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決毒品問題這國殺無赦,另一國反推除罪化?翻開法律一覽各國掃毒手段

解決毒品問題這國殺無赦,另一國反推除罪化?翻開法律一覽各國掃毒手段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目前仍有30多名台灣人因涉毒而被關在印尼監獄中,各國針對毒品的防制政策及執法手段輕重不一,外交部呼籲,切勿抱持僥倖心態在海外從事不法行為,以免觸犯當地法律,得不償失。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毒品吸食及販賣對人類健康和社會發展造成諸多危害,許多人都曾掉入了毒品的無限深淵,每當有螢光幕前的熟悉臉孔染毒,新聞總是滿天飛;也有很多人因染毒觸犯當地法律,監禁在海外監獄裡,返鄉之路日漸遙遠。近年來,世界各國為了禁絕毒品,都紛紛投注龐大人力,翻開各國法律,究竟毒品刑責都怎麼判決?

新加坡

新加坡堪稱嚴刑峻法聞名,2002年時一位澳洲籍越南裔青年「阮祥雲」因在新加坡涉嫌運毒而倍判處絞刑,並於2005行刑,引發社會熱議。

阮祥雲與一名雙生兄弟生於泰國一個難民營,2001年由美國前往澳洲。在完成中小學教育後,原擬入讀迪肯大學,後因經濟問題而輟學,從事銷售。其弟因犯事面臨指控,他便打算「運毒還債」。

2002年12月,警方在新加坡樟宜機場,於阮祥雲身上搜到396克毒品海洛因。根據當年新加坡法律,未經許可而進、出口多於15克的毒品,或製造任何數量之毒品者,一經定罪會一律被判處死刑,若旅客攜帶毒品入境也足以被判死刑。而他所帶的份量足以令26人被判死。但由於他是澳洲公民,澳洲總理約翰・霍華德多次向新加坡政府求情,國際特赦組織等也呼籲新加坡相關當局儘快釋放阮祥雲。新加坡政府最終拒絕澳洲政府要求,堅決如期執行死刑。

這是澳洲12年以來第一次有國民在外國被判處死刑,澳洲政府痛斥新加坡當局做法「野蠻」,並告誡國民要遠離毒品。

drug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2012年,新加坡國會通過濫用毒品法修正案,讓運送毒品的人不再只有死刑一條路。如果運毒者不涉及其他犯罪行為,且願意和政府合作或是精神有問題,法院可斟酌判處無期徒刑。

新加坡副總理兼內政部長張志賢表示,長久以來,「死刑」是司法系統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新加坡人心中深知死刑的威力,也因為有死刑,犯罪和毒品在新加坡得以受到控制。但社會在改變,雖然有人希望運毒要判死刑,但也有人希望給予法院更多的斟酌空間。

菲律賓

菲律賓現任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嫉毒如仇,在上任時宣布要「不擇手段」徹底掃除毒梟,並指示警方進行大規模掃毒行動,日後幾乎每天都有毒販在警察掃毒行動中斃命。不少私刑組織因此產生,甚至出現了專門暗殺毒販的「僱傭殺手組織」,成功執行任務將會平分到一筆相當豐厚的收入,讓許多收入不穩定的國民加入血腥掃毒的行列。

杜特蒂上任近兩個月來,因掃毒行動或民間私刑死亡的人數已近2,000人,其中約756人因拒捕而被警方打死,將近70萬人自首,引發國際人權組織關注。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公開譴責杜特蒂支持法外殺人,指責對犯罪者動用私刑是「非法而且違反基本人權和自由」。但杜特蒂並不畏懼,指責聯合國干預別國內政,並指「只有一千人被殺」。更在電視台轉播中公布了菲律賓當局涉嫌毒品犯罪的政客名單,人數多達150多人,其中包含法官、現任和卸任的市長、國會議員與軍警人員等。他呼籲:「請在24小時自行內與菲律賓警方通報,否則軍隊與警方將會全力追捕。」

Photo Credit:翻攝 每日郵報
印尼

印尼一直都是東南亞最大的毒品市場,光國內吸毒者就高達450萬人,平均每天有33人死於藥物過量。在印尼監獄中,毒品罪犯占總服刑人數約60%,更誇張的是,犯人們還在監獄內進行網路販毒買賣,不少獄方人員也收賄而牽扯其中。

