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會時身體到底透露了哪些秘密?德國讀心大師解釋給你聽

約會時身體到底透露了哪些秘密?德國讀心大師解釋給你聽
Photo Credit: Pixabay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肢體語言在兩人約會的時候其實說了很多事情,你想知道你的身體有沒有洩漏你的秘密?想知道男生什麼情況下才該去搭訕女生或是判斷他對你是否有好感?快來看看讀心大師的說明。

文: 托爾斯登.哈芬納

約會充滿壓力和緊張,就好比進行一整晚的求職面試。──傑里.賽恩菲爾德(Jerry Seinfeld)/美國喜劇演員

一群人聚集在柏林波茨坦廣場旁購物商場中一家商店的櫥窗前面。大多是女性。櫥窗裡站著沃夫朗,他是名二十多歲的年輕男子,正瞧著那群人。

我帶著一份問卷從那群女子當中擠過去,請她們評估這個男子吸引人的程度。沃夫朗自認為非常不吸引人,但是那些女子也這麼認為嗎?他身材中等,留著短髮,有張十分友善的臉孔,他不是喬治克隆尼那種帥哥,但也不是鐘樓怪人,在我看來,他是個典型的一般男子,而且是取其正面意義。沃夫朗穿著牛仔褲和T恤,在櫥窗裡站得很挺。有時他會直視那些路人,並且和氣地向他們點頭,偶爾也會把目光從他們身上移開,看向天空。他的雙腿與肩膀同寬,手臂自然下垂,但偶爾也會自信地雙手扠腰。一切都很正常,因此,問卷調查的結果並不令我驚訝:大多數的女子喜歡他的外表。沃夫朗則感到驚訝,但這個結果令他很高興。

櫥窗裡的這個上午是個測試預備。為了一個電視節目,我們想弄清楚哪些肢體語言訊號在約會時特別重要。沃夫朗是我們的「實驗品」,而這也意味著我們想要掌握他的「市場價值」,於是我們索性把他放進了櫥窗。

由於問卷調查的分數很好,第二天我和他一起去參加一次快速約會,這是一種想迅速找到約會對象或伴侶的方法。由於這種聯誼平台有時間上的限制,肢體語言扮演的角色格外重要。

通常在快速約會時,女性坐在座位上不動,男性則在幾分鐘之後更換座位。到最後,所有的參與者(男女都最多十位)可以寫下他們願意跟哪些參與者再次見面。通常男性寫下的名字要比女性多。在籌畫這個電視節目時我讀到,一項在2009年所做的研究改變了這種約會方式的規則。美國西北大學的心理學家芬克爾(Eli J. Finkel)和伊斯特威克(Paul W. Eastwick)要求男性坐在座位上不動,而由女性來更換座位。結果女性寫下的名字就跟男性一樣多!原因很簡單,她們由於採取主動而感到自信。這兩位科學家的結論是:在特定的社交活動上,男性和女性的行為愈來愈接近。

拿我們的情況來說,參加快速約會的人(九男九女)有三分鐘的時間來呈現自己最好的一面。這個活動在柏林一個時髦的場所舉行,並且用攝影機錄下來,但是參加者並不知道:他們的手勢及動作由哥廷根大學的演化心理學家芬克(Bernhard Fink)和擔任肢體語言解讀師的我即時加以分析。我們並沒有待在同一個現場,而是坐在更高一層樓上,從螢幕上的現場轉播觀看在這場快速約會中所發生的事,目的在於準確評估個別參與者的約會舉止。哪些手勢與動作顯得具有吸引力?哪些是真正的「約會禁忌」?

