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師要的其實很簡單:不要指指點點,把我當成「調酒師」好嗎?

設計師要的其實很簡單:不要指指點點,把我當成「調酒師」好嗎?
Photo Credit: TJ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你今天點了一杯酒,送來之後你跟調酒師說杯口的鹽應該要多一點,想換一個比較圓的杯子,能不能把基酒的Gin換成Vodka,還是你教我我自己來調好了。這個畫面看起來荒謬萬分,但其實,就是很多設計師的日常。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前陣子和一個平面設計師朋友到六條通裡頭一家小小的Bar,那是一間日本人開的店,裡頭沒有酒單,調酒師會問你一些問題,喜歡甜的?酸的?濃的?淡的?今天喝過酒了沒?客人也可以主動提出一些喜好的要求,例如想要那一瓶艾雷島(Islay)的威士忌作底,想要有柳橙的味道等等。

和朋友聊著聊著,調酒師為我們端出了兩杯酒,喝了一口,真愛。其實台北不少這種無酒單的店,即使提出類似的要求,不同的人,也會得到不同的飲料。

「你知道嗎?這其實就是設計師最理想的工作方式。」我的朋友透著利口酒說著「客戶提出需求,設計師用自己的經驗和技術完成,客戶很開心的收下,這樣不是很好嗎?」

真的,這樣真好。你需要一樣東西,他懂得那樣東西,你告訴他求的什麼,他用他的專業把最好的可能帶給你。

不過在現實的世界-至少在台灣-卻不是那一回事,設計師完成了設計之後,往往遭到一改二改三改四改⋯⋯十改,小到那個人的袖子往左邊一點點,大到整個策略砍掉重做。

如果用酒的角度來看,就是你今天點了一杯酒,送來之後你看了看,跟調酒師說你覺得杯口的鹽應該要多一點,嗯,我覺得換一個杯子好了,不要圓的要尖的,喝一口,欸你能不能把基酒的Gin換成Vodka,現在換給我,還是你告訴我shot杯在哪裡我自己來調好了。

這個看起來荒謬萬分的畫面,換到另一個場景,就是「一句話惹怒設計師」的日常。

designers_folder

有人說,是因為設計師的東西不夠好,確實,這市場上有不少土法煉鋼,沒有受過正規訓練,只會用工具不會做「設計」的人濫竽充數,拉低了許多人對設計師的印象,但這些人的存在,不也是因為業主不願意求好,只為了廉價完工的結果嗎?

這樣講好了,如果你有個朋友每天只往暢飲店跑,然後不斷向你抱怨天下的長島冰茶都沒有層次,你會想回答他什麼?

到頭來,我覺得就是對專業的尊重和信任。台灣當然還是有很多具設計思維的老闆,但也有太多只想找個會去背,知道印章工具怎麼用的人,幫他畫出那幅他自己心裡想的畫面,即使他本身不懂Branding,本身的美學素養不足,即使他心裡面想的那個風景,除了他以外沒有人會想要多看一眼。

這樣子的結果,好一點的情況就是設計沒有了靈魂,像是麥當勞賣起了調酒一般,兩滴這個,一匙那個,攪一攪,謝謝您的光臨歡迎下次再來;不好的情況,就是劣幣把良幣都給驅除了出去,落入美感的惡性循環,城市變得越來越醜陋。

差不多就是我們現在的狀況。

設計師會喝酒,老闆們也會喝酒,同樣作為出錢的人,為什麼有些人在吧檯邊會相信調酒師為他做的決定,到了繪圖板邊,卻如此的不信任設計師呢?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