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殼機動隊》、Cyberpunk與香港

《攻殼機動隊》、Cyberpunk與香港
《攻殼機動隊》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攻殼機動隊電影版香港開拍,其核心精神Cyberpunk即「High tech, low life」,在高科技、高速連接的生活漸漸失去人性,看似光鮮,但實質上人被掏空了。

從歷史上看香港亦有身份認同的問題,在《攻殼》推出之後的兩年香港就要回歸中國,一直在英國統治下香港創造了經濟奇蹟,成為東方之珠。回歸後一國兩制如何實行,會否真的是「馬照跑,舞照跳」?這令港人焦慮,亦令世界好奇,究竟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相會會有什麼化學作用?不過話說回來,雖然這背景與草薙的問題相呼應了,但我認為押井守並沒有想用這一點作關連,至少在畫面上看不到這種意圖。他構想的未來都市應該是更中性的,對科技大潮的侵襲是沒有那個帶有特別歷史的城市是能夠倖免的,因為城市本身就是科技的產物。

雖然面對著科技巨獸的襲來,押井守描寫了我們的焦慮,但他其實並不悲觀,他並不視科技進步為洪水猛獸,反而是呈現開放態度,因為說到底科技與人並非一成不變,而是動態的、具適應性的。科技改變我們的形態,其實只是進化樹上的下一步,問題是來得太快而已。在廣闊的網絡裏,資訊洪流當中,新的生命形態是可能的。或許在蒙太奇一幕裏的城市人並非麻痺,而是開放接受,並視之為日常而已。有人說《攻殼》是「後 Cyberpunk」才對,它不再對未來感到怠倦無助,而是保持開放和覺察。

香港仍然 Cyberpunk 嗎?

若果看看美版《攻殼》的初步演員名單,你會發現有一個叫「The Laughing Man」的角色,指應該就是《攻殼》電視版 Stand Alone Complex 的笑面男。這樣說美版《攻殼》故事應該會又很不同了,所以是否必要到香港取景,很看導演想表達甚麼。你看押井守的選景,完全是為了配合主題,在《Innocence》裏他想表達的東西不同了,城巿也不用那麼香港了。我不熟識美版《攻殼》的導演,也不知他會有甚麼風格。

laughing_man
《攻殼機動隊STAND ALONE COMPLEX》劇照

不看故事,我們可以退一步回到 Cyberpunk 的一般論述裏。科幻作品投射近未來時,有時並沒有甚麼犀利眼光,只是單純地看經濟,所以現在焦點會移到韓國、中國等地,整體來說還是東方。不過我們可以感到西歐沒有那麼焦慮了,近年科技發展下有不少創新,互聯網、智能電話大幅地改變我們的生活,跟著來的物聯網、3D打印、人工智能、虛擬實景等等又可能顛覆我們生產、消費的關係。在更加全球化的當下,未來比起舊時「分佈」更平均了些,科幻故事不一定要以亞洲城市做背景了。美版《攻殼》取景香港,我覺得可能出於懷舊、致敬較多。

身為香港人,我仍然覺得香港是很 Cyberpunk 的城市,儘管那其實並非一種讚美。「High tech, low life」仍然是香港人生活的寫照,資本主義巨輪並沒有停下來,人們工作時間越來越長,也越來越失去自己。企業壟斷仍然,小店在昂貴租金下越來越沒有生存空間。我們懷緬舊的建築和霓虹燈牌,因為新的不見得好,可能還越來越惡俗。我們仍然在身份問題上掙扎,不過那不是科技衝擊所至,而依舊是政治,本土意識近年抬頭,急於為我們的身份劃界。

只可以說,羅馬非一天建造,回歸也不是一天的事,而是一段漫長的過程,一些政治構想現在才開始試出效果來。有時這身份問題會成為我們的盲點,以致我們還停留在傳統 Cyberpunk 而未能進到如《攻殼》的「後 Cyberpunk」,又或者說貌似神不似。我假想如果押井守當年沒有拍《攻殼》,而是時至今日才拍攝,而且也是講傀儡師的故事,他未必會想到香港,一來是未來「分佈」更平均,他有更多其他選擇,二來是香港這些年來已漸漸失去當年的活力,這未必能「孕育」出傀儡師。

gits-city
《攻殼機動隊》劇照

西方或日本都對香港九龍城寨相當著迷,有超多的考證、研究,甚至影響流行文化,成為 Cyberpunk 作品常見背景,在日本更有以城寨為主題的遊樂場。城寨以自己的方式、秩序發展出一個有機體,對比起外頭的急速發展的大樓,她是自我組織、自我建築的。在這三不管的九反之地,裏面充滿黑暗、罪惡、危險,但亦流露動力、生機、希望。這代表著叛客精神,在面對無論是極權強權、系統控制、或試圖反撲的科技,我們需要這份創造力和生命力。

