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麥前的最後一場演唱會上,為何江蕙挑了前24場都沒唱的〈藝界人生〉為開場曲?

封麥前的最後一場演唱會上,為何江蕙挑了前24場都沒唱的〈藝界人生〉為開場曲?
Photo Credit: 江蕙 Jody Chian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歌壇闖盪44年後,江蕙決定急流勇退,封麥的最後一場高雄巨蛋演唱會上,她也選擇了之前24場都不敢唱的〈藝界人生〉當做開場曲,熟悉的前奏響起,江蕙壓抑著情緒,哽咽唱出這首歌。

作曲:濱圭介 作詞:姚謙 演唱人:江蕙 編曲:劉清池/張振傑 製作:何慶清 收錄專輯:酒後的心聲 出版時間:1992 出版公司:點將 受訪者:姚謙 採訪撰文:梁岱琦

「樂隊前奏已經響起,舞台燈光閃閃焟焟,掌聲表示你對阮的熱情。有人欣賞阮的歌藝,有人好奇阮的感情,落台後,只是平凡的女性」,〈藝界人生〉這首歌,彷彿江蕙多年歌壇生涯的寫照,當初姚謙寫下這首歌詞時,並不確定是否能由江蕙演唱,他只是照著自己的想像創作,幸好,這首歌詞打動了江蕙,讓她選擇落腳點將唱片,才有了〈藝界人生〉和後來打破流行歌壇銷售記錄的《酒後的心聲》專輯。

姚謙還記得,那時候江蕙正在尋覓東家,雖然妹妹江淑娜在點將唱片有好成績,但她對是否加盟同一間唱片公司,仍是很猶豫。早年姚謙有「練筆」的習慣,常會拿西洋歌曲練習填上中文歌詞,即使這樣的作品無法發表或交由歌手演唱也沒關係,「那幾年常到日本,突然聽懂了演歌」,姚謙偶然間在日本電視上聽到演歌〈役者〉,當時點將老闆桂鳴玉苦於無法說服江蕙,姚謙心生一計,他以江蕙為主角,試著將〈役者〉這首日文曲子填上台語歌詞。

從沒寫過台語歌詞的姚謙,〈藝界人生〉是他的第一首台語創作,他與江淑娜有著可「稱兄道弟」的好交情,大著膽子將這首歌詞經由江淑娜交給了江蕙,姚謙表示,「聽淑娜說,二姐很喜歡」,後來江蕙就順理成章,簽進了點將唱片。姚謙還透露,不只〈藝界人生〉,包括江蕙與施文彬合唱的〈傷心酒店〉、江美琪的〈雙手的溫柔〉,都是他同時期在日本旅行時,將因緣際會喜歡上的演歌,改成台語或國語歌曲的例子。

〈藝界人生〉說的是舞台上風光的藝人,面對外界好奇她的感情世界,心裡雖能夠理解,卸下舞台光環後,卻還是希望感情的事就留在心裡,即使強顏歡笑,也要將最好的一面呈現給歌迷。姚謙揣摩江蕙的心境,成功打動了她,在加入點將唱片前,江蕙一直希望能脫離過去台語歌曲總給人煙酒江湖的氣味,合作的第一張專輯裡,姚謙也找來包括鄭華娟、熊美玲、李驥等「國語掛」的創作者幫江蕙寫歌。「我希望台語歌曲可以成為台灣本土文化的延伸」姚謙說,「更希望用台語歌對台灣文化致敬」。

姚謙身為外省第二代,從小在台南長大,他很自豪,「我的台語講得很好」,刻意找來鄭華娟、李驥等同為外省第二代參與,為台語歌曲創作添入新血。他也很感謝點將唱片老闆桂鳴玉,放手讓他在江蕙的專輯裡「實驗」,「我一直希望自己可以像當年的桂姐一樣,提供新一代無憂無慮的創作環境」。

《酒後的心聲》專輯推出後,獲得空前的成功,與同一時期的張學友《吻別》專輯都有破百萬張的銷售記錄,但姚謙透露,當年是《吻別》的銷售量高於《酒後的心聲》,不過,《酒後的心聲》長賣不墜,累積下來已經打破《吻別》的銷量,成為台灣流行音樂史上最暢銷的一張專輯了。

早在點將時期,姚謙就不時遊說江蕙辦演唱會,她總說,「我的心臟不好,不能唱」。後來,姚謙幫江蕙寫了另一首歌〈美麗的交換〉,間奏特別融入了〈藝界人生〉的片段,「這首歌就是鼓勵她,辦屬於自己的演唱會,也算是〈藝界人生〉的延續」。多年後,經由姚謙的介紹,江蕙認識了製作人陳子鴻,雙方開啟了直續至今的合作關係,陳子鴻也終於成功說服江蕙舉辦個人演唱會。

在「初登場」演唱會的第一場演出裡,江蕙特地為姚謙留了票,「我看完演唱會到後台時,二姐見到我說的第一句話就是『我唱了喔!』」。原來,姚謙曾對江蕙說,「若辦個人演唱會,一定要唱〈藝界人生〉」,雖然已時隔多年,江蕙始終記得這個承諾。

而在歌壇闖盪44年後,江蕙決定急流勇退,封麥的最後一場高雄巨蛋演唱會上,她也選擇了之前24場都不敢唱的〈藝界人生〉當做開場曲,熟悉的前奏響起,江蕙壓抑著情緒,哽咽唱出這首歌,以〈藝界人生〉向多年來支持她的歌迷朋友們,表達最深、最深的謝意。

本文獲MÜST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李牧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