為了這個實驗,我向製作單位表示希望請到芬克來和我搭檔,他對解讀肢體語言充滿熱情,研究人類擇偶的演化生物學與心理學基礎已經超過20年,包括臉部、身體及動作所發出的訊號作用。例如,他發現跳舞時的特定動作模式會使女性覺得男性具有吸引力。

實驗快要開始前,我問他:「你當初怎麼想到要把動作模式當成魅力訊號來研究?」

芬克答道:「如今我們已經知道是什麼讓一張臉或一具身體具有吸引力。但是在許多約會的情況中,例如在迪斯可舞廳裡,你根本看不清楚對方的臉。這時候,對方的動作就重要得多。」我覺得這聽起來很合理,而芬克接著說:「在我們的研究團隊裡,我們以動物世界做為範例,像是雄性招潮蟹的發情行為。公螃蟹有隻大螯,這隻大螯唯一的功能就是用來做出『招手』的動作以吸引母蟹。誰把這個招手的動作做得最漂亮,被選中的機會就最大。在人類身上也有類似的情況。」

我當然也想知道他們是怎麼發現這一點的,於是芬克就加以說明:在實驗中,他們在男性的關節貼上小小的反光器,之後讓他們獨自在一個光線調暗的房間裡跳舞。每一個人的舞蹈都用十二具攝影機拍攝下來,但接著只把反光器的動作播放給女性受試者看。這是為了確保服裝、臉孔和髮型不會轉移她們對舞蹈風格的注意。詢問的結果顯示,右膝的快速動作對她們的評價有正面影響。不過,最重要的是男性要不斷做出新動作。老是前後擺動頭部或是一直以相同的方式擺動臀部令女性感到無聊。我覺得這些研究結果十分引人入勝,但我無法再繼續問下去,因為這場快速約會就要開始,而沃夫朗是我們派出的參加者。

芬克和我一起盯著那個大型電腦螢幕。樓下那些參加快速約會的人明顯緊張起來,比起五分鐘前,他們更常碰觸自己,用手指敲桌面,更常眨眼,並且一再瞄向通往出口的門,亦即查看逃走的路線。他們做這些事是不自覺的,自己並未察覺。我迫不及待地想知道我們先前那位「櫥窗男子」的表現將會如何。他會善用對留下第一印象十分重要的那百分之三秒嗎?

沃夫朗此刻在他的第一個約會對象面前坐下。對方是位和氣的年輕小姐。當他就坐,她把腳縮回椅子下。也就是說,這不是個好的開始。他們兩個開始說話。芬克和我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我們聽不見聲音,只看得見畫面。在聊天時,她露出只揚起一側嘴角的微笑,同時聳起一個肩膀。這兩個信號也暗示出情況並不理想。因為單側的動作顯示出對方有所保留,感到不自在。通常我們微笑時會揚起兩邊的嘴角,並且聳起兩個肩膀。只牽動一邊的嘴角表示出反感,在最糟的情況下甚至表示出輕蔑。不久之後,那位小姐彷彿心不在焉地把那支用來打勾的筆橫放在自己和沃夫朗中間。這是道令人無法忽視的界線。沒戲唱了。

提醒換位置的鑼聲響起。沃夫朗運氣不錯。先前兩人在一張表格上勾選他們是否還想再次見面,而芬克和我在第一回合展開幾秒鐘之後就已經知道答案了。我們的猜測隨即得到證實,那位小姐勾選了「不」,沃夫朗也正確地解讀了她發出的訊號,同樣勾選了「不」。

下一回合。這一次情況較佳。女士的腳留在原本的位置,同時朝向男士的方向。此外,沃夫朗在這一回合的女伴常常大笑,她的手勢動作甚至還愈來愈大,顯得十分放鬆。很好。一分鐘之後他們兩個擺出了相同的姿勢,呈現出一體感。當他把玩著那支筆,她就開始撫弄自己的頭髮。當他俯身向前,她也跟著俯身向前。兩人都勾選了他們願意再度碰面。

沃夫朗在第二回合發出了哪些他在第一回合沒有發出的訊號?而他在第一回合又忽略了哪些信號?

