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多芬第五代傳人陳瑞斌:即使在網路世代,真的音樂演奏仍是無法拷貝的

貝多芬第五代傳人陳瑞斌:即使在網路世代,真的音樂演奏仍是無法拷貝的
Photo Credit: WE PEOPLE 東西名人雜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陳瑞斌認為做一個好的鋼琴家生活歷練很重要,即便相同曲目,演奏家截然不同的際遇便會造就迥異的風格表現。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Text: Christine Chen

做為一個高明的演奏家必須是超越技巧藩籬的詮釋者,被譽為貝多芬第五代弟子的陳瑞斌,是已故俄羅斯鋼琴大師拉扎爾貝爾曼Lazar Berman唯一亞裔弟子,6歲彈貝多芬即拿下鋼琴比賽頭魁,16歲獲義大利拉赫曼尼諾夫Rachmaninoff國際鋼琴大賽首獎,以第一名成績畢業於維也納市立音樂院;此後他屢屢在重量級國際鋼琴大賽中嶄露頭角,歐洲蘇黎世日報甚至極力讚譽他是「每隔二十年,音樂界才會出現一位這樣的天才!」

世界著名作曲家馬勒曾說,「在奧地利我是個波西米人,在德國人眼中我是個奧地利人,在這世界上我又不可避免的被看做是猶太人,不論那個地方都勉強收容了我,卻沒有一個地方真正歡迎我,我是一個三重無國籍的人。」

對照陳瑞斌頗有異曲同工的相似經歷,出生台南永康,13歲遠赴奧地利求學,一待就是10年,在維也納晃蕩了大半青春,6月剛從美國演奏完旋即又返台表演,在世界三大洲不斷飛行的過渡與停泊間,之於他哪裡都不算家,但其實哪裡都是家,而奧地利這段以陌生語言與文化境況組構而成的少年時光,也間接造就陳瑞斌無可取代的人生風景。

陳瑞斌
Photo Credit: WE PEOPLE 東西名人雜誌

出生音樂世家,小時候就有一台象牙鍵老琴在等他,這是條擺在眼前命中註定要走的路, 他也沒有辜負眾望以雙手贏得世界的喝采,「說實話,奧地利對我影響很深,所有關於藝術與文化的一切事物在那環境之下都渾然天成,每次我只要短暫離開一個月,再回來時又覺得這裡充滿新鮮感。」

特別是當時在維也納唸書時,為了精進自我,除英國之外陳瑞斌透過學校間的交換名額,踏遍西歐各國,當時為了省旅館費,每每練彈完兩個小時的鋼琴後,他又得搭夜車回去,來回就要15個小時,但那段經歷也令他眼界大開。尤其當時在奧地利聽到馬勒的《第五號交響曲慢樂章》時,陳瑞斌深受感動,再加上他又遇見已故俄羅斯鋼琴大師拉扎爾貝爾曼。

他有20幾年被蘇聯共產黨限制不能去海外表演,50歲才成名,但即使被禁,多年來仍保有很高的演奏水準及堅持,令我相當敬佩。他曾說「音樂是我的熱情,我的生命,是我的命運。」這句話同樣也是我的座右銘。

歷練是人生最美的風景

陳瑞斌認為做一個好的鋼琴家生活歷練很重要,「這些東西,在我當學生時老師不會教,我以前也不知道,但後來好幾次碰到一些突發狀況,當我又重新回到琴鍵上時,過去難以突破的竟然輕而易舉跨越時,我才明白,人生經歷與音樂生命的關聯竟如此巨大。」因此,即便相同曲目,演奏家截然不同的際遇便會造就迥異的風格表現。

他認為鋼琴家是個孤獨的行業,但他會刻意讓自己孤獨,「在台上要接受觀眾跟樂評家的評論,不孤獨做不了事。」因此他要登台前會減少與人群的大量接觸,一年之中也會有幾段時間浸淫在音樂的研究,讓自己能有所進步才能持續帶給聽眾新鮮感。

特別是古典樂其實一點也不高深莫測,說到底很多經典曲目其實無所不在,且每首作品或作曲家皆有許多故事可以挖掘,陳瑞斌在奧地利及法國時也曾特別尋訪作曲家的墳墓,或研究作曲家的星座、脾氣,藉此更深入洞悉作品的演奏精髓。

鋼琴家陳瑞斌。
Photo Credit: WE PEOPLE 東西名人雜誌。

這些年他經常在世界各地演奏,也參與過不少慈善義演,但始終難忘20幾年前去羅馬尼亞時,當時共產黨剛倒經濟條件不好,但演奏會當日2,000人的位置竟座無虛席,陳瑞斌一問之下才發現一張票的售價竟是團員半個月的薪水,而他們寧願少吃幾頓飯也要聽演奏會,聽眾的音樂水準之高,令他相當訝異。

因此他更相信藝術文化是最好的國民外交,也期待政府能提供更好的機會,以強大的後盾讓台灣的藝術家、音樂家能躋身國際舞台上,並持續發光發熱。

相關評論|英國研究:古典音樂有助於降低血壓 而饒舌電音讓你高血壓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WE PEOPLE 東西名人雜誌』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