網絡也是去中心化的、自我組織、有機地發展著,讓意念互相激盪、交換和累積,這是資訊之海能產生傀儡師的原因。可是現在看似自由又方便的網絡,其實相當中心化,由少數超巨型企業所掌控,他們以免費為餌,吃掉我們的私穩、資料、外部記憶,留下可被極權所利用的後門。恐怖主義也利用網絡行事,這使我們更懼怕,以更多的自由做為妥協。科技評論家 Kevin Kelly 說科技就如剛出生的小孩,由我們所教養著,她有自己的意志,但也可能被我們所形塑,所以網絡對我們是解放還是綑綁,還我們如何回應。《攻殼》給我們上的一課是︰認識自己,保持開放,採取主動,勇於嘗試,新的東西才能生出來。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博客,原題為〈攻殼後香港〉。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tnlhk
核稿編輯︰黃郁齡


猜你喜歡


新創盛會線上回歸,技術、經驗、創投全都包!7月15日AWS Startup Day現正報名中

新創盛會線上回歸,技術、經驗、創投全都包!7月15日AWS Startup Day現正報名中
Photo Credit:AW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AWS Startup Day 即將於 7 月 15 日重磅回歸,此次不只聚焦新創趨勢與數位應用,更聯合 AWS 創投新創媒合會,提供參與者豐富的資源,所有與新創生態系相關的夥伴都不容錯過。

隨著Web3.0去中心化的趨勢開展與現在進行式的產業數位轉型浪潮,雲端技術早已成為許多早期新創發展產品或服務的關鍵金鑰,甚至為其奠定高速發展的穩健根基。而台灣雲端服務供應龍頭 AWS(亞馬遜網路服務公司)更自Web2.0時代開始就從未缺席,始終在技術新知、應用實務等方方面面致力支持新創,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免費論壇活動──AWS Startup Day也將於今年7月15日重磅回歸,在線上和參與者相會!

今年度AWS Startup Day持續聚焦新創趨勢與數位應用,精心規劃八場新創專題演說,非常適合長期關注新創生態系統的相關人士,或是正要起步、成長的新創夥伴報名參加。

立即報名2022 AWS Startup Day!

五大特色議程安排,給你滿滿新創觀點與技術乾貨

AWS_Startup_Day活動特色02
Photo Credit:AWS

「新創如何運用雲端科技打出一手好牌,投注資源延續未來業務?」這是今年AWS Startup Day欲探討的核心議題之一。為解答雲端科技之於新創企業的珍貴價值,AWS以「國際市場」、「創投趨勢」、「多元創業」、「雲端技術」、「焦點產業」等五大特色精心規劃講座內容,完整收錄新創趨勢脈動、雲端技術實務、佈局策略觀點與創投媒合等新創事業歷程的重要節點。為此,AWS不只力邀Web3.0、電商、串流、B2B解決方案等不同領域的新創合作夥伴,分享選擇AWS開展新創事業的策略考量,更毫不藏私地解析雲端技術如何快速又穩定的開拓事業。

議程02
Photo Credit:AWS

無論新創還是育成,想要洞見機會就不能錯過AWS Startup Day

活動對象
Photo Credit:AWS

任何產業或技術的發展,不單要前人的引領,也需要後繼者無窮盡的創新思維與打破框架的勇氣,缺乏其中一個環節,生態系都無法平衡永續。所以無論是天使創投、孵化器,還是剛起步或處於早期新創的企業,只要你身為新創生態系統中的一份子,渴望尋求創意突破或開展新興業務,AWS Startup Day都是你絕對不能錯過的最佳活動。

填單取得2022 AWS Startup Day 免費入場券!

尋找下一個新創獨角獸──同場加映AWS年度創投新創媒合會

本次AWS Startup Day除新創及創投相關講座外,AWS更直接邀請多家國際及台灣知名創投公司,與AWS Startup Day同場舉辦今年度唯一的線上「新創創投媒合會」,欲透過串聯本地深具潛力的新創與創投,幫助台灣新創企業獲得更豐富的資源,孕育下一個獨角獸。

根據AWS釋出的消息,媒合會將以早期天使輪或Pre-A輪融資為主,重點關注AI/ML工具和平台、智能零售、MarTech、Web3.0、媒體和娛樂等產業,並以快速輪流的形式替新創獲得最大的曝光。

立即報名2022 AWS Startup Day,共構台灣新創生態系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