女性會留意哪些訊號──招潮蟹的秘密

科學家針對女性用來吸引男性的訊號已經做過許多研究。女性會藉由穿高跟鞋、挺直脊椎、穿低胸上衣,來強調她們的腿、骨盆和胸部,另外也會用口紅來強調嘴唇。至於男性得發出哪些訊號才能從女性那裡得到不用言傳的許可,去和她搭訕而不至於遭到拒絕,這就不太為人所知。

不過,行為科學家和演化生物學家格拉默(Karl Grammer)在2004年的一項研究中證明,在酒吧裡和女性搭訕成功的男性全都用了所謂的大動作。他們叉開雙腿、坐得很挺,並且用手臂做出大幅度的動作──就像招潮蟹一樣。如果他們是和一夥人待在一起,他們會更常碰觸自己,也更常碰觸他們的朋友或同事。不這麼做、或是只做出小幅度手勢的男性則完全被女性忽略,這些男性無法從女性那裡得到非語言的認可訊號。還有一個細節值得一提:如果附近沒有女性,男性所做的手勢就全都會比較小。

允許對方攀談的信號──靦腆的微笑

在約會和調情時,女性雖然比男性更善於發出非語言信號,但是男性通常會跨出第一步去向女性搭訕。而有此企圖的男子真的只該在他事先收到相應的信號時才去這麼做,當她向他表示她有興趣和他接觸。這意味著:每一次調情都是由女性發出的微妙訊號展開,她用眼神給了他搭訕的許可。如果一個男子在沒有得到許可的情況下向一個女子搭訕,那麼事情從一開始就注定要失敗。

我們當然免不了要問:男性如何能夠提高自己的「成功率」,如何只去向邀請了他們去攀談的女性搭訕。亦即身為男性應該要注意那些訊號,以免犯下大錯?女性可能會感興趣的是:如何能讓自己中意的男性確實得到她所發出的非語言訊號。

男性要遵守的第一條規則是:先等對方回應你的目光!在一場派對上,許多男人會挑中一個合乎他們夢中情人形象的女子,雖然這女子還根本沒有注意到他們。先前說過:少了目光接觸就什麼也起不了作用。身為男性,如果沒有得到對方的許可,你再怎麼對著一個女子說話,也不會有收穫。而女性只會用目光發出這個許可。

如果我們在路上湊巧和一個陌生人四目相接,這道互相注視的目光通常只會持續一、兩秒,在那之後我們就會把目光移開,藉此表示出我們看見了對方,但也同時表明無意再做進一步接觸。而一個女子注視一個男子的時間若是超過一、兩秒,就是用眼神讓他明白他可以接近她。如果她在回視對方時還把上眼皮抬起了一下,那麼這就是個好預兆。這個眼神一閃即過,也只打算被那個她想邀請來跟她搭訕的男子看見。如果她甚至還揚起了眉毛,那就明顯表示出允許對方來跟她接觸。

在交換目光之後,在調情時繼之而來的是一個微笑,特別是靦腆的微笑,英文所謂的coy smile。在露出靦腆的微笑時,嘴角只會微微上揚,目光低垂,但卻從下面直視對方。與一般的微笑相反,露出靦腆的微笑時,頭部與身體往往沒有面向對方,只有目光在尋找對方。不過,女性也不見得都要用靦腆的微笑,噘起的嘴巴也能表達邀請之意。而動作都應該很輕:稍微噘起嘴來,或是輕輕舔一下嘴唇。

嘴巴在微笑,眼睛卻沒笑。這種舉止乍看之下令人訝異,畢竟這種笑容被視為虛偽,尤其是當兩個敵對之人貌似友好地向對方打招呼時。但是在調情時,這是給男方的清楚信號:「儘管放心靠近。」不過,如果身為男性的你想出了一句自認為特別風趣的開場白,而在你說完之後對方臉上又出現這種微笑──在這種情況下,同樣的表情就表示你可以再閃人了。

不論是在男性或女性身上,袒露脖子的一側都是表示願意調情的清楚訊號。頸動脈位在此處,是我們身體極其脆弱的部位。如果一個女子露出這個部位,她的意思是:「儘管放心靠近,我對你沒有危險。」要表達出這一點,她可以把頭髮往後撩,也可能會短促地摸一下脖子。而把頭稍微偏向一側,或是短髮女子做出宛如長髮女子的動作,這也都是表示邀請的訊號。在男性身上也會有這種動作:例如他們會鬆開領帶,或是從脖子上拿掉一根其實並不存在的頭髮。

