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哀歌:外國記者犧牲大 香港編輯、記者專業衰亡現「逃亡潮」

傳媒哀歌:外國記者犧牲大 香港編輯、記者專業衰亡現「逃亡潮」
Photo Credit: Igor Tkachenko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就國外與香港記者面對的環境、問題、威脅,作者展示數據,慨歎香港傳媒雖未至於常受生命威脅,但專業受衝擊,獨立自主的精神衰亡,終現逃亡潮。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最多攝記死亡的地區是?

匈牙利裔攝影記者羅拔卡帕(Robert Capa)有一名句:「如果你的照片拍得不夠好,只是由於你還不夠貼近。」這句攝影界的「至理明言」,聽起來簡單,可是很多人不知道,此番話背後的風景:羅拔卡帕本身是戰地記者。靠近、靠近,再靠近,前方可是槍林彈雨的血腥之地。

要照片震憾,貼近是一大要素。然而,等價交換,太貼近的後果卻是死亡。羅拔卡帕本身就因為靠得太近,在1954年誤踏地雷遭炸死。

據無國界記者組織統計,2015年共有110名記者喪命,當中67人於採訪時遇害。至於最「攞你命三千」的地區,中東敘利亞、伊拉克及去年爆發連環恐襲的巴黎,均榜上有名。

如果有殉職排行榜,戰地記者肯定名列前茅。記者的本質原應是旁觀者而非參與者,然而在戰爭邏輯裡,所謂中立身份,根本罩不住,子彈無眼,屠夫無情,走戰地beat終須有犧牲的心理準備,正如跑大陸政治遲早因泄露國家機密而坐牢,由採訪變主角,成為一宗新聞。

是甚麼驅使一個大好青年投身屍橫遍野的煉獄呢?年輕的生命,憑鏡頭和一枝筆,為無辜的死難者呼冤,為無語問蒼天的死魂靈救贖,卻使自己掉了性命。

香港傳媒專業衰亡,當初有志者,現在皆逃亡

在遙遠東方的小商港,近年爆發一股逃亡潮。記協幾年前一項調查發現,五成受訪新聞工作者曾查詢或應徵傳媒以外行業。有新紮記者抱怨,入職點較最低工資還要低。

香港的記者,儘管不必受「生命」威脅,卻飽受「生計」憂慮,若然不幸在某電視台任職,更面臨內憂外患:外者,採訪時遭受市民舉牌揶揄;內者,辛辛苦苦採訪的猛料,回到公司屢遭向權貴點頭哈腰卑躬屈膝的上司淨化消音。《一代宗師》說得好:「人活一世,有的成了面子,有的成了裡子」,港產小記外無面子,袋無銀子,裡外不是人,一生見不到前景,慘過三年又三年的無間道臥底。

為理想而犧牲,偉大得有點天真,與港人性格頗為不合。身處頭條新聞充斥「女明星嫁入豪門」的社會,誰還立志當記者,太想不開了,尤其這年頭,虧蝕的傳媒隨時欠薪、賺錢的傳媒拒絕加薪(當然碩果僅存),未赴戰地,先已「窮死」,每一名記者都有殉職的悲壯條件。

責任編輯:王陽翎
核稿編輯:歐嘉俊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王若愚』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