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INGRESS》到《Pokémon GO》:虛與實的階級隔閡與城鄉落差

從《INGRESS》到《Pokémon GO》:虛與實的階級隔閡與城鄉落差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Pokémon GO》是一款城鄉差距十分嚴重的遊戲,遊戲中維繫玩家日常運作的主要虛擬設施:補給站(POKÉSTOP)及道館(GYM),其於都市的分布數量及密度都遠大於偏鄉地區,進而無形中造成玩家之間的城鄉與階級隔閡。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littleHurt(偽物御姊,資料科學工作者)

由任天堂、精靈寶可夢公司授權,Niantic, Inc.負責開發和營運的《Pokémon GO》 (以下簡稱PMGO),自正式上線首日便已在世界各地造成轟動,臺灣正式開放後,也成為家喻戶曉的娛樂活動與時事話題,報章雜誌與網路亦有不少以其為主題的時論文章,但這些文章討論範疇不外乎集中在PMGO的商業成功模式、 對人類社會的影響及省思、對遊戲沉迷的批判 、生命倫理與寓教意涵等等,但甚少有文章專門探討其遊戲機制的設計所衍生的玩家行為以及背後的意涵。

親自體驗過PMGO的玩家一定會發現,PMGO是一款城鄉差距十分嚴重的遊戲,遊戲中維繫玩家日常運作的主要虛擬設施:補給站(POKÉSTOP)及道館(GYM),其於都市的分布數量及密度都遠大於偏鄉地區,進而無形中造成玩家之間的城鄉與階級隔閡,這在多數手機遊戲中並不常見,而造成該結果之原因,則要溯及構成PMGO的數據來源—《INGRESS》 。

探索與社群互動的理想

INGRESS》是由 Niantic 開發,可以算是PMGO上市前, Niantic最廣為人知且最成功的手機遊戲,且2014至2016年皆有以臺灣為主場的國際官方競賽活動。其與PMGO一樣是屬於另類實境遊戲(Alternate reality game, ARG),是一種以真實世界做為平台,並在虛擬空間中互動的遊戲。

ingress-1
Photo Credit: 《INGRESS》

PMGO當中補給站及道館的位置即源自於《INGRESS》裡頭的 Portal(能量塔),其功能主要是作為《INGRESS》遊戲中的擷取遊戲物資的虛擬設施,而不同陣營(分成Enlightened與Resistance)的探員(Agent)則以攻佔、防守 Portal,並透過連結Portal建立控制場域(Control Field)作為遊戲中的主要活動。

除了遊戲甫推出時期,由Niantic官方預先設立的Portal之外,《INGRESS》當中絕大多數的Portal都是透過玩家向官方申請,並於審核過後才得以出現在遊戲當中,因此Portal位置的設立實質呈現了玩家與遊戲設計的高度互動性與關聯性。

而甚麼樣的地點(Location)較容易被官方認可成為新的Portal呢?關於這一點, Niantic也提出了成為「候選能量塔」(Candidate Portal)的標準,例如「帶有精彩故事的地點、深具歷史或教育意義的場所」、「特別的藝術作品或建築」、「鮮為人知的秘境或當地私房景點」、「公共的敬仰場所」等等。而這些標準不外乎具有兩大原則,即「促進玩家探索環境」並且「享受社群生活」,這也是《INGRESS》的遊戲初衷。

從這兩大原則來看,我們可以假設,在理想狀態下,即便地理上的人口分布上存在顯著的城鄉差距,Portal的設立仍應盡量縮短這樣的差距。因為都會地帶,原本就存在著大量人口與人流,人與人之間在這些地方原本就有較多的交流機會,因此將Portal設置在都會地區即可同時達到「促進玩家探索環境」並且「享受社群生活」這兩大設置原則;但許多具有歷史意義、特別的建築、私房景點、或公共景仰中心,則不見得在人口稠密區或者經常有人潮出沒之處。

若沒有玩家行經這些非鮮少人拜訪或經過的地點並提出Portal申請,這些地點可能很難被發掘,則「促進玩家探索環境」這項原則便無法被全然實踐。但究竟有哪些Candidate Portal會被審核通過,也是要由玩家向Niantic提出的申請為主,意即,若偏鄉、人口稀疏地區原本就沒有玩家提出Portal申請,那麼即便某些歷史人文遺址、特色建築、私房景點存在於人口稀疏、偏鄉的地帶,也不會有Portal存在。

