彎彎為什麼要道歉?台灣人三種莫名其妙的道歉

彎彎為什麼要道歉?台灣人三種莫名其妙的道歉
Photo Credit: butupa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些台灣人很愛道歉,但是整個行為不是沒有意義,就是喜歡當保母,不讓別人為自己負責。

翻譯:Wendy Chang

有些台灣人可稱得上是「道歉冠軍」,他們會用各種奇怪的方式表達他們的悔意還有歉意,一種是公開向那些他們不曾傷害過的人道歉,又有一種是代替別人道歉,即使他的所作所為跟道歉者本身一點關係都沒有,還有一種也是代替別人道歉,不過只是因為不同意他們的做法。

過去幾個星期在國內不斷可以看到這幾種奇怪又愚蠢的道歉,台灣好像已經快要有「低能道歉部」,像英國有「低能走路部」一樣,其實核心問題在於不管是什麼事,道德責任都歸屬在他人的社會或是政治行為, 某些台灣人即便是長大了,還是像小孩一樣需要有監護人照顧他們,好像不知道自己要學著承擔責任。

前幾週新聞報導有個插畫家公開為她的婚外情行為道歉,據媒體報導,這個插畫家是在她的粉絲知道她的婚外情後道歉的,粉絲對於她的行為感到失望,因為這和她過去清新的形象不合。

我好奇大家該怎麼去解讀這件事, 第一,為什麼她會覺得有必要為了其他人看錯她而道歉?為什麼她在乎別人的看法大過於自己的隱私?沒錯,我們可以猜到這跟錢可能有關係,因為她的名氣跟收入息息相關,但是這麼一來,我們該指責的對象就不是那個插畫家本身,而是那些天真到會去相信媒體塑造出來形象的人。

再來,為什麼那麼多人覺得公開為自己不是很好的行為道歉是那麼重要的事?更荒謬的是這件事跟其他人一點關係都沒有? 他們好像覺得某一個人的隱私就是大家的事,這樣很像活在超級原始的社會裡,我們還要繼續玩這種過時的遊戲嗎?

即使我是那個插畫家的粉絲,當我聽完他的道歉後我會覺得比較滿意或是放鬆了嗎?好,假使過去她真的建立了一個非常純潔的形象,但是我們後來就會說她是個偽君子,根本不是這樣子,那麼道歉又有什麼幫助呢?難道她道了歉就不會是假惺惺的人了嗎?顯然地,實際情況剛好相反,她為自己讓粉絲失望道歉,想要重建她的形象,這兩點才是讓她更虛偽、更假惺惺的點,而要求她道歉的粉絲也真的是無比愚蠢。

最好的做法就是叫她的粉絲滾開,管好自己的事就好了,但在台灣,大家好像不怎麼尊重那些公開表達自己意見的人。我自己有幾次經驗,如果自己的意見不是大多數人會接受的,台灣就比較不喜歡被告知事實,大家似乎不太寬容,台灣人很少不敢不同意大多數人的看法。

第二個例子是台灣人很習慣幫別人道歉,其實是文化特質使然:上級要對下級的道德行為負責,最近的例子就是桃園縣縣長為他副縣長的貪腐行為道歉,我的想法是:如果你真的覺得自己做錯了、真的要道歉,只要簡單承認你選錯人了,然後辭職。但是選錯人並不是可以拿來道歉的東西,整體事件應該是政治上或是法律上的事,而無關於道德,除非你自詡為他的保母,不幸的是台灣有太多的「保母」。

第三個例子是我最愛舉的,交通大學的校長為該校學生在太陽花學運的行為道歉。根據媒體報導,他為學校沒有教好學生道歉,好像他應該為學生在校外的行為負責,他的言論也顯示出他和其他老師都不夠資格在大學教書,他唯一該做的就是辭職,因為道歉並不能讓他的老師生涯有所改進。

後來他又為他先前的道歉而道歉,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就和你要在球門五十公尺外射了一個烏龍球一樣難,我們又再次看到台灣人習慣為下屬道歉的行為,當起他們私生活的保母,為他們的一言一行而負責。

其實替別人道歉是不尊重他們的行為,因為你把他們當作比你地位還要低下的人,需要你不斷的去引導他們,這樣其實是自大傲慢的行為,沒有任何一點民主自由的思想,好像還活在史前時代,這樣的道歉其實比較像是道德說教,對犯罪行為的道德說教、對個人選擇的說教,但重點是這跟任何人的道德行為沒任何關係。

沒有人能夠為你的道德行為負責,他為你負責了就是一件不道德的事,我們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這種負責的自由應該被尊重。

但是要尊重個人的責任在這個文化中似乎不容易,大家會把共同利益還有自己的解讀加諸於其他人的社會行為上,有很多台灣老師還是抱持著上述的想法,那他們應該要辭職,因為這樣無助於台灣學術教育的發展,不過我想他們最後應該都會政府「低能道歉部」任職吧,非常地適任。如果可以讓我投票選擇適任在低能道歉部工作的人,那我想第一個選擇就是那位大學校長吧,而且我非常確信我之後不需要為了自己的行為道歉。

Photo Credit: butupa CC BY 2.0

Photo Credit: butupa CC BY 2.0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