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對蔣,間接對美」的八二三砲戰:如果解放軍打下金門,兩岸分治就變「兩個中國」

「直接對蔣,間接對美」的八二三砲戰:如果解放軍打下金門,兩岸分治就變「兩個中國」
砲戰過後的斷壁殘垣|金門縣文化局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砲戰期間,中華人民共和國顯然沒有攻占金門的意圖,因為這麼做不符合毛澤東的期望,他不希望兩岸分治的局面因攻占金門而變質為「兩個中國」。因此,1958年後金門進一步的軍事化,其主要動力不是來自於軍事顧慮,而是更廣大的政治脈絡。

文:宋怡明(Michael Szonyi)

1958年,柯惠珠當時十五歲,她回憶:

有時打得連頭都不敢往外探⋯⋯聽那彈片咻咻的滿天飛,嚇得連尿急也不敢出去解。躲砲彈肚子也會餓,⋯⋯沒有三餐也得要有兩頓才行,⋯⋯膽子大一點的人,就利用夜晚砲彈較少的時候,偷偷摸摸跑到田裡去挖番薯,沒一會兒砲彈又來了,火光觸天甚為恐怖,提著半麻袋番薯,連爬帶跑回⋯⋯到洞裡,已是上氣接不了下氣,話都講不出來,腿都軟了,也不聽使喚。

1958年8月23日開始的猛烈砲擊。正如九三砲戰一樣,1958年的八二三砲戰短暫而令人難忘地凸顯出金門與全球地緣政治的緊密連結。世界許多國家的政治人物與民眾都擔心,金門(一個名不見經傳幾乎沒有人知道的地方,更想不到它會對世界產生影響)情勢突然緊張,很可能引發嚴重的衝突,甚至引發全球的核子戰爭。連續六個星期的猛烈砲擊,大約五十萬發砲彈落在面積一五○平方公里的金門島上,金門本島幾乎是每平方公里落彈一千五百發。

1958年的衝突,通常稱為「八二三砲戰」,幾乎成了金門民眾口述歷史的中心主題,它是許多民眾記憶的轉捩點,也是很多人回憶時用來參考的指標。對一些居民,例如在防空洞裡出生並因此被命名為「李進洞」的民眾來說,名字讓他每天想起砲戰的事。許多人雖然未在砲戰中受傷,心裡卻留下永遠的傷痕。舉例來說,鄉長洪福田的長子從烈嶼疏散到金門島上,卻因高燒不退,以致大腦受損。

儘管八二三砲戰成為世界關注的焦點與人民記憶的核心,卻未對金門軍事化經驗造成根本性的轉變。事實上,這場砲戰反倒加強了既有的過程,而且確保往後數十年金門的持續軍事化。真要說有什麼重要的轉變,那就是進一步軍事化的根本理由有了變化。1958年後,軍事化逐漸與軍事威脅脫鉤。

與1954年九三炮戰一樣,臺海之間的緊張狀態在1958年夏天開始升溫。當時連接廈門的鷹廈鐵路已近竣工,屆時軍隊與物資將能更快地部署到沿海地區。6月,人民解放軍在金門南方展開大規模演習。金門島上的國軍接近十萬人,進入高度警戒。民眾的行動被迫中止。8月20日,蔣介石飛抵金門,提振官兵士氣。據說有民政官員跪下來懇求蔣介石以國家為重,希望他立刻返回相對安全的臺北。他待在金門太危險了。在此同時,毛澤東對政治局說,挑起國際緊張有助於支持大躍進。這種緊張「可以讓我們增加鋼鐵與糧食(產量)⋯⋯如果有敵人在我們前頭,緊張對我們有好處」。

從近年來中國學者的研究與解密的檔案得知,毛澤東獨自一人判斷金門的局勢。8月18日,在反覆思索之後,毛澤東寫信給國防部長彭德懷,要他「準備打金門,直接對蔣,間接對美。」在此之前,毛已考慮數日,到了8月23日下午,他下令砲擊。

