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電視台連即時新聞及體育轉播都有字幕,怎麼做到的?

日本的電視台連即時新聞及體育轉播都有字幕,怎麼做到的?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儘管製作即時字幕非常不容易,不過日本的電視台還是很努力地提高節目的字幕普及率。當然,製作即時字幕時,最努力的是那些打字人員。這些人在工作之前要花很多時間預習,理解節目中可能會用到的專業術語和人名。

日本在2011年7月,岩手、宮城、福島三縣以外的所有地區的電視訊號全面數位化。
(※岩手、宮城、福島三縣由於在東日本大震災嚴重受災,所以全面數位化延後到2012年3月底)

日本的電視在數位化之後,民眾只要按一下電視搖控器上的「字幕」按鈕,就可以體驗到以前沒有體驗過的「電視語音字幕」。

日本電視節目的語音字幕除了可以設定成隱藏或顯示以外,還有很多特別的地方。例如字幕的位置不限於電視畫面下方。如果節目本身有用到補充說明用字幕或效果字幕,語音字幕會避開這些位置,這樣才不會妨礙觀眾觀看補充說明或特殊效果用的字幕。

另外,有些節目會用不同顏色的文字來區分不同的人的台詞。例如電視劇的對話場面中,A的台詞可能會用水藍色字幕,B的台詞可能用黃色字幕。這樣子,就算畫面沒有拍到說話的人,聽障人士還是可以從字幕顏色來分辨誰在說話。另外,如果電視畫面上同時出現兩個說話的人時,字幕可能會分成左右兩區,左邊的字幕顯示左邊的人的台詞,右邊的字幕則是右邊的人的台詞。

日本雖然在1980年代就開始提供字幕訊號,不過字幕不是說有就有的東西。字幕必須由人工來製作。由於當初大部分的節目製作單位沒有製作字幕,所以就算電視台能發射字幕訊號,實質上大部分的電視節目還是沒有字幕。

1997年,日本政府要求各家電視台在十年之內讓字幕普及化,並修法幫業者排除程序上的不便,所以日本提供字幕的電視節目越來越多。十年過後,NHK的字幕提供率完全達成目標。不過其他民間電視台的字幕提供率則在85%左右,並沒有達成日本政府設定的目標。

民間電視台沒有達成目標,是不是會受罰呢?

雖然電視台的執照是政府發的,不過日本的放送法規定,公權力必須保障廣電業者的表現自由。由於字幕的運用涉及表達手法,所以政府沒有立場強制業者在節目中加字幕。1997年日本政府設定的100%的目標,是希望電視台能朝這個目標努力,照顧弱勢的聽障族群。電視台開始在節目中加字幕,其實也是基於照顧弱勢、提升企業形象的考量。

由於製作字幕真的不容易,所以當時日本政府就規定,新聞和體育轉播等即時節目可以不用加字幕,歌唱、音樂演奏節目也可以不加字幕。至於外語節目由於一般製作字幕的人員也聽不懂,所以可以不加字幕。電視台在重播很早以前的舊節目時也可以不加字幕。

雖然NHK的字幕提供率在2007年達成目標,不過並不是所有的節目都有字幕。因為日本政府規定的目標是限於特定時段內的可以加字幕的節目。NHK達成目標時,早上七點以前、晚上十二點以後的節目未必有字幕。新聞、體育等節目也未必有字幕。

到了2008年,日本政府又為電視台設了新目標,希望所有的電視台能在現場即時節目、音樂節目、重播的舊節目中也加入字幕,而且希望所有的電視台在2017年時都能達到100%字幕提供率。這個結果就是現在日本大部分的節目都有提供字幕服務。

近幾年,有些到日本旅遊的人在旅館看電視時,如果有心去玩一下數位電視的字幕功能的話,會發現日本連新聞及體育轉播都有字幕。

有些人看到新聞和體育轉播的字幕時,可能會以為現在世界上已經有可以即時辨識語音的字幕系統。其實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字幕不是說有就有的東西,字幕必須由人工來製作。現在日本所有的新聞節目、體育節目的即時字幕全部是人力打字打出來的。

那麼不能用電腦自動辨識嗎?