請記住,單單一個這樣的信號就已經表示邀請對方接近,但也僅止於此──這只表示允許對方來攀談。

「靠近一點吧」──給想展開調情的男士的核對清單

在得到許可之後,男性面臨下一個關鍵時刻,亦即自我介紹以及和對方攀談。這一刻對於之後的一切具有決定性,因此我會講得很詳細。在成功地踏出第一步之後,請務必注意下述的肢體語言:

正確的姿勢──腿部動作和挺直的背

人們若希望調情能成功,一般而言,適用的分辨規則是:開放的姿勢是個好兆頭,封閉的姿勢則不是。如果她明明一整個晚上都擺出開放的姿勢,卻只在某個男子跟她搭訕時交叉起雙臂,那麼原因多半不在於忽然有一股冷風襲來──或者,可以說的確有股冷風襲來,但是是以一個男子的形象出現。

要知道一切是否順利,雙腿是個很好的指標:如果一個女子在男子來攀談之後一再把雙腿交疊,那麼這就是邀請的信號。她一再交疊雙腿並不表示她想坐得更舒服一點,而是想把對方的注意力吸引到她的腿上。順帶一提,這個動作也是不動聲色地進行,幾乎不會被人察覺,通常男性跟女性一樣都根本不會注意到這是怎麼回事。儘管如此,這種腿部動作是調情過程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因為對方還是會不自覺地察覺。

女性深諳強調雙腿的技巧,讓自己的腿在男人眼中顯得更長。女人若是忽然踮起腳尖走路,也可能是想使男人去注意她的腿。而踮起腳尖走路也還有另一個功能,除了使腿變長之外還能使背部挺直。而挺直的背又能凸顯胸部和臀部。如果一個女子被一個男子吸引,她很可能會稍微挺直脊梁,別人幾乎不會察覺,例如向前俯身,用雙手支撐身體,或是在坐著時短暫挺直背脊。

距離是親吻時的障礙

當兩個人喜歡對方,我們會說他們「走得近」,這樣說不是沒有道理的。而彼此接近也可以從字面上理解為兩人之間的「空間行為」,重點在於兩個人站得有多近,還有他們在手勢和姿態上彼此吸引的程度。一個熟練的肢體語言解讀師能從中看出兩人情感上的親近程度。

不相識的人彼此之間通常會保持長度大約一隻手臂的距離,由於在撫摸、親吻和親密接觸時這個距離非常不方便,男性一旦深受一個女子吸引,巴不得馬上替她寬衣解帶,他就不會想再保持這個距離。這個情況對女性來說也一樣。因此,請注意自己在調情時的身體姿勢──或是你調情對象的身體姿勢。這相當能透露出彼此是否樂意繼續下去。

不過,調情一旦展開,男方就要非常小心,不要貿然侵犯對方的親密距離,千萬不要「靠她太近」。你還記得:親密距離大約是五十公分,男方絕對不能未經許可逾越這個空間。那會給人糾纏之感,會使女方感到不自在。

然而,我們也不想永遠在身體上保持「個人距離」。身為男性,如果你想要更多,想要更接近女方,你該怎麼做呢?用身體來徵求對方的同意是個好主意,亦即不用言語,而採用試探的方式。畢竟調情就在於最後能縮短彼此間的距離,去測試我們的接近是否令對方感到自在。

英國心理學家科利特(Peter Collet)在他的著作《肢體語言手冊》(The Book of Tells)裡描述了「快步」。這是可以用來測試能否接近對方的一種動作:有一男一女正在互相調情,他們的身體面向對方,但兩人之間仍保持著一段空間距離。過了一會兒,女子在邊說話的同時向前朝男方踏出了一步。接著她把話說完了,於是輕輕向後退,再度站回她原本的位置。男子雖然並未有意識地察覺這件事,但他立刻有了反應。現在他也在說話時向前朝著她踏出一步,藉此表示出自己受她吸引。藉由重新回到她最初站立的位置,女方發出了一個微妙的肢體語言信號,用身體再次表示:「儘管放心靠近」。假如她停在他面前,那就太笨拙了。她用「快步」把他不知不覺地吸引過來──就像個磁鐵一樣。

如果你和你的調情對象並非站著,而是坐在一張桌子旁,若想要縮短兩人之間的距離,最好的辦法是和對方成直角而坐。這能縮短距離,但不至於顯得魯莽,也能讓你們不經意地碰到彼此。