之後金門居民才曉得,人民解放軍從廈門發動的首波砲擊擊中了座落在太武山陡峭峽谷的軍官餐廳 ,胡璉的三名副司令官被炸死。儘管解放軍砲火準確,時機卻不對。胡璉與從臺北前來視察的國防部長俞大維此時仍在地下掩體內,因此逃過一劫。當時廣泛流傳著一個說法,在第一波砲擊結束後,有人聽見一名上校自言自語地說:「他媽的!早了幾分鐘。」這名上校遭到逮捕,結果發現他是共諜。

首波攻擊有許多軍事細節至今仍未公開,但砲擊開始前幾個小時造成的軍人傷亡大約介於兩百到六百人之間。由於攻擊火力集中在太武司令部,因此第一天平民的傷亡輕微,大約二十人死亡,二十人受傷。往後六個星期,大約有一百四十名平民死亡,數百人受傷。數千棟民房損毀。

戰爭的記憶

金門民眾說了許多故事,提到九三砲戰時自己有多麼天真無知。不過當他們談起八二三砲戰時,雖然也說了一些幽默的故事,內容卻多半是嘲弄士兵,而不是談自己。1958年5月初,某個村子的軍人搬離了寄宿近十年的民宅,遷移到附近新蓋好的碉堡(這讓一些村民猜疑,這樣的軍事調動是否表示對岸即將發動攻擊,而軍人打算拋下民眾不管)。然而,士兵有時還是會離開軍營,下山到村裡的水井旁洗澡。8月23日下午砲擊開始的時候,一群士兵正在井邊洗澡。他們有的半裸著,有的身上還滿是肥皂泡沫。村民們邊笑邊看著他們跑回軍營。

民眾的回憶並未輕忽當日的恐怖,不過他們也對於自己的冷靜感到自豪。雖然不是軍人,但金門民眾承受戰火壓力的能力甚至高於經驗不足的士兵,他們會躲進自己挖掘的防禦工事裡。「胡璉司令官告訴我們,遇到砲擊應即臥倒,在他第一任司令官任期就規定,在每一畦田地的田頭或田尾至少要挖一個散兵坑,以備不時之需,萬一在耕作時遇到砲擊,馬上可以迅速跳入散兵坑避難。民防隊訓練時也教我們如何臥倒,並迅速找掩蔽。」

雖然民眾傷亡的絕對數量不多,但死者卻成為民眾八二三砲戰記憶最鮮明的部分。親戚在砲擊中受傷的民眾講述了自己的故事。親朋好友毫髮無傷的人則講述了婦女與孩子受傷的故事。他們是因為義憤填膺而說,還是事後的誇大宣傳,我們難以判斷。我們因此經常聽到這樣的故事,說中堡村有一名婦人在跑向防空洞時被炸死。每個人也都知道有一名老婦人因為愚蠢地離開防空洞,返回自家拿首飾而被炸死。

除了人的死傷,民眾記憶的另一個重心就是防空洞生活。八十二歲的李金純記得八二三砲戰初期幾天的許多細節。「防空洞裡,每一家都有自己的位子。你無事可做。老太太是最害怕的。她們可以坐在那裡發抖一整天。老人不斷地向上蒼與祖先祈求,但沒有用。不管你有多少祖宗,砲彈還是不斷地從東邊與西邊射過來……每一家都在防空洞外挖了坑,夜壺滿了就拿出去倒在坑裡。防空洞裡非常擁擠;只能剛好讓你坐下。我們拿了一些木板鋪在地上,然後躺在木板上。每個人都很害怕。」


猜你喜歡


當你買房之後 別忘了做這件事! 

