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人時報看什麼?房屋稅其實不高 是不公平;新加坡少年余澎杉又吃官司 找不到律師辯護;「逃跑」已成移工忍無可忍的唯一退路

懶人時報看什麼?房屋稅其實不高 是不公平;新加坡少年余澎杉又吃官司 找不到律師辯護;「逃跑」已成移工忍無可忍的唯一退路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懶人時報本日選文:房屋稅其實不高 是不公平;新加坡少年余澎杉又吃官司 找不到律師辯護;「逃跑」已成移工忍無可忍的唯一退路;以及縮減農地換工廠 保存農地表面作帳?台中區域計畫挨批。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逃跑」已成移工忍無可忍的唯一退路(胡慕情)

(逃跑移工的真實處境。轉自陳嘉宏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台灣「使用」移工已經超過20年,而上述社會問題的產生,都與移工政策息息相關。來台讀書與工作的美籍獨立製片人沃爾夫(Alex Wolfgram)以及韋齊修(Nick Vaky),發現台灣移工的「逃跑」率相當高,看護工所佔的比例尤其驚人。他們花了兩年多的時間,於2014完成一部紀錄片《快跑36小時》,三度前往菲律賓,採訪在台菲藉、越南、印尼外籍看護工的處境。而若相互比對,可以發現,20年來,台灣針對改善移工處境的政策卻始終緩如牛步。

紀錄片中,揭示了多數移工來台,總是做著與來台目的並不相符的工作,尤其是看護工,不僅會被當成24小時的全職女傭,若雇主家有自營生意,往往還得兼當幫手,致使他們每天只有不到五小時的睡眠時間。除此之外,因其勞動場域的特殊性,這些移工還可能面臨虐待或性侵等問題。

(中略)在《快跑36小時》片中,可以清楚看見,來台移工在三年的有效合約內,必須支付超過四分之一收入的仲介費用──一是母國八至15萬元一次性的仲介費;二是台灣每個月會收取1,800元(第一年)、1,700元(第二年)與1,500元(第三年)的「服務費」。但收取服務費的仲介並為維持移工權利,甚至傳達錯誤的勞動「管理」概念給雇主,許多移工在台面臨人身箝制與超時勞動問題;當這些移工辛苦熬過三年,好不容易可能可以清償債務,卻又因《就業服務法》第52條「移工三年契約結束後,必須出國一日才能再入境」規定,而面臨重新被仲介控制的循環。(懶人時報

縮減農地換工廠 保存農地表面作帳?台中區域計畫挨批

(台中房子已經蓋成這樣了,空屋一堆,還要繼續種房子蓋工廠?轉自Jiashan Tsai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乾淨農地生好米,留給子孫好空氣!」會前台中市10幾個公民團體與市民、農友齊聚台中州廳前舉辦記者會,嚴正質疑目前的區域計畫草案內容,不見農業發展政策,反而要大幅轉用農地,作為產業發展和擴大都市計畫之用,無視糧食安全與環境污染。台中的農地上違章工廠氾濫,也是今日討論焦點。

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王晴指出,「農地有調節氣候和提供糧食功能,在城市中不可或缺。縮減農地換工廠,與林市長『地產地銷』的口號根本背道而馳。」而且台中市環境負荷已超載,空氣污染嚴重,若再減少具有調節功能的農地、增加工業污染,將對市民健康造成巨大衝擊。

台中農民林世豐也表示,他覺得這幾年政府都在玩兩手策略,一方面要青年回農,另一方面又把農地拿去變更蓋工廠或蓋房子,農業如何發展?每到秋冬,空污的粉塵就會飄到他位於摩天嶺的果園,造成作物病害。(懶人時報

房屋稅其實不高 是不公平

(轉自戴秀雄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永晟聯合會計師事務所所長張福源曾舉例,一位客戶參與都市更新分到130坪的新豪宅,沒想到今年房屋稅就要135萬元。這還是適用都更優惠,房屋稅減半的結果,等兩年優惠期結束,一年房屋稅就要270萬元。270萬是台北家庭平均收入的1.7倍,高得令人咋舌。

「但他並沒有告訴你,這棟新豪宅價值三億,」台北商業大學財稅系教授黃耀輝說。

根據他的了解,這個案例應該集所有被課重稅的因子於一身。屋主擁有超過六棟房屋,因此適用最重稅率3.6%;且是新屋,所以適用調高1.6倍的新標準單價,加上是位在最精華地段的大面積豪宅,因此房屋稅才會這麼高。

但即使是這麼高,黃耀輝以市價三億元計算,房屋稅實質有效稅率僅0.45%。(懶人時報

曾因批評李光耀入獄 新加坡少年余澎杉又吃官司 找不到律師辯護

(轉自朱建陵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曾因拍攝批評「開國總理」李光耀影片入獄的新加坡17歲少年余澎杉(Amos Yee),因為涉嫌傷害宗教情感、違抗公職人員命令兩罪,17日再度出庭受審。余澎杉當庭表示「找不到律師為他辯護」,並且要求進行「刑事案件解決會議」(Criminal Case Resolution),考慮認罪。

余澎杉去年12月起曾多次在臉書上宣稱「自己正在逃避警察追捕」,今年1月中旬之後失去蹤影。余母卓瑪利(Mary Toh)一度宣稱兒子失蹤,呼籲各界援助。余澎杉今年4月再次更新臉書,證實他已經回家。但余澎杉5月再次遭到警方逮捕,並且面臨八項罪名的指控。

(中略)根據星媒報導,「傷害宗教感情」最重可處為三年有期徒刑,「未遵指示到警署報到」最重會被關上一個月。余澎杉日前在臉書上預估,自己可能會被判刑兩年,但他也強調「自己會繼續為新加坡的言論自由與權利抗爭」。(懶人時報

素人參政的困境:在沒選上之前,你根本「什麼都不是」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網摘』文章 更多『網摘』文章 更多『懶人時報』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