現實與人性下的變形

然而理想終歸是理想,就以臺灣而言,實際體驗過《INGRESS》的玩家幾乎都知道,《INGRESS》當中的Portal分布,依舊存在著嚴重的城鄉差距,而造成這結果的原因便是城鄉之間的「人口組成差異」以及「人性」。

首先是人口組成差異,由於都市的資源集中性,其往往比鄉村具有更大量且多元的就業機會,因此容易吸引並集中青壯年人口;都市的產業也特性上,也比鄉村更容易有較多的高知識人口。而青壯年人口與高知識人口對科技產品的接受度、熟悉速度、使用的深度,也相較於中、老年人口要來得高。年輕人跟長輩可能都會用LINE ,但是用科技裝置來進行娛樂,年輕人口的在比例上仍多於中、老年人口。由這樣的觀點來看,手機遊戲在都市的消費人口勢必多於鄉村。

其次則是人性,一般情況下,要玩《INGRESS》就必須到處移動,藉由移動來達成「促進玩家探索環境」及「享受社群生活」這兩大遊戲初衷。但惰性是人類最難以避免的人性之一,如果在住家、公司、或平時就會經常駐足停留的地點就設置有Portal的話,那麼《INGRESS》何須還要出門尋找Portal擷取遊戲物資跟攻佔、防守Portal呢?

ingress-2
Photo Credit: 《INGRESS》

既然不出門就也可玩《INGRESS》,那何須還要再出門呢?可以用最少成本來達成玩遊戲的目的,何樂而不為?因此,《INGRESS》的探員們在投入遊戲後不久,通常都會開始找尋住家或者公司附近、看看是否有能夠成為潛在Portal的地點(不管這些地點是否真的符合Niantic所公告的Candidate Portal條件)。

尤其如果能躺在自家床上、客廳沙發上、辦公室位置上就能夠摸到(reach)到Portal的位置最好(《INGRESS》探員們稱之為「沙發點」或者「馬桶點」),並向Niantic提出Portal設立申請,甚至透過「偽造」的方式,將不屬於該地點的圖像資訊,以偽造的GIS資訊向官方提出Portal設立申請,而產生所謂的「Fake Portal」存在。

即便無法將自家或公司位置申請到Portal,那麼至少也會在住家、公司周邊、日常行經路線上尋找可能的Candidate Portal,使自己能夠「移動最少的距離,就能觸及到數量最多的Portal」。

由於這樣的人性使然,再加上城鄉之間的人口組成差異,原本遊戲人口就較多的都市,其玩家便會努力將都市內的 Portal越來越多,好讓自己能用更少成本的來玩遊戲;而原本遊戲人口就少,Portal數量也少的鄉村,又因為Portal 少,也較難找到遊戲同好,進而降低了開啟遊戲的頻率、玩遊戲的動力,甚至放棄遊戲,使遊戲人口及Portal在地理分布上呈現一種「馬太效應」(Matthew Effect) 式的無盡循環。或許這有違《INGRESS》的遊戲設計初衷,但卻是十分直觀且符合人性的結果。

城鄉落差背後的階級隔閡

討論到這裡,我們便能知道為何PMGO的補給站與道館分布,會有如此嚴重的城鄉差距。「促進玩家探索環境」以及「享受社群生活」或許是《INGRESS》及PMGO的遊戲初衷、也同時是商業行銷口號,我們無法否認,許多《INGRESS》及PMGO的玩家們,確實因為該兩款遊戲,進而拓展了其社交及活動範圍、包含跨年齡、性別、族群、職業、地域的社群交流上,但這裡必須特別說明,此處所指的「交流」,是包含在真實界中,因為玩遊戲而產生的面對面交流互動,以及在各大虛擬社群平台上加入了相關遊戲同好社群的隔空交流。

由於現今網路的便利性、行動裝置的及網路社群平台的普及,虛擬平台上的交流並非難事,即便是鄉村地區的玩家,也能夠在自家體驗遊戲、或者在線上討論區觀看《OVERWATCH》的遊戲心得,而不受城鄉的時空隔閡影響;但《INGRESS》及PMGO不同,即便相關同好者能在網路平台討論遊戲心得,但是要玩遊戲仍舊必須走出戶外才得以進行,再回顧上個段落所提及的,《INGRESS》及PMGO遊戲中虛擬設施的城鄉落差,便容易使《INGRESS》及 PMGO的玩家在遊戲時,產生一種自然而然的地域隔閡。

