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溫柔的民族之歌!「絲竹空爵士樂團」踩著爵士的步調薪傳台灣人的故事

最溫柔的民族之歌!「絲竹空爵士樂團」踩著爵士的步調薪傳台灣人的故事
Photo Credit: Flying V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走過十個年頭,絲竹空不只融合台灣傳統音樂與西方輕快的拉丁、爵士樂,更邀請每一位朋友牽起彼此的手,一同在音樂中化解生活中的界線與隔閡。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絲竹,傳統民俗弦、管樂器的和鳴,發乎天然卻濃厚而深刻;空則是無邊無際的包容廣大,讓人得以任想像力馳騁優游。這是絲竹空爵士樂團給我的第一印象,而在我眼前努力試著用這樣的理念表達音樂的傳承與創新的,就是絲竹空爵士樂團的鋼琴手兼藝術總監彭郁雯老師及團長吳政君老師。

成團於 2005 年,九年前推出第一張同名專輯《絲竹空》;兩年後推出第二張專輯《紙鳶》,一舉拿下金曲獎演奏類「最佳專輯」與「最佳專輯製作人」兩項獎項;2012 年的專輯《旋轉》更獲得爵士權威網站 All About Jazz 樂評專文報導。

從成立至今走過十個年頭,絲竹空再度發行新專輯《手牽手》,不只是融合台灣傳統音樂與西方輕快的拉丁、爵士樂,更要邀請熱愛音樂的每一位朋友牽起彼此的手,一同在音樂甘甜的餘韻中,化解生活中的界線與隔閡,並攜手創造更不同凡響的溫度與力量。

Photo Credit: 絲竹空爵士樂團
絲竹空爵士樂團成員們,本次帶來彭郁雯老師(右三)及吳政君老師(右一)的專訪
踩著爵士樂的步調行走,他們用絲竹樂的語言說著台灣的故事

吳政君老師和彭郁雯老師在接觸爵士樂前,都早已有豐富的音樂學習經歷,也擅長用自己主修的樂器當作媒介,向聽眾說出內心底層深刻的想法。但他們分別在不同的機緣下接觸爵士樂,也不約而同被爵士樂開朗的基底所吸引,爵士樂自此漸漸融入他們的生活及創作中。

「我喜歡爵士樂,喜歡到我整個人都變了。爵士給我的改變太大,甚至讓我的髮型從中分變成只剩中間有頭髮了。」吳政君老師的語氣淡定,卻讓我和彭郁雯老師笑彎了腰。吳政君老師繼續說,他發現在原先的樂器融合爵士元素後,成就了他一直想要的演出樣貌。

以前演奏傳統樂器時,拉錯一個音就很有可能被聽眾瞪。但現在的演奏真的很有趣,加了爵士樂,二胡變輕快了,台下聽眾會笑、會跟你互動,甚至還會故意模仿你出錯的部分。

彭郁雯老師也說,她很喜歡爵士的即興,就像急智歌王張帝常在節目現場用現有的歌曲即興填詞,創作出符合現場氣氛的歌曲一樣,「每個人對音樂的表達與理解方式都不同,但像爵士這種即時性的互動沒有絕對的對或錯,反而不會讓我們陷入『這次演出我一定要表現得很好』的框架中。」

但這不意味著創作必須全依著傳統爵士模式,接觸國外音樂,反而使她更珍惜這片土地給她的養分及靈感。「我常常覺得台灣的素材太多了,有種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感覺,但也正因為這樣所以我們怎麼學也學不完,也花很多心思在思考更好的表達方式和更適合走的路。」

台灣的文化很複合,卻有很多音樂都是都是複製別國的模式,不像許多國外樂團,從哪個城市出來,就會有那個城市的在地味道。但所幸音樂是可以被「玩」出來的,起先接觸絲竹空,最吸引我的在於絲竹空的音樂所給予一種心安的魔力:不但不會被鋪天蓋地的創作企圖心給淹沒,更可以自由穿梭於厚實自然的樂曲中,在傳統絲竹樂器、鋼琴與打擊樂的一顆顆清音裡,把東方與西方、傳統與現代、靜謐與輕快完整包覆。

縱然絲竹空沒有主唱,卻有種讓人想拉起朋友的手輕快搖擺、漫舞的清澈,也使人以最輕鬆快活的方式感受,台灣最溫柔的民族之歌。

57a8499f6c606
Photo Credit: 絲竹空爵士樂團
此次《手牽手》經過德國錄音師 Wolfgang Obrecht 的混音後製,讓傳遞的情感更加細緻且綿密,完整呈現六位專業級老師樂手們的功力及其音樂覆蓋聽者的張力。
手牽手,是我們之間最溫暖的距離

國家傳統音樂與爵士的融合是多數樂手夢寐以求的目標,而絲竹空爵士樂團的出現,像是在台灣音樂界的水池裡投下一顆石子,激起一陣新的漣漪,只是沒想到這份漣漪的延續,讓人一聽就是十年。

