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子實驗衞星有何用(上)︰量子糾纏與貝爾測試

量子實驗衞星有何用(上)︰量子糾纏與貝爾測試
Photo Credit: China Daily / via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成功發射了全球首枚量子科學實驗衞星「墨子號」,將會進行數個長距離實驗,包括探究量子糾纏現象的「貝爾測試」。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在上個星期,中國成功發射了全球首枚量子科學實驗衞星「墨子號」,將會進行數個長距離實驗,包括衛星對地面的量子加密通訊以及探究量子糾纏(quantum entanglement)現象的「貝爾測試」(Bell test)。

量子加密通訊被譽為是牢不可破(hack-proof)的加密方法,能夠絕對保密,到底是否屬實?通訊的原理又是甚麼?要理解這些問題的答案,首先需要明白一點量子力學。

當然,絕大部份人——包括筆者——均沒有量子力學方面的專業知識,難以了解技術細節。不過,要知道大概發生甚麼事,亦非絕無可能——只要你準備好接受量子世界各種古怪現象。

無人明白量子力學?

量子力學是現代物理學的一大支柱,也是最成功的理論之一,但其描述的世界讓人覺得離奇。例如在量子力學的世界中,粒子的「行為」不像古典物理學般井然有序,物理學家只能夠以機率去描述結果。

對量子電動力學有重大貢獻的物理學家費曼(Richard Feynman)曾說︰「我想我能夠說無人明白量子力學」(來自其演講《The Character of Physical Law》第6部份,亦見於其後出版的同名小書)。

最主要的原因在於,物理學家嘗試以量子力學描述粒子的特性,而粒子非常微細,遠遠小於我們日常生活可接觸的事物。在這個異常細小的尺度中,人類透過經驗獲得的「常識」再不適用,因此雖然物理學家能以數學公式計算結果,成功預測粒子的「行為」,但仍然感到難以想像。

然而宇宙並未遵照我們的意願運作,電子的軌跡也不按人類是否理解來決定,因此讀者應接受物理學家的實驗結果,而無須想像那些粒子「實際上」是如何——這只會是無意義的嘗試。

另外,本文亦會忽略很多細節,甚至只陳述發現而未有解釋。這除了是為行文順暢及方便外,更重要的原因是筆者本來就不太認識,有興趣的讀者請再自行搜尋相關資料閱讀。

量子糾纏

正如上文所說,量子力學非常古怪,連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也感到難以接受,希望證明量子力學只是「不完備」的理論——有些隱藏的物理現象、特性未被發現,以致量子力學所預測的結果看起來是如何古怪和違反決定論。

1935年,愛因斯坦連同物理學家波多爾斯基(Boris Podolsky)及羅森(Nathan Rosen)發表論文。論文中三人提出一個思想實驗,旨在說明量子力學的理論中,必然存在「隱藏變數」,否則會有超光速的通訊,違反了狹義相對論。

這思想實驗涉及一個稱為「量子糾纏」的現象,粗略來說,當兩個或以上的粒子直接進行交互作用時,整個系統會進入量子態——無法化約成個別粒子,只能視作一個整體。但當被量子糾纏的粒子跟外界互動(例如被測量)後,這個現象就會消失。

量子糾纏的神奇之處在於,假如兩個粒子透過量子糾纏連結後,分別被帶到兩個地方——例如一個在地球,另一個在火星——然後在地球及火星上的人分別測量這兩個粒子,所得的結果總會相反。

EPR悖論

為方便起見,以下忽略理論細節,就當粒子只有兩種可能「顏色」︰紅色和藍色。讀者必須留意,以下的「顏色」只是個比喻,代表相關的物理特性,並不代表粒子有這些顏色。

那麼量子糾纏後的兩個粒子,總會是一紅一藍,而且在測量之前我們無法確定哪個是紅、哪個是藍。而且,即使兩個粒子相隔極遠,比方說超過一光年,理論上也會有同樣現象。

根據量子力學的主流詮釋,當我們在測量於量子態的粒子之前,粒子並沒有確定的特性(包括速度、動量等),只有一個代表測量結果機率分佈的函數。

愛因斯坦等人就質疑︰假如真是這樣,量子糾纏下的兩個粒子就必須「互通消息」,才能確保兩個粒子的「顏色」不同。然而萬一兩個粒子相距極遠,它們「互通消息」的速度就會超越光速,違反了狹義相對論。

他們於是得出結論︰這些粒子的「顏色」本來就確定好——就像把一對手套分別放進箱子,當你打開其中一個看到是左手手套,自然知道另一箱子中的是右手手套——換言之,是量子力學本身的不足,才使物理學家以為粒子在測量前沒有確定的「顏色」。

這個思想實驗,後世稱為EPR悖論(以三人姓氏首字母命名)。愛因斯坦因此認為,量子力學中必然有「隱藏變數」,物理學家一旦發現了它們就能夠完全確定粒子的特性,避開了量子力學帶來的隨機性。

用另一個比喻︰當科學家戴眼鏡看微觀世界時,發現影像模糊。愛因斯坦所支持的「近距唯實論」(local realism)認為這源自鏡片本身的問題,而量子力學的主流理解是「微觀世界的確如此奇怪」。

貝爾測試

看起來,愛因斯坦、波多爾斯基及羅森的說法甚有道理。問題在於,量子力學以機率分佈函數計算所得的結果非常準確,物理學家也未能發現甚麼隱藏變數。最重要的是,到底應該如何做實驗去判斷誰是誰非?畢竟那是說粒子在未測量之前已經有確定「顏色」,可是不測量又如何得悉?

物理學家貝爾(John Stewart Bell)發表論文,回應EPR悖論。這篇論文為後世提供了驗證是否存在隱藏變數的方法,也就是說,驗證粒子的「顏色」到底是預先設定好,抑或如量子力學所理解般要到測量時才可確定。

而物理學家的多個實驗結果顯示,量子力學地位仍未受EPR悖論挑戰,站不住腳的反而是「近距唯實論」。雖然不同實驗設計被指各有漏洞,但去年台夫特理工大學(TU Delft)的團隊所設計的實驗,能同時堵塞不同漏洞,被視為對愛因斯坦最有力的反駁。

根據量子力學的預測,量子糾纏並不受距離限制。「墨子號」將會進行相隔1200公里的貝爾測試,乃目前距離最遠的一次嘗試。到時候,物理學家便可以知道量子糾纏的現象,在如此長距離下是否存在。

(未完待續。)

按︰感謝天體物理學家及本網作者余海峯閱讀本文初稿並提供意見,有興趣進一步了解量子力學的讀者,可以閱讀他的文章〈你也能懂量子力學〉

相關文章︰

資料來源︰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科學』文章 更多『Kayu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