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道收費員抗爭 遠通與高公局責無旁貸

國道收費員抗爭 遠通與高公局責無旁貸
Photo Credit: Vishwin60 CC BY 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道收費員是在遠通與政府黑箱契約下而遭拋棄,高公局應負起責任,妥善安置抗爭勞工。

Photo Credit: Daniel Chou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Daniel Chou CC BY SA 2.0

國道前收費員於林口交流道閘道入口靜坐抗議,要求交通部部長葉匡時出面解決問題,事實上來說,國道收費員自失業後組織自救會四處陳情抗爭,不管是向交通部、勞委會,甚至在520當天到中國醫藥大學門口向總統陳情,然而,常不得其門而入,更見不著部次長以上的官員,每每僅有高速公路局中低階官員出面應對,政府虛應故事之心態表現至極。因此對於國道收費員自救會來說,提升抗爭的狀況乃是無奈中的無奈。

(相關閱讀:收費員抗爭「佔領」林口交流道 交長:國家安置不可能

黑箱契約,拋棄勞工

高速公路自今年全面實施電子收費後,近千名收費員頓時失業。回溯這項BOT政策,早於民國96年的ETC(高速公路電子收費系統)合約中,就載明收費員應受到全面性地安置,依據該合約之要求遠通公司必須於102年10月將所有收費員轉換至該公司或相關企業任職,並保證5年的工作權,薪資並不得低於收費員之薪資。此一保證乃是取得優先議約權的重要關鍵。

但因契約載明了遠通如無法安置,將提供收費員「五個月轉職補償金」,使得遠通電收在利益的權衡之下,於轉職過程中給予收費員不合理之對待。例如雖有職缺的開出,但卻不附理由的未加錄取;或者是提供不切實際的工作機會,例如遠東商銀的理專,此種需要具備證照的工作,但是卻未給予收費員相應的培訓機會;或者是通知至花蓮求職,但離花蓮最近的收費站在頭城,距花蓮市有兩個小時車程,如此一來自然無法任職。抑或是經遠通電收公司通知至遠東公司相關企業應徵,但該相關企業卻未接獲通知。更甚至安排至非屬相關行業之公司任職,例如職缺為停車場收費員,然而實際上該職缺乃是由承包遠東企業之停車場業者所提供,如此一來上述五年工作權保障如何落實,無人可知。

因此,最後收費員只好選擇所謂的轉職補償金,如此策略,讓遠通最多可以省下4億餘元的安置費用。

這樣對於勞工權益不對等的契約,並在簽約過程未納入勞工意見,稱其是黑箱一點也不為過。但面對這紙黑箱契約,高公局至今仍抱持將錯就錯的態度,積極地幫著遠通履行。至於遠通方的違約責任,對於高公局而言似乎仍屬可以忍耐,例如國道收費9折的承諾,即將跳票,不知道國人對於這樣的交通部,到底要忍耐到何時呢?

某些媒體曾指出,收費員於民國96年即了解到電子收費後即面臨失業之狀況,於多年後再行抗爭並無正當事由。此種說法,汙衊了收費員多年來的辛勤工作,而把雇主的責任卻轉由勞工負責。因為交通部也應該知道有多年時間可以安排收費員轉職之問題,卻從未正視收費員的勞動權與尊嚴。

高公局不該逃避自己的責任

高公局至今從未正視過基層收費員的工作問題,當收費站結束業務時,首先受到安置的,是站長、副站長等公務人員。但基層收費員,卻被高公局以履行ETC契約為由,一腳踢給遠通。

但事實上,高公局除了在ETC契約外,本該對勞工也有安置的義務。依據勞動基準法第11條第4款規定:「為業務性質變更,有減少勞工之必要,又無適當工作可供安置時始得解僱勞工。」國道收費員所隸屬之交通部,其仍管理大量之國營事業例如中華郵政公司、桃園機場公司、桃園航勤股份有限公司等,而此前於處理台汽公司民營化等個案均有優先安置之例,卻罔顧收費員權利與法律規定將其推入火坑之中。

屬於上級單位的交通部雖口口聲聲關懷收費員之權益,但又發布新聞稿表示收費員已被其解雇,交通部無安置之義務,更發動閒置的收費站站長以人情攻勢或是威逼利誘,希望收費員能早日就範。此種作法根本不是為著勞工的利益著想,而是想開脫其應盡卻未盡的義務罷了。比較起交通部對於遠通公司之任何管考措施均可以順利通過來說,其對待勞工有如天壤之別。其間是否有違法之處,檢調機關與監察院應積極介入調查。然而,國家如果以欺壓人民為職志,人民只能以反抗的態度相抗衡,如此一來對社會的發展絕非正面。

Photo Credit: Vishwin60 CC BY SA 3.0

Photo Credit: Vishwin60 CC BY SA 3.0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