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不贏就加入他:優步中國與滴滴合併的戰略意義

打不贏就加入他:優步中國與滴滴合併的戰略意義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滴滴獨佔中國市場之後勢必要加快進軍海外的步伐,勢必與優步產生利益衝突。在合併底下,滴滴與優步的大戰或許才剛剛開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江下村

眾所周知,從自由競爭走向壟斷是資本主義內在的趨勢,資本運作大大地加速了這一過程。在全球資本過剩的時代,網路經濟作為最受矚目的創新力量已經熱門了很長一段時間。時至今日,幾乎每一個人都認識到中國網路經濟已經進入了寡頭壟斷時代。最上層是BAT三家巨頭(百度、阿里巴巴、騰訊),其下則是近年來各細分行業內部不斷地兼併重組。優酷和土豆合併了、PPS和愛奇藝合併了、騰訊和搜狗合併了;58同城和趕集網合併了、美團和大眾點評合併了、滴滴和快滴合併了,今天滴滴和優步(UBER)中國也要合併了。

儘管自19世紀末開始,資本主義就進入壟斷時代,但是壟斷的趨勢總體來說還是遠離普通人視野的。網路經濟卻非常的不同,因為網路經濟最核心的價值來自於網民的參與。可以說,網路帶給人們的便利最主要的原因不是技術和資本,而是因為有越來越多的人參與到網路互動中來,進而推動了信息的集中,資本不過是利用技術來組織這些信息,進而達到盈利的目的。

由於網路經濟這種內在的公共性質,也因為網路經濟已經深入到每一個普通人(尤其是城市中產階級的日常生活),相比於傳統行業,網路經濟的壟斷趨勢更容易被普通人察覺。也因如此,透過互聯網經濟,人們恐怕會日益感受到壟斷乃至資本主義荒謬的一面。

AP_16134434539353
滴滴不僅與過去的競爭對手快滴合併,2016年5月,蘋果也投資10億美元加入叫車服務的市場。2016年8月,滴滴正式宣佈收購優步。

關於壟斷,目前我們關心的還只是它抑制競爭的一面。例如,滴滴和優步中國合併的消息一出,人們關心的多是以後叫車是否會漲價的問題。歷史告訴我們,資本主義的壟斷並不會消除競爭,相反它往往還預示日後的競爭程度將更為激烈,時間將更為持久,破壞性將更加嚴重。滴滴和優步中國今天的合併或許就將說明這個道理。

看看今天中國網絡叫車的勢力版圖,我們會發現問題其實不在滴滴和優步中國為何會合併,而是為何到今天他們才合併。

滴滴在吞併了快滴之後,已經是行業老大,而且甩出排第二的優步好幾條街。2016年第一季,滴滴在中國訂單量佔整個行業85.3%,優步中國不過才8.3%。我們都知道的是,直到今天網絡叫車行業都沒有賺錢,依然處於不斷地融資、砸錢、爭市場的時代。據彭博社報導,Uber在中國的虧損已經超過20億美元(約130億元人民幣),而滴滴2015年的虧損額也超過了100億人民幣。但可笑的是滴滴和優步中國的背後卻有著不少共同投資人。

滴滴uber-01
Photo Credit:曾傑製圖
滴滴出行與UBER在中國的服務佔有率

試想如果你在兩家公司都投了錢,你又怎麼可能容忍兩家公司整天不賺錢而只在那裡不斷砸錢、彼此消耗呢?所以單從中國市場著眼,合併才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那麼為何到今天,兩家公司才試圖合併呢?要解釋這一點我們就不能只看中國市場,而要看世界市場,看到在世界的叫車市場版圖中,滴滴和優步已經是兩個體量相當的行業領頭羊。表面上看,滴滴和優步的市場估值差別很大,滴滴只有280億美元,不及優步625億美元的一半。優步之所以有更高的估值,乃因其國際化程度更高;訂單量上看,兩者其實旗鼓相當。今年1月,滴滴對外公佈的2015年全平台訂單總量達到14.3億,而優步在去年聖誕節實現的累計訂單數為10億。

滴滴的勢力主要在中國、優步則在歐美,兩者都有在世界範圍內擴張的野心。2015年以來,優步在中國市場上逐漸敗退,隨著時間的推移,優步或許真得可能會完全失去中國市場。在這個時候,主動放棄中國市場(成為滴滴的股東)就成為選擇之一。

優步主動放棄中國市場的另一個好處是暫時削弱滴滴的海外擴張勢力。去年,滴滴投資東南亞最大的打車應用Grabtaxi;隨後出擊美國,投資了Uber的老對手Lyft;接著又入股了印度最大搭車服務公司Ola,儼然組成了在世界範圍內圍剿優步的聯盟軍。但是今天滴滴一旦收購了優步中國,優步突然成了滴滴的股東之一,那麼這個聯盟的其他成員會怎麼想呢?

AP_16214348761437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儘管優步(左)在全球資本額領先滴滴出行(右)將近一倍,但是在中國市場始終遙遙落後。

這麼看的話,今天滴滴和優步中國的合併不過是雙方暫時地妥協,暫時地劃分下世界市場內各自的勢力範圍。優步中國退出中國市場,這樣滴滴就可以獨佔中國市場,靜下心來好好想想怎麼賺錢的事。同時,優步也暫時削弱了滴滴進軍海外市場的步伐。此外,或許雙方也不想看到日後在中國之外的市場,再次發生像中國市場這種花錢賺吆喝的賠本買賣,轉向尋求一定的合作機制。

但是你知道的,資本家間的合作有時候說翻就翻,一言不合就可能劍拔弩張。我們必須考慮到這是一個資本全面過剩的時代。一個資本過剩的經濟是需要泡沫的,只有泡沫才能為這些資本暫時地找到出路。像滴滴這樣的公司正是網路泡沫的產物,是網路泡沫的標的物。

支撐泡沫靠的是想像力,那麼有什麼比戰勝優步獨霸世界叫車市場更富想像空間呢?

最重要的是資本內在的擴張動力,滴滴獨佔中國市場之後勢必要加快進軍海外的步伐,勢必與優步產生利益衝突。在合併底下,滴滴與優步的大戰或許才剛剛開始。只要資本主義的私有制存在一天,競爭就不可能被消除,妥協都是暫時的,而競爭才是資本主義的主旋律。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