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零工經濟」營運模式,是共好的創新,還是勞權的傷害?

Uber「零工經濟」營運模式,是共好的創新,還是勞權的傷害?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Uber司機的集體訴訟案今年4月已經就和解內容達成公視,不料卻遭到加州地方法院法官以內容對司機不公平駁回,兩造又得重頭再來,且為一心追求Uber把自己視為體制內員工的司機們帶來變數。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纏訟2年又8個月的加州司機控告Uber的集體訴訟案,出現了出人意料的發展。北加州美國聯邦地區法院法官鄭一芳(Edward Chen)駁回原告(司機)與被告(Uber)兩造於今年4月達成的1億美元和解,認為該項和解協議對司機並不公平,認為協議中提出的賠償金額要比真正進入訴訟勝訴後可能拿到的金額還要少非常多。

協議當中包括了要求把司機歸類為「獨立外包商(independent contractor)」,但有遭到部分司機反對。1億美元的和解金額當中,1,600萬美元要等到首次公開上市後一年內,公司市值漲1.5倍才付,但法官鄭一芳認為這部分Uber不能證明一定會發生,因此不能被當成和解金,換言之,實質和解金只有8,400萬美元。

此外,鄭一芳之所以駁回該項協議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在於,根據加州的「替代公訴法規」(Private Attorney General Act)所配置的100萬美元和解金額,要遠比此訴訟案真正上法庭勝訴可能拿到的10億美元金額少了非常多。

《彭博社》報導,通常這樣的判決有助於被告提出更多賠償金額與退讓,但是在這個案子中卻有可能讓Uber獲益,因為這個案子後續影響著「Uber司機是否該被視為其公司員工」的認定。若是進一步協商未成,而這個案子最後終於走上法庭而敗訴了,那麼,Uber司機們就會被視為是公司體制外的「獨立外包商」,類似「派遣工作者」,而非Uber聘用的「員工」。由於加州勞工法律堪稱最嚴格,因此這個在加州進行的勞工集體訴訟案,也被視為是對Uber「零工經濟(gig economy)」【註一】營運模式的最大挑戰之ㄧ。

優步司機主張自己是Uber員工,應該有權向Uber報銷油錢以及汽車保養與電話費等支出,但就目前Uber營運模式來看,這些費用全部由司機自己負擔。

《reocde》報導分析,原來雙方協議所涵蓋的司機保障名額高達38.5萬人,但在鄭一芳駁回協議後,若雙方未能達成新協議,後續保障到的司機名額可能只剩下約8,000人。因為這牽涉到Uber原先與司機之間所簽署的合約,其中有一條規定,若司機要參與集體訴訟案,就必須退出Uber司機行列,但事實上許多司機簽約時並不清楚這條款的存在。加州法院先前做出不少判決判定此條款無效,但Uber目前仍在努力上訴中。即使上訴失敗,Uber還是試圖從其他途徑減少可獲益司機的適用人數,主張這次訴訟案不應該被視為「集體訴訟」,因未並沒有「典型」Uber司機存在,也因此即使訴訟案敗訴,能夠獲得賠償的也只有在案中具名的原告,而非加州與麻州的所有Uber司機。

認為Uber真的是有意從事駕駛行業者的機會創造者嗎?日前Uber宣佈要在美國賓州匹茲堡開始自動駕駛車隊的業務,《衛報》訪問了數名當地司機,即使目前賓州法律規定任何路上行駛車輛都需要有人類駕駛,但受訪的駕駛們都對未來感到憂心,其中41歲的羅伯・賈吉(Rob Judge)感到自己「像是出租物件似的,在科技到來前我們就只像是佔位子用的東西。」目前Uber在匹茲堡約有4,000名駕駛。

【註一】:《金融時報》2015年度關鍵字之一就是「零工經濟(gig economy)」,該報對這個名詞的解釋是「接案經濟(freelance economy)」,工作者透過各式各樣不提供傳統工作保障如健保的兼職工作維生,這個趨勢是因著2009年金融海嘯後興起,而後隨著各種獨角獸公司如Uber、Airbnb的崛起,也促使了愈來愈多人投入這種工作型態中。與以往不同之處在於,科技讓以往不會投入兼職工作的人力像是退休族、上班族也加入了。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楊之瑜』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