電腦語音辨識輸入系統其實在1990年代就已經成為大眾商品,不過這種東西就和翻譯軟體一樣,非常不精確。這種系統只能當作在特定情況下加快人力作業的輔助工具。

語音辨識系統辨識得最漂亮的就是推銷這種系統的業務員的樣本台詞,因為業務員會一直用固定的幾句話來訓練系統。然而現實中目前電腦語音辨識系統再怎麼努力,正確率頂多只能到八成左右,偶爾運氣好的時候有機會辨識到九成。八成到九成,看起來很高,不過電視字幕的基本要求是零錯誤。如果電視字幕中,平均有兩成左右的內容是錯誤資訊的話,在台灣可能沒什麼關係,但是在日本就是嚴重的媒體醜聞,會要了電視台的命。

另一個問題是語音辨識系統只會辨識語音,無法辨識非語音的部分。我們在使用文字符號表達事情時,其實會用到很多和聲音無關的要素,這些要素就是「標點符號」。儘管電腦能辨識八到九成的語音,但是這種技術只能對聲波進行物理學上的轉換,系統本身無法理解聲波背後的人文意義,所以語音轉換出來的結果是完全沒有標點符號的連續文字串。而且這種連續文字串大約每五個字當中就有一字個是錯的。

目前日本的電視台在製作字幕時,的確會用到電腦語音辨識系統,不過只是實驗性質而已。製作方式是先讓電腦辨識語音,製作成字幕草稿後,再由人工修正錯誤,然後把這些沒有標點符號的文字串加上標點符號。這樣子可以讓工作人員少打幾個字,但是卻要修很多錯字,而且還要加很多標點符號。結果目前電腦語音辨識只用於輔助工作人員製作事前錄製的節目的字幕而已。校正時,校正人員還是要看錄製畫面,聽電視上的原音,否則根本無從校對。由於語音辨識的科技就只能做到這樣而已,所以電視台其實不太敢談語音辨識的實驗結果,因為效率真的不怎麼樣。如果結果發表出來的話,提案者和決策者可能會丟飯碗。

由於電腦語音辨識系統無法理解語言的意義,而且非常不精確,所以不能用來製作現場即時字幕。事實上,有些科學家甚至認為這種涉及意義層面的自然語言處理技術可能是人類永遠無法完成的夢。結果目前唯一能接近零錯誤的即時字幕製作手法,就是找專業的打字人員一邊看電視一邊打字幕,這樣最快而且最有效率。

日本的專業速記人員的抄寫速度大約每分鐘350字以上,這種速度可以完全達到聽完即寫完。至於專業的日文打字人員的打字速度大約每分鐘180~200字左右,這種速度當然無法應付電視節目的即時語音。所以日本的電視台在製作即時字幕時,會花心思解決打字速度不足的問題。

例如有些電視台是請特別的高速打字人員。這些高速打字人員用的機器不是一般電腦,而是高速打字機。

2012032901
高速打字機的鍵盤排列

高速打字機的鍵盤排列。高速打字機是特殊的打字機,會用這種打字機的人不多。這種打字機的核心按鍵只有十四個。下方的四個按鍵是由左右手的大姆指負責,其他的手指負責上方的十個按鍵。普通的打字多半是一次按一個鍵,偶爾在打符號時才會同時按兩個鍵。高速打字大部分要同時按好幾個鍵,多的時候甚至可能會同時按到八九個鍵。在這種情況下,十四個鍵的排列組合就非常多。

這種打字如果練到頂級,速度就會和專業的速記人員一樣,聽完一段話後,字也同時打完。這張圖只畫出了高速打字機的核心按鍵,其實這種打字機還有數字鍵和其他功能鍵。不過打字時,最常用的就是這十四個核心按鍵。