當你買房之後 別忘了做這件事! 
Photo Credit:臺銀人壽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45歲的王先生剛買了房,未料沒多久就遭遇車禍不幸受傷,住院療養後,所幸並無大礙,但他也因此而感到心驚膽跳。因為上有老、下有小要扶養的他,是家中唯一經濟支柱,萬一真有個閃失,近千萬的房屋貸款誰來承擔?這樣的事件何嘗不是台灣眾多家庭的縮影?

根據聯徵中心資料顯示,2021年平均房貸金額超過700萬元,以35~55歲為大宗,平均貸款金額則介於660~780萬元,再再證明人生責任最沉重的中壯族群,肩負不小的房貸壓力,更應該善用房貸型壽險,為家庭生活添加更可靠的保障,以避免家中頓失經濟來源,原本的幸福生活就此轉折。

房貸型壽險主要針對房貸而設計,所以借款人、要保人及被保險人,須為同一人,屬於定期險,保費較一般終身壽險低,免體檢額度亦可放寬,以臺銀人壽來說, 55歲以下免體檢額度為1,500萬元,56歲~60歲則為1,000 萬元,66歲以上則一律需要體檢。

該如何投保房貸壽險呢?臺銀人壽建議掌握五大重點

一、以家中經濟來源為主要投保對象:優先以肩負「房貸責任」的一家之主為被保險人,當其發生不幸而身故或完全失能,保險公司會將理賠金用來償還房貸,以避免還款壓力落在家人身上,才能預防房屋淪為被法拍的命運。

二、根據家庭責任及經濟能力選擇適合類型:房貸壽險有「平準型」與「遞減型」,差別在於保額是否固定不變。以貸款500萬,貸款20年,保額500萬元,保障期間20年為例,平準型保額固定,理賠金不會隨著房貸償還而逐年減少,直到繳完房貸為止,保額都維持500萬元不變。遞減型保額則會隨著時間而逐年遞減,當房貸還款十年後,房貸從500萬償還到剩下約250萬,相對的保額也會隨時間逐年遞減到約300萬。

若壽險保障不夠或家庭責任重的人,可以選擇「平準型」,保費雖比「遞減型」高,但保障相對較高,適合有經濟能力、且希望給家人多些保障者。若是已有較高壽險保障或家庭責任較輕的人,即可選擇「遞減型」,保費較平準型低,很適合小資族投保,經濟又實惠,較能輕鬆負擔保費。

三、把握足期足額、專款專用:房貸繳多久、繳多少,保額就買多少、保多久,例如房貸500萬元、貸款期限20年,房貸壽險保障最好也是500萬元、保險期間 20年,而且要專款專用,才能讓家人有保障。

四、是否提供加值保障:除了身故或失能理賠金之外,有些房貸壽險還會提供加值保障,除了身故及完全失能保障之外,還加入類旅平險概念,提供特定意外傷害身故保險金(搭乘大眾運輸交通工具)、完全失能扶助金、意外傷害失能安養金、重大燒燙傷等保障,可以說是集結「壽險」、「失能險」、「意外傷害險」等多元保障的保單。

五、選擇優質保險公司:房貸金額高、期限長達數十年,房貸壽險保障必須要能夠長長久久,才能有效規避長期房貸風險,因此,選擇優質保險公司很重要。臺銀人壽為國營品牌,有能力永續經營,且近7年來房貸壽險理賠金已逾上億元,協助許多家庭轉移債務風險、度過難關,獲得了良好口碑,成為許多人房貸壽險的首選。

晉升為有巢族固然欣喜,不過,風險不知道何時會來到,唯有投保了理債保單:房貸壽險,才能「留愛、留房,不留債」。

房貸壽險平準型VS遞減型

平準型 遞減型
特色 理賠金不會隨房貸清償而減少 理賠金隨時間逐年而遞減
保費 較高 較低
適合對象 希望給家人多一份保障者、築巢雙薪族 預算較低者、首購小資族、以房養老族、人生溫拿族

了解更多

臺銀人壽 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