值技能。

以5G六大重點領域匯整國內外學習資源,從5G+獨家課程、天線、射頻、晶片封測、關鍵材料、小基站/無線接取、SDN/NFV解決方案、5G應用等線上課程外,還有跨國公司Nokia合作的精選課程,藉以提升與持續精進企業在職人士及學生5G研發技術知能,助益產學的人才挹注。

此外,還提供人才結構化自學架構,以「職能」為核心建構線上學習地圖,系統化、彈性化、動態化的整合平台之國內外學習資源,藉由學習地圖指引與自學資源機制,檢視自我的需求選擇合適的課程進行進修,朝更全面的5G達人邁進。

0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學習地圖」的清晰圖面設計,幫助在職人士/學生根據自己的需求選擇進修內容課程。

線上/實作課程的完美結合,打造全方位5G達人

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不只提供300多門線上課程,更邀請產學專家合作開設混成式培訓課程;以今年度為例,開設包括「天線模擬與量測系列」與「SDN/NFV技術及軟體架構應用實務系列」等線上直播課程,並辦理如「Probing-OTA於天線設計之應用」與「5G應用智慧車聯網應用工作坊」等精彩實作課程。藉由線上直播共學與線下實作體驗融合的混成式培訓課程,為希望成為全方位5G的達人,提供一個具備高專業、高互動的優質學習環境與平台。

直播共學-5G_SDNNFV技術及軟體架構應用實務系列

Photo Credit:5G JUMP

直播共學-5G SDN/NFV技術及軟體架構應用實務系列

實作課程-5G應用智慧車聯網應用工作坊

Photo Credit:5G JUMP

實作課程-5G應用智慧車聯網應用工作坊

此外,也有不少國內企業借助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提供的線上、直播共學或實作課程,規劃至企業內部訓練,滿足企業需求。包括提供無線通訊量測服務、系統整合及創新研發的「川升股份有限公司」、軟板專業製造服務的「台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開發電腦周邊、通信技術及消費性電子產品予品牌供應商的「和碩聯合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專精於無線通訊產品的設計、研發、製造與封測的「啟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專注5G及各項天線設計製造的「連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高階電競及專業創作領導品牌「微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及提供無線射頻技術服務供應商的「耀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藉由產官學合作,共同提升在職人士的5G能量。

實作課程-5G應用智慧商店實作工作坊

Photo Credit:5G JUMP

實作課程-5G應用智慧商店實作工作坊

實作課程-應用於5G通訊系統的關鍵基板材料研發實務工作坊

Photo Credit:5G JUMPPhoto Credit: 5G JUMP

實作課程-應用於5G通訊系統的關鍵基板材料研發實務工作坊

你準備好「JUMP」了嗎?

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不只從校園出發,鼓勵學生在學時期就能觸類旁通,多瞭解當前市場5G的場域應用,從中了解到自己還需要強化哪些領域的技能,為未來接軌5G市場做準備;同時也為補足當前市場上人才、在職人士所缺少的能力,提供線上與實體課程,將有助於產官學界一起為人才在5G的本職學能上加值,不只是能促成產業內部技術人才投入5G的產業研發,更希冀在需才孔亟的時代,積極培育出5G技術與應用人才,強化我國5G競爭力,為產業再開拓另一條護城河。

▶瞭解更多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為5G職涯啟程做準備!

延伸閱讀:《5G人才布局之道,給5星級的你知道!》特別報導專區

經濟部工業局 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