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認為毒品對印尼年輕一代帶來毀滅性的影響,於2014年就任後便致力打擊毒品犯罪,對於毒品相關刑責非常嚴峻,最高是死刑。若涉及製造、運輸或販賣大麻、海洛因、古柯鹼等,可能被處5至12年有期徒刑,若涉及毒品買賣,最重可能處以死刑。

印尼政府掃毒雷厲風行,有鑒於毒品日益猖獗,印尼政府甚至用「以毒攻毒」的方式,讓毒販在被處死前,吃下自己販售的毒品,試圖以極端嚴厲的手法嚇阻販毒行為。印尼緝毒局(NNA)官員普里巴蒂(Slamet Pribadi)曾表示:「毒品是我們的敵人,必須用更嚴厲的手段來處置毒犯與毒蟲。」

印尼2015年1月18日凌晨處決了6名走私或製造毒品的毒犯,其中包括5名外國人,分別來自巴西、荷蘭、越南、馬拉威和奈及利亞。當年的巴西總統羅賽芙(Dilma Roussef)發言人發表聲明:「動用國際社會越來越反對的死刑,嚴重傷害兩國關係。」荷蘭外交部長昆德斯(Bert Koenders)也在聲明中表示,6人的死「讓人非常難過」。

2014年,3名台灣人運毒入境印尼被警方逮補,歷經地方法院、高等法院判決後,上周最高法院判決死刑定讞,這是印尼司法當局第一次判處台灣罪犯死刑。曾入監探視3名判死台灣毒犯的官員感嘆「這3人最老的63歲,最小的也41歲了」,他表示他們年紀都不小了,不會不知夾帶毒品闖關下場,可能金錢的魔力讓人連命都不要了。46歲的王姓男子則是很後悔當初幫人帶行李來雅加達,以致闖下大禍。

2016年8月依然有台灣毒販在印尼遭判死刑。雅加達地方法院上週判處5名涉及26公斤安非他命的毒販死刑,其中有4名台灣人。他們從去年11月就涉嫌持有26公斤俗稱「冰毒」的甲基安非他命,遭印尼警方逮捕。據了解,這4名台灣嫌犯還可以再上訴。不過根據案例,再上訴翻盤的機率相當低。目前仍有近40名涉及毒品交易的台灣罪犯,被關押在雅加達、中爪哇等監獄。

▼ 印尼總統佐科威受訪談毒品法律

泰國

泰國對於涉及毒品的一切犯罪皆採取「超嚴厲」刑罰,最重依泰國法律可判處死刑,不管本國人或外國人犯法皆會被處以相同刑罰。例如,警方若在車上查獲有人運毒,車上所有乘客皆會被列為嫌犯,依法送辦。

近年來有數十名台灣人因在泰國誤碰不明物品,後被查出為毒品後,被判處20年以上的徒刑、無期徒刑,不少人下半輩子都必須被關在泰國的監獄裡,甚至有人被判處死刑。

日前台灣兩名男子飛抵泰國,攜帶12公斤冰毒(安非他命)準備進行走私。未料於2015年6月22日,當他們從蘇凡納布國際機場正要出境飛往紐西蘭時,當場遭海關攔截逮捕。蘇凡納布機場海關隔日召開記者會表示,此兩名男子為台籍22歲黃姓男子及21歲廖姓男子。肅毒警方表示,兩名男子是在與泰國藥頭接觸後,運毒過程遭警方攔截,由於數量龐大,2嫌最嚴重恐遭判處死刑。

中國

禁毒法》是中國大陸毒品防制的規範,而毒品犯罪的刑罰規範,規定於刑法第347條至第357條中,對於鴉片、海洛因等危害較為嚴重的烈性毒品,最重可處死刑。對於不同的毒品,可以判死刑的標準亦不相同。截至2008年數據,大陸登記在冊的吸毒者已高達112萬6,700名,而90萬人吸食海洛因或其他鴉片類藥物。廣東省於2013年推出「雷霆掃毒」特別行動,拘留了近10萬名吸毒者,47,400人被強制送至戒毒中心。

2014年「房東」吸大麻事件震驚兩岸,台灣藝人柯震東和成龍之子房祖名涉嫌吸毒,2014年底在北京被捕。柯震東因此被當局拘留了14天,房祖名罪更重,除吸毒外,北京住處也被搜出100多克的大麻,更涉犯「容留他人吸毒罪」。

蘋果報導,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規定,柯震東吸毒可處10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並處2千元人民幣(約9750元台幣)以下罰款;房祖名則是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容留他人吸毒最高可處3年徒刑,持有毒品最高可處無期徒刑。