以PMGO為例,在都會區,因為訓練師、補給站、與道館都十分密集,訓練師很容易相約出來收服Pokémon、蒐集遊戲物資、一起挑戰道館,也能用更少的成本(時間、體力、金錢等),就能蒐集到更多遊戲資源、遇到更多 Pokémon;而同樣是PMGO的愛好者、位處偏鄉的訓練師,可能要花好幾倍的成本,才有可能在一趟的遊戲外出過程當中,獲得同等數量的遊戲物資、或遇見相當數量的Pokémon。

RTSJ5OS
photo credit: REUTERS/Toru Hanai/達志影像

除此之外,鄉村地方也較難尋找到同陣營的訓練師一同挑戰道館,連帶降低成功挑戰道館的機率。即便在虛擬平台上能夠克服諸多交流障礙,但於最實際的遊戲過程中,卻仍難以避免空間上所造成的階級隔閡,以往在經濟、政治、文化上的城鄉差距,如今也實實在在反映於手機遊戲上。

然而,我們在前文提及,既然當初審核《INGRESS》Portal設立的是遊戲官方,則Niantic應當有權力去消弭這樣的城鄉差距,但這也反映一個政治學及經濟學上的問題,即資源分配議題。前文所提之理想狀態,所著重的是「分配正義」(Distributive Justice),重點在於對弱勢族群應給予較多援助,但從結果來看,Niantic對於Portal設立核准方針,比較偏向以回應消費者需求」為導向。

這樣的選擇並不叫人意外,一如政府在發展公眾運輸系統時,通常會先針對於人口稠密、運輸需求較多的地區優先,其次才是改善偏鄉地區的交通。除此之外,是否建設公共運輸系統,乃屬於執政者的決策權限,在地方及中央行政首長民選的情況下,執政者(候選人)為了政績及鞏固選票、自然會優先針對人口多的施予較多的福利政策,以尋求連任或聲譽。

這樣的關係亦如同Niantic與《INGRESS》的玩家一樣,為回應都會區的玩家對Portal的數量有龐大的需求,在審核新的Portal設置申請時,自然會優先審核來自於人口稠密地區的申請,且定期審核的頻率也較鄉村來得頻繁。而都市玩家帶給Niantic的網路傳輸流量也遠大於鄉村,從有益公司營運以及回應多數消費者需求的觀點來看,讓更多來自都市的Portal申請通過審核,是十分合理的選擇,況且Niantic是公司而非政府或慈善機構,以獲益為首要考量的營運政策,在道德上亦無不妥。

突破城鄉差距的遊戲途徑

城鄉落差雖已成為《INGRESS》及PMGO遊戲中的既定事實,那麼生活在偏地區的鄉玩家難道都沒有任何方法來改善或者突破這項阻礙嗎?這一點我們可以分別從兩款遊戲的玩法來探討,首先是《INGRESS》,Portal除了平常可以供玩家免費提取遊戲物資,還同時具有戰略要塞的功能。

只要條件許可,玩家可以將屬於我方的任意兩座Portal之間可以建立連線(Link),任意三座Portal之間就可以連出一個控制場域(Control Field),一座Portal的Link數量越多,其抵禦敵方探員攻擊的能力也越強;而一般情況下,控制場域的範圍越大,該陣營的區域分數(Regional Score)越多,而敵方玩家則無法在我方的控制場域內連結Portal 或建立的方的控制場域。這也是《INGRESS》最令玩家著迷的遊戲機制之一。

為了建立範圍更廣、結構更複雜的控制場域,探員們往往需事先縝密規劃、掃除障礙、排定部屬路線、計算所需要的 Portal連線道具(遊戲中稱之為「Key」),而這通常並非單一或少數探員就可以完成的,往往需要結合不同地區、甚至不同國家的探員的努力,才能夠完成。尤其在能量變異(XM Anomaly),探員們為了分數以及遊戲戰略需求,甚至有專程搭飛機到國外提取位於外國的Portal的專屬戰略性物資,以在特定時間日期,建立跨海甚至跨國的超巨型控制場域。