這十年來,絲竹空的團員變化也不大,三位創團元老再慢慢加入新夥伴,互相影響而有了現今的風采。彭郁雯老師笑說,絲竹空沒有聽起來很厲害的團隊理念,團員之間的共同點也就是都很謙和,以早睡早起、早上 10 點開始練團而讓其他樂手朋友大呼驚奇。

隨即她又說道,也正因為如此,維繫他們的東西很純粹:絲竹空的成員們彼此都喜歡、認同共同創作出來的音樂。單是如此便得以讓一群人得以心手相連,緊緊維繫住彼此的感情。

「人」的力量與情感對絲竹空而言實在太強大且重要,不僅成為平日創作靈感來源,也是專輯中不可或缺的價值。從2011年3月開始,絲竹空成員們便會和以莉·高露及其他創作人定期聚會,從以莉·高露分享原住民部落生活和傳說,到全員一起去阿美族豐年祭體驗原住民舞蹈及音樂,開啟了絲竹空對於文明、「人與人」、「人與世界」關係的討論與創作。

被問起能不能送給大家一首新專輯中的歌?彭郁雯老師選擇的曲子便是對「東部開發條例」而迫使花蓮豐濱「項鍊海灣」遭受破壞議題所寫的童謠〈項鍊不見了〉。在悠揚的樂聲中,你可以閉上眼睛,想像綿延青草襯著一望無際的藍色海洋,由岸上望海,礁岩如珠串散佈,卻被怪手摧毀的駭人畫面。

世界上珍貴的不是賺飽就走的商人,而是血脈相連的人們;而最飽滿有力的從不是絕對的權力,而是人與人心連心而生的情感。有一些隔絕在人與人之間的東西,例如不信任、利益交換或者攻擊,可以輕易在彼此間劃開深深的溝壑,下過雨,再變成河,就沒有辦法輕易渡過去。在緊張不安的現代生活裡,人與人之間最長的距離是漠視,但最短的距離又是什麼呢?就是當你打破隔閡和成見,堅定溫暖地牽起身旁人的手。而絲竹空的成員們正是深深感受到如此力量,樂器演奏著演奏著,開始忘記自己,好似融化般,和周圍的人和諧地融合成一片汪洋,閃耀著晶瑩動人的光彩。

一個人跳舞無法跳太久,但大家手牽手就可以一直跳下去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絲竹空成員在 7 月 16 日,於溪頭草坪區露天音樂會場的演出

All about jazz 爵士樂權威網站是這麼評論絲竹空的:「不斷跳出舒適圈,不停為自己的音樂加入嶄新的變化。隨著與他們想像中能配合的各種音樂元素一一到位,絲竹空在不久的未來非常可能帶給我們更多令人興奮的音樂探險!」

但令人興奮的音樂探險中,遇到怎樣的困難?吳政君老師分享一位朋友在知曉老師是音樂創作者後,脫口而出的,居然是「好可憐!」。音樂表演的舞台看起來十分迷人,當演出結束謝幕時,所有的榮耀、掌聲、目光都會集中在演出者身上,但是他們背後卻需要承擔莫大的壓力,永遠不清楚自己的音樂生涯會變成什麼樣子、會走到哪裡去。

這些音樂創作者在資源缺乏的情況下,往往不得不單打獨鬥或者另闢各式各樣的蹊徑,造成每位創作者音樂的力量被消磨得很快,如果一位音樂人能靠音樂吃飯好似都得倚仗奇蹟,又得擔心一切都只是夢一場。

但不管怎麼看,奇蹟都不該成為音樂人生涯中的成敗要素,理應只是音樂界中微小的一環,它不應該成為創作者成功的魔咒。音樂的魅力與其依賴政府政策,還不如直接和群眾打照面才能發揮。

彭郁雯老師抱持感恩的想法說著:「做音樂真的很辛苦,但我真的對別人的同情感到不服氣,所以才希望以群眾募資這樣開放的方式,和聽眾建立嶄新的關係。」

兩位皆認為這次的募資能讓自己隨時了解目前大眾的想法,重新反思正在走的路,「但我們也希望這樣的方法以及專輯的精神能帶給大家一點感動,更重要的是給樂手或是任何一位玩音樂、喜歡音樂的人一點點鼓勵。」

從創作到演奏的過程中,音樂創作者不停廣邀其他樂手夥伴及聽眾,拉起彼此的手共舞。以前我們只將音樂人實現夢想的故事當作茶餘飯後的美談,但絲竹空一直致力在創造力量豐沛的音樂,使我們能感受到心手相連的溫度及能量、體會所有台灣創作者的巧思與苦衷,進而活在其中。

現在,換我們成為給予溫暖的一方,主動拉起音樂創作者的手,成為別人故事裡不可或缺的一個角色。

專案連結:絲竹空爵士樂團 《手牽手》專輯募資計劃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