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0年羅馬奧運場上飄揚著「臺灣」,為何這40年卻要換成「中華臺北」?

1960年羅馬奧運場上飄揚著「臺灣」,為何這40年卻要換成「中華臺北」?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 吳念芯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你知道嗎?「中華臺北」以前不只叫過中華民國,臺灣、福爾摩沙也都曾是它的名字...

文字:李作珩|設計:吳念芯

2016年的里約奧運即將結束了,隨著民團近期在倡議以「臺灣」入聯呼聲高漲之外,你可能不知道,現在在國際場合包括奧運常見的「中華臺北」,其實以前是叫「臺灣」的,這些年來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呢?

用「臺灣人」的立場,我們可以粗分為三個時期:

日據時期:也是中華民國唯一代表中國(1932~1948)

olympics12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 吳念芯

此時的臺灣為日本所統治,在東京念大學的臺灣人張星賢,代表日本參加奧運,成了第一個參加奧運的臺灣人。

而1932年中華民國政府首次派員參加奧運會,選派田徑選手劉長春為「中國」國家隊代表,由於正值抗日時期,更特別刊登劉長春照片,稱他為「中國四億人的唯一代表」,藉此宣示主權。

一國兩會時期:一個中國,分為「北京」與「臺灣」奧會(1952~1976)

olympics11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 吳念芯

國共內戰後,國民政府遷臺,國共對立白熱化。政治上的競逐,更連帶影響國際體育競賽。

1952年,在芬蘭赫爾辛基舉行的奧運會,是國際奧會首次討論「中國問題」,會中決議兩岸運動隊伍可以同時參加此屆奧運。中華民國秉持「漢賊不兩立」,憤而退賽,而這是中共首次參加奧運。

1956年的墨爾本奧運,是「中華民國在臺灣」首次派隊征戰,國際奧會要求臺灣以「福爾摩沙中國隊」,與毛澤東的「北京中國隊」互別苗頭。最後因中共堅持「臺北不出,北京不入」,退賽杯葛。

1960年羅馬奧運,國際奧會針對「中國問題」,做出對中華民國不利的要求。根據決議,國際奧會認為位在臺灣的中國奧會,因管轄未及於中華人民共和國,要求在臺灣臺北的「中國奧林匹克委員會」,不能以「中國奧會」名稱繼續接受承認。

但是換個名稱依舊可以申請,最後國際奧會同意以「中華奧林匹克委員會」為名稱,但必須以「臺灣」或是「福爾摩沙」的名義參賽。為表抗議,開幕式上,中華代表團手持「Under Protest」白布條,緩緩通過司令台,這是目前奧運史上唯一一次開幕抗議紀錄。

1964年的東京奧運、及1968年的墨西哥奧運, 中華民國雖使用「中華奧林匹克委員會」的名稱,但實際上,在參賽出場及大會的公報或文件上,仍稱中華民國為「臺灣」。

1972年,經長期抗議之後,名稱又出現了改變。在年會上,國際奧委會再度就「中國問題」提出討論,結果表決多數贊成以「中華民國」參賽。

中華臺北時期(1976~現在)

好景不常,1976年蒙特婁奧運,地主國加拿大剛和中國建交,受到中共當局施壓,加拿大總統杜魯道聲稱加拿大同意「一個中國」,不可再有第二個中國,故除非改稱「臺灣」,否則不得入境。

代表團一行人當時已抵達加拿大,卻不得入境,轉至波士頓待命。無奈斡旋無效,在比賽開始前一天退出此次奧運,搭機返臺。

1979國際奧委會達成名古屋決議,推翻1960年的協定,確認中國北京在奧會的地位,內容為:

一、承認北京之奧會名稱為中國奧林匹克委員會(Chinese Olympic Committee),使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旗與國歌。

二、中華民國奧會將在「中華臺北奧會(Chinese Taipei Olympic Committee)」的名稱下繼續參加奧運會,但須提出不同於以往使用的國旗、國歌,並由執委會批准。

在不願更改國旗及國歌下,中華民國於1980年暫停了所有奧運活動。

為求改變現狀,中華代表團向國際奧會總部瑞士的洛桑地方法院申請假處分,請求停止名古屋決議之效力。國際奧會方面,甚至特別修改憲章,過去各國使用「國家名稱」「國旗」「國歌」參加奧運會,往後改為使用「代表團」名稱及代表團旗幟、歌參加奧運會。

換句話說,改變的是參加奧會的會名,而不是國家名稱,最後中華代表團迫於無奈下,接受協議,簽下《洛桑協議》,確認以下項目:

一、臺灣奧會名稱變更為「中華臺北奧林匹克委員會」。

二、中華臺北奧林匹克委員會所提送之旗幟及標誌(梅花內含五環標誌)。

三、國際奧會確保中華臺北奧林匹克委員會今後參加奧運會及其他國際奧會所舉辦之活動,享有與所有國家奧會完全相同之權利與地位。

四、國際奧會協助中華臺北奧林匹克委員會申請加入或恢復所有國際奧會相關之國際運動總會之會籍。

「中華臺北」的名稱,自此沿用了40年。

所以如果光以奧運代表團名來看,我們可以整理出這幾個重大歷程:

olympics2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 吳念芯

不只奧運,臺灣在許多國際組織也只能用「中華臺北」

這一套「奧運模式」先例開啟後,臺灣參與國際組織幾乎多以「中華臺北」(Chinese Taipei)為名稱。最著名例子是1991年加入的亞太經合會(APEC),參與過程不斷遭受中國阻饒,參與後也因中國反對,我國元首至今不得參與一年一次的領袖會議。

另外以中華臺北為名的還有亞太農業研究機構聯盟、國際園藝學會、國際榖類既技術學會、亞太種苗協會、亞非農村發展組織、北太平洋鮪類國際科學委員會、美洲熱帶鮪類委員會、中西太平洋漁業委員會、亞洲醫療器材法規調和會、亞太防制洗錢組織、亞太區追討犯罪所得機構網絡、國際保險監理官協會、東南亞國家中央將銀行總裁聯合會、世界動物衛生組織...等等。

其中也有不少組織,臺灣為創始會員國,以中華民國(R.O.C)名義加入,但後來中國加入後,被迫更改名稱。例如亞洲開發銀行,臺灣1966年時即加入,1986年中國加入後,組織片面更改臺灣名稱為「Taipei, China」

而20年來,「臺灣意識」的逐年高漲

根據政大選舉研究中心調查,臺灣民眾對於自己是臺灣人還是中國人的分析圖顯示,1992年認同自己「既是中國人亦是臺灣人」比例最高,有46.4%。

有趣的是,到了2008年,歷經政黨輪替、民進黨執政八年,陳水扁卸任當年,認同自己是「臺灣人」的比例,首次超越「既是中國人也是臺灣人」的認同意識。在最新的2015調查中,也有接近6成民眾認為自己是臺灣人。

TaiwanChinese

CNN報導,對只能使用中華臺北名稱參加奧運而不能使用中華民國國號、國旗及國歌參賽,使臺灣人民日益不滿,相較過去,臺灣人對於國家的身分認同和自主地位,比以往堅持許多。

從奧運到國際組織,「中華臺北」的名稱彷彿是一種不成文的規定,被使用多年,也許有的人早已習慣,沒有太多的感覺。但不可否認的,隨著「臺灣意識」越是高漲,卡在「國際現實」與「民族情感」間的矛盾,勢必更加劇,而屆時,臺灣的定位又該何去何從?

責任編輯:李作珩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