也有一些電視台是找普通鍵盤的打字人員來打即時字幕。在這種狀況下,打字人員起碼要有三個人。專業打字人員雖然一分鐘可以打到200字,但是疲勞的話,打字速度和精度都會下降,如果打字速度降到每分鐘120字的話,三個人在一起還有每分鐘360字的水準。這種小組打字的作業方式是每個人負責一句話,第一個人在打第一句話時,如果電視上出現第二句話時,第二個人馬上就開始打,如果電視上出現第三句話時,則由第三個人打。這時候,第一個人可能已經打完第一句話,在等第四句話出現。

其實,1994年在日本的BBS上幫聽障網友打字幕的志工群就是用這種接力方式打字幕。只是網路上的字幕是用簡陋的聊天系統,比較容易發生混亂。由於電視字幕的精度要求非常嚴格,所以電視台的字幕打字人員會用到特別的打字系統。螢幕上可以同時看到自己和其他同伴打字的狀況,這樣才不會發生三個人同時打同一句話的情形,而且可以互相支援。

日本的即時字幕的特性就和一般字幕一樣,是一段一段地顯示,而不是一個字一個字的顯示。因為打字要做文字變換,而且要檢查錯字。所以不論是高速打字或小組打字,都是打完一段話後,字幕才會出現在電視畫面上。這個結果就是電視上講完一句話後,大約要過4~7秒左右,這句話的字幕才會出現。如果節目內容有一大堆專業術語的話,字幕延遲的時間會更長,因為打字人員要處理很多自己不熟悉的詞彙。雖然打字人員會在上工前花很多時間預習,不過如果節目內容太複雜,專業的打字人員也會做得非常辛苦。

比較典型的例子就是體育轉播

體育轉播本來是男性看的節目,不過目前日本的電視即時字幕的打字人員多半都是女性。女性比較不熟悉體育節目的進行方式,所以製作體育轉播的字幕會非常吃力。

這裡要注意的是,日本和台灣的體育轉播的層次不一樣。台灣的體育轉播的品質非糟,轉播國際比賽時,很多轉播人員根本沒有做好預習工作,甚至完全在節目中聊天打混。在日本,體育轉播的資訊密度非常高。轉播人員理所當然會知道比賽的意義、比賽的重點、主要選手的名字,而且會確實把這些資訊傳達給觀眾。這是最基本的工作。如果這種基本工作沒做好的話,會傷到自己及公司的信用,嚴重時可能會丟飯碗。

由於字幕打字人員最基本的要求是製作出零錯誤的字幕,所以這些人必需要完全聽懂轉播人員口中的術語和人名。儘管這些打字人員會在前一天晚上拼命預習,不過實際工作時,延遲狀況還是會非常嚴重,有時候可能會延遲10~15秒左右。當然,體育轉播的問題並不只是專業術語而已。體育轉播節目中,除了播報員、專業解說人員以外,還有外派到選手活動區域的現場聯絡人員。每個人都有講話的機會。而且體育轉播還分為時況播報、解說,以及題外話,有些內容有時效性,有些沒有時效性,而且體育節目中的主角不是說話的人,所以聲音幾乎全部都是旁白。要把這些資訊確實傳達給聽不見這些對話的人知道,真的很不容易。

儘管製作即時字幕非常不容易,不過日本的電視台還是很努力地提高節目的字幕普及率。當然,製作即時字幕時,最努力的是那些打字人員。這些人在工作之前要花很多時間預習,理解節目中可能會用到的專業術語和人名。這些人多半不是電視台的人,而是和電視台簽約的業者的人。

日本的電視字幕服務雖然已經普及到即時節目,但是還有很多課題有待解決。例如即時字幕多半會延遲個4~7秒,當電視節目結束或進入廣告時,還沒出現的字幕就會被切掉。另外,電視廣告是廣告公司製作的影片,不屬於節目體系,所以也沒有字幕服務。這些問題都會影響到聽障者的知的權利。

本文獲梅と桜 ―日本台湾年軽人的事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