而地處偏僻、甚少人拜訪的Portal,由於不容易被攻擊,往往便成了遊戲戰略的優良防守據點,尤其適合在重大活動時用以建構難以被瓦解的控制場域,但要蒐集這些偏僻地區的Portal的Key,在不作弊的情況下,就必須依靠當地探員幫忙蒐集、否則就只能靠外地的熱血探員不辭辛勞的從遠地拜訪,才能夠獲取。這種情況下,原本就生活於座落有優良戰略位置Portal鄉村的探員,就變得十分重要,

因為其移動到這些偏僻位置Portal的成本相較於都會地區的探員要來得少,都市及偏鄉地區的探員們可以互助合作,偏鄉地區的探員蒐集這些優良戰略位置Portal的Key,都市探員則蒐集高等級的遊戲物資,兩者再交換,沒錯,《INGRESS》的玩家之間是可以交換遊戲物資的。出於上述的遊戲玩法,即便是生活在偏鄉地區的探員,還是可以透過這些遊戲方式來突破的空間上的城鄉落差,進而消弭城市與鄉村之間的玩家階級隔閡。

但PMGO則不同,在PMGO當中,主要的遊戲樂趣來自於收服Pokémon(包含孵蛋)以及挑戰道館。遊戲中的補給站及道館之間無法像《INGRESS》一樣相互連結成一個更巨大的補給網或者戰鬥場域。雖然挑戰道館時,同陣營的訓練師可以多人同時挑戰館主的,但目前PMGO當中的玩家合作機制,也僅止於道館挑戰賽,PMGO也尚未建立 Pokémon或者遊戲物品的交換機制,

因此,除非官方特別安排讓某些稀有的Pokémon定期出現於某些偏鄉地區,否則位處都市的訓練師可能較難有意願前往偏鄉地區的道館挑戰,而原本就生活在偏鄉地區的訓練師,若要享有更多的遊戲樂趣,則勢必得往都會區跑,而基於玩遊戲的成本考量,都市與鄉村的玩家則較難以有實地上面對面交流、共同遊戲的機會,也較難透過遊戲方式來突破城鄉差距。

然而好消息是,據Niantic表示,現階段的PMGO,僅只有「最終完成品」(Final Product)的10%,意即將來,除了有更多Pokémon會開放之外,亦會新增更多遊戲要素(例如玩家可以直接交換物品或者Pokémon),再加上《Pokémon》系列在臺灣的廣大知名度與滲透度,都是有機會成為消弭PMGO遊戲城鄉差距的助力。

pokemon-1-2
Photo Credit: Pokémon GO
對虛擬城鄉落差的省思

然而,城鄉落差就一定不好嗎?相信都市及鄉村地區的玩家對此一定有不同的見解。為了能夠更方便、用更低成本玩遊戲,偏鄉地區的玩家勢必希望這之間的城鄉落差縮小;而對都會地帶的玩家言,其原本就是資源上既得利益者,將資源集中在多數人需要的地方有甚麼不對?誠如前文舉例的問題一樣,是要實踐分配正義?抑或將資源集中於重點需求上?無論如何,就《INGRESS》及PMGO的例子而言,最關鍵的決定權還是Niantic身上,

從企業社會責任的觀點來思考,一步步小幅度改善遊戲設計以消弭城鄉落差(無論遊戲內外),對企業以及遊戲的永續發展或許都有幫助,而Niantic近日宣布與日本岩手縣、宮城縣、福島縣、熊本縣等地區(該四處為2011年東日本大震災以及2016年熊本大地震的受災地)合作,希望能夠透過PMGO,讓更多觀光客識這些地方復興後的樣貌 ,這便是企業對社會有正面作為的一例。

在筆者來看,雖然我贊同Niantic能夠主動透過改善遊戲設計來消弭遊戲中的城鄉落差,但筆者認為,比起消弭遊戲中的階級隔閡與城鄉落差,消弭真實生活中因城鄉差距所帶來資源不平等與階級隔閡,會是更值得人們關注的。況且,真正對遊戲有愛的玩家,即便花上一整天從臺灣南跑到臺灣北,甚至專程搭飛機出國玩遊戲,也都甘之如飴。

備註:筆者於2014年10月開投入《INGRESS》至今,探員資歷以累計1年10個月。(《INGRESS》正式發布日期為2013年12月15號;iOS版發布日期為2014年7月14號);投入《Pokémon Go》之日期則為臺灣正式開放當日開始,除此之外,筆者亦從《Pokémon》系列第一世代便持續關注到當前的第七世代忠實《Pokémon》愛好者。

本文經U-ACG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科技』文章 更多『U-AC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