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會時身體到底透露了哪些秘密?德國讀心大師解釋給你聽

約會時身體到底透露了哪些秘密?德國讀心大師解釋給你聽
Photo Credit: Pixabay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肢體語言在兩人約會的時候其實說了很多事情,你想知道你的身體有沒有洩漏你的秘密?想知道男生什麼情況下才該去搭訕女生或是判斷他對你是否有好感?快來看看讀心大師的說明。

文: 托爾斯登.哈芬納

約會充滿壓力和緊張,就好比進行一整晚的求職面試。──傑里.賽恩菲爾德(Jerry Seinfeld)/美國喜劇演員

一群人聚集在柏林波茨坦廣場旁購物商場中一家商店的櫥窗前面。大多是女性。櫥窗裡站著沃夫朗,他是名二十多歲的年輕男子,正瞧著那群人。

我帶著一份問卷從那群女子當中擠過去,請她們評估這個男子吸引人的程度。沃夫朗自認為非常不吸引人,但是那些女子也這麼認為嗎?他身材中等,留著短髮,有張十分友善的臉孔,他不是喬治克隆尼那種帥哥,但也不是鐘樓怪人,在我看來,他是個典型的一般男子,而且是取其正面意義。沃夫朗穿著牛仔褲和T恤,在櫥窗裡站得很挺。有時他會直視那些路人,並且和氣地向他們點頭,偶爾也會把目光從他們身上移開,看向天空。他的雙腿與肩膀同寬,手臂自然下垂,但偶爾也會自信地雙手扠腰。一切都很正常,因此,問卷調查的結果並不令我驚訝:大多數的女子喜歡他的外表。沃夫朗則感到驚訝,但這個結果令他很高興。

櫥窗裡的這個上午是個測試預備。為了一個電視節目,我們想弄清楚哪些肢體語言訊號在約會時特別重要。沃夫朗是我們的「實驗品」,而這也意味著我們想要掌握他的「市場價值」,於是我們索性把他放進了櫥窗。

由於問卷調查的分數很好,第二天我和他一起去參加一次快速約會,這是一種想迅速找到約會對象或伴侶的方法。由於這種聯誼平台有時間上的限制,肢體語言扮演的角色格外重要。

通常在快速約會時,女性坐在座位上不動,男性則在幾分鐘之後更換座位。到最後,所有的參與者(男女都最多十位)可以寫下他們願意跟哪些參與者再次見面。通常男性寫下的名字要比女性多。在籌畫這個電視節目時我讀到,一項在2009年所做的研究改變了這種約會方式的規則。美國西北大學的心理學家芬克爾(Eli J. Finkel)和伊斯特威克(Paul W. Eastwick)要求男性坐在座位上不動,而由女性來更換座位。結果女性寫下的名字就跟男性一樣多!原因很簡單,她們由於採取主動而感到自信。這兩位科學家的結論是:在特定的社交活動上,男性和女性的行為愈來愈接近。

拿我們的情況來說,參加快速約會的人(九男九女)有三分鐘的時間來呈現自己最好的一面。這個活動在柏林一個時髦的場所舉行,並且用攝影機錄下來,但是參加者並不知道:他們的手勢及動作由哥廷根大學的演化心理學家芬克(Bernhard Fink)和擔任肢體語言解讀師的我即時加以分析。我們並沒有待在同一個現場,而是坐在更高一層樓上,從螢幕上的現場轉播觀看在這場快速約會中所發生的事,目的在於準確評估個別參與者的約會舉止。哪些手勢與動作顯得具有吸引力?哪些是真正的「約會禁忌」?

為了這個實驗,我向製作單位表示希望請到芬克來和我搭檔,他對解讀肢體語言充滿熱情,研究人類擇偶的演化生物學與心理學基礎已經超過20年,包括臉部、身體及動作所發出的訊號作用。例如,他發現跳舞時的特定動作模式會使女性覺得男性具有吸引力。

實驗快要開始前,我問他:「你當初怎麼想到要把動作模式當成魅力訊號來研究?」

芬克答道:「如今我們已經知道是什麼讓一張臉或一具身體具有吸引力。但是在許多約會的情況中,例如在迪斯可舞廳裡,你根本看不清楚對方的臉。這時候,對方的動作就重要得多。」我覺得這聽起來很合理,而芬克接著說:「在我們的研究團隊裡,我們以動物世界做為範例,像是雄性招潮蟹的發情行為。公螃蟹有隻大螯,這隻大螯唯一的功能就是用來做出『招手』的動作以吸引母蟹。誰把這個招手的動作做得最漂亮,被選中的機會就最大。在人類身上也有類似的情況。」

我當然也想知道他們是怎麼發現這一點的,於是芬克就加以說明:在實驗中,他們在男性的關節貼上小小的反光器,之後讓他們獨自在一個光線調暗的房間裡跳舞。每一個人的舞蹈都用十二具攝影機拍攝下來,但接著只把反光器的動作播放給女性受試者看。這是為了確保服裝、臉孔和髮型不會轉移她們對舞蹈風格的注意。詢問的結果顯示,右膝的快速動作對她們的評價有正面影響。不過,最重要的是男性要不斷做出新動作。老是前後擺動頭部或是一直以相同的方式擺動臀部令女性感到無聊。我覺得這些研究結果十分引人入勝,但我無法再繼續問下去,因為這場快速約會就要開始,而沃夫朗是我們派出的參加者。

芬克和我一起盯著那個大型電腦螢幕。樓下那些參加快速約會的人明顯緊張起來,比起五分鐘前,他們更常碰觸自己,用手指敲桌面,更常眨眼,並且一再瞄向通往出口的門,亦即查看逃走的路線。他們做這些事是不自覺的,自己並未察覺。我迫不及待地想知道我們先前那位「櫥窗男子」的表現將會如何。他會善用對留下第一印象十分重要的那百分之三秒嗎?

沃夫朗此刻在他的第一個約會對象面前坐下。對方是位和氣的年輕小姐。當他就坐,她把腳縮回椅子下。也就是說,這不是個好的開始。他們兩個開始說話。芬克和我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我們聽不見聲音,只看得見畫面。在聊天時,她露出只揚起一側嘴角的微笑,同時聳起一個肩膀。這兩個信號也暗示出情況並不理想。因為單側的動作顯示出對方有所保留,感到不自在。通常我們微笑時會揚起兩邊的嘴角,並且聳起兩個肩膀。只牽動一邊的嘴角表示出反感,在最糟的情況下甚至表示出輕蔑。不久之後,那位小姐彷彿心不在焉地把那支用來打勾的筆橫放在自己和沃夫朗中間。這是道令人無法忽視的界線。沒戲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