透過互相配合而達到共同的波長

在約會時,如果雙方的肢體語言主要都由邀請訊號構成,就表示一切都非常順利:開放的手勢、碰觸和接近。如果兩個人的波長相同,他們的身體姿勢和動作速度就會逐漸同步。如果他俯身向前,而她在不久之後也這麼做,這就算是舉止同步。如果他把玩茶匙,而不久之後她也照做,這也算同步。有趣的是,就算他們尚未發現彼此心意相通,這種同步的舉止仍然能起作用。

不過,你若是有意和對方達到相同的波長,就要設法配合對方的肢體語言。在專業用語中我們稱之為「鏡像模仿」。如果你的夢中情人向前彎下身子,你就也向前彎下身子。如果她伸手去攏頭髮,你就也伸手去攏頭髮,以此類推。不過要注意:這個做法雖然非常有效,卻也帶有危險,因為對方可能會看穿你在幹嘛。如果你被揭穿了,那就沒戲唱了,對方是想被看見,並不想被模仿。為了減少被揭穿的危險,在模仿時最好做得巧妙一點。例如,假設對方伸手去攏頭髮,你可以摸一下鼻子,把這個同步動作轉移到另一個身體部位。

延後模仿行為也是個有效的調情方法:這是指等對方已經做出下一個動作之後才去模仿他先前的動作。例如:你的夢中情人用右手把玩左手戴的戒指。你注意到這一點,但暫時還別做什麼。等她不再做這個動作了,而用右手做出別的動作,例如把右手擱在桌上,你就開始用右手去摸左手戴的戒指。一旦對方把右手從桌上移開,又擺出另一個姿勢,你就再把右手擱在桌上。以這種方式,你的動作和姿勢始終比對方慢一步。你觀察你的夢中情人正在做什麼,然後在她決定改變姿勢時開始做出她先前做過的動作。也就是說,有別於先前那個例子,你不是把她的動作轉移到另一個身體部位,而是在時間上慢一步。當然,最好的情況是無須刻意製造出這種同步,而是彼此的姿勢與手勢在不自覺的情況下自然而然地一致。

身體姿勢相同這個遊戲有個很大的優點:當我們擺出跟對方一模一樣的姿勢,多半也能感覺出對方的感受。你已經聽我說過很多次:心念不僅會影響我們的身體,身體也會影響我們的感受。也就是說,當你模仿另一個人的身體姿勢,你就的確能夠「感同身受」。

本文摘自:《你的身體,正在洩漏你的秘密:3個步驟,解開肢體語言的密碼!》,平安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我們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你的身體,正在洩漏你的秘密》立體書封

作者介紹:

托爾斯登.哈芬納 Thorsten Havener

德國最著名的讀心大師。出生於德國薩爾布呂肯,大學畢業後赴美攻讀碩士學位,在有「口譯人才搖籃」美譽的蒙特瑞國際研究學院,取得英語─法語的口譯碩士。

這段求學經歴也帶給他深遠的影響,他發現當自己減少去注意別人說了些什麼,而多去注意說話的「方式」時,就能預知對方接下來要說的話,以及會談到哪個主題。此後,他便不斷磨練自己透過解讀非語言訊息,瞭解他人思考和感情的能力。

由於實在太多人迫切希望他能夠分享「讀心」的秘訣,他終於推出第一本書《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果然一推出便大受歡迎,不但被翻譯成15種語言,更在德國、日本創下超過80萬冊的驚人銷量!其後出版的《不要想藍色大象》、《你的身體,正在洩漏你的秘密》等書也一樣本本都成為炙手可熱的暢銷書,《南德日報》甚至稱他是「形成中的世界奇觀」。

書籍介紹:

如何測試一個人相不相信你?
請先朝著他跨出一小步!

德國No.1讀心大師哈芬納在本書中便以20年專業經驗,教你透過「感知基準、辨識變化、確認意義」三個簡單步驟,輕鬆看透人心,讓你有效掌握別人對你真正的想法,並知道如何給人更好的印象,從此在職場和情場上無往不利。

責任編輯:楊士範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