房祖名在被拘留近150日後,由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法院第二法庭公開審理,經過數小時審訊後,被判以6個月刑期,並被處罰金2,000元人民幣。房祖名表示無異議,並自願認罪。

房祖名柯震東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日本

日本法令對於走私進口、販賣、持有、吸食毒品者,最低處以1年以上有期徒刑,最高處以無期徒刑,並科以最高1千萬日圓罰金。根據日本法律,日本嚴禁以「非透過處方箋」的方式取得部分藥品,因此,即使持有少量毒品,在日本也可能被判重刑。

聯合報導,刑事局掌握台灣販毒集團把安非他命夾藏LED燈,從第三地透過海運貨櫃走私日本,台、日警方交換情資,於7月聯手在日本境內查獲安非他命,逮捕3名台籍犯嫌,估計查扣毒品市價高達38億元。這3名嫌犯是從廣東省輸入的照明燈具貨櫃中偷偷夾帶分裝的毒品(共154公斤),藏在逾1,000盞燈具中。他們7月24日到千葉縣領取海運燈具貨櫃時,遭日本警方逮捕。外交部表示日本警方近日以涉嫌走私毒品,違反《興奮劑管制法》為由,逮捕3名我國籍男子。

Netherlands, Holland, Amsterdam, Canal in the evening
Photo Credit:Corbis/達志影像
荷蘭

說到毒品管制,不難聯想到荷蘭。荷蘭對毒品的分級分為兩種:硬性毒品及軟性毒品。吸食「軟性毒品」等被視為對人體傷害較低的毒品(如大麻)是合法的,不管攜帶或交易量都不能超過5公克;而進出口任何列入分類項目的毒品都屬重罪,若是涉及「硬性毒品」者,則可能被叛12至16年有期徒刑。

荷蘭司法部發言人曾這樣解析對毒品的觀點:「吸食軟性毒品是無害的,但是政府堅決禁止人民走向販賣硬性毒品的路」。因此,在阿姆斯特丹的街頭上常看見許多販賣大麻菸草的店面及咖啡廳。

瑞典

針對毒品控管政策,瑞典是西方世界毒品使用率最低的國家之一,因為瑞典政府近年來持續嚴格實施零容忍政策。瑞典當局大力投資預防治療和執法,凡事涉毒都被認為是非法,但不會嚴懲設讀者,而是對他們採行「強制復健」,也嚴格執行「清潔針具交換計畫」,預防染病。

葡萄牙

葡萄牙在十多年前是歐洲毒品最氾濫的國家,為了解決這個問題,葡萄牙沒有採行鐵血政策,而是提出「毒品除罪化」。現今的葡萄牙除了投下大量人力協助吸毒者公開取得適量需求,並將吸毒者帶至戒毒所。政府也給「雇用有吸毒前科者」的雇主稅務優惠、提供染毒者工作機會,讓涉毒者可以重新找到生活的重心,重新建立和社會的關係。

台灣

根據台灣《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規定,製造、運輸、販賣第一級毒品(海洛因、嗎啡等)者,處死刑或無期徒刑;處無期徒刑者,得併科2千萬元以下罰金;二級毒品(安非他命、大麻、搖頭丸)最重判7年以上徒刑,都可以併科罰金。但按照歷年此例,在台灣最重不至於死刑。

總統蔡英文在上任前就已經宣示向毒品宣戰,甚至將毒品防制列為「五大安定計畫」政見之一,目前有許多聲浪導向重刑化的方向,但民進黨立委顧立雄認為,這並非長久之道。他提出了「毒品危害防制條例部分條文修正草案」,明定「戒癮治療」為觀察、勒戒、強制戒治的前置醫療程序,避免被告因監禁剝奪社會依附,更難擺脫對毒品的依賴,並改善監所超額收容問題。

外交部呼籲,切勿抱持僥倖心態在海外從事不法行為,以免觸犯當地法律,得不償失。而各國針對毒品的防制政策及執法手段輕重不一,有國家採行「殺無赦」,也有國家決定採放寬政策,甚至將毒品除罪化。看看他國的做法讓我們自我警惕,也可作為台灣向毒品宣戰的借鏡及參考。

*關鍵評論網提醒您:莫逞一時樂遺害百年身!請珍惜生命、拒絕毒品,健康無價,不容毒噬*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吳象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