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死並非不幸:沒有比家庭更讓人感到身心俱疲的

孤獨死並非不幸:沒有比家庭更讓人感到身心俱疲的
Photo Credit: L'oeil étranger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孤寂,是這個時代的潮流。我完全明白家庭是活著的人才有的。至少,家庭是以活著的人為中心。

文:下重曉子

孤獨死並非不幸

我記得之前NHK的紀錄片中,有一個兒子在粗工大街尋找很久以前離家出走的爸爸。兒子在父親離家出走後吃了很多苦,為此他有一段很長的時間都非常憎恨自己的父親。但是當自己長大成人、有了工作後就開始想,父親為何會離家出走,而且他很想知道父親現在在哪裡,於是他就開始尋找父親的下落。最後,他得知父親在大阪釜崎生活。

他下定決心要去見親生父親。因為他出生後就和父親分開,所以對於容貌和身影都沒有任何記憶。雖然最初有點彆扭說不出話,但是隨著拜訪的次數增加,漸漸地也開始交談對話,畢竟是血濃於水,父子間的親近感也慢慢產生。

兒子在名古屋附近找到工作,新年或是其他節日也會和父親一起吃飯。最近兒子找了一間比較寬敞的房子,想把父親接過來一起生活。這是一個重生家庭的開始,父親好像也很開心。一般這種家庭都是首先兒子有此意,然後開始展開尋找父親的行動,找到之後花時間和父親培養感情,接下來就是兩個人一起住。

分離好些年,連面都沒有見過的人因為彼此有心,所以才共同組成一個家庭。因為有了身為家庭成員的意志,所以才形成了家庭的型態。若是心靈不相通,就不算家庭了。相較於一般的家庭型態,要先有想成為家人的想法,才更適合稱為家庭。血緣並非那麼重要。因此,我想再重新思考幸福的家庭到底是什麼?

有很多日本人這麼想,「我想死在家裡榻榻米上」。但是,我想現在應該是改成「我想死在家裡床上」吧。我想應該很多人想要在自己家裡,在家人守護下嚥下最後一口氣。但似乎在醫院床上死亡的情況比較多⋯⋯。

如果沒有家人的人會怎麼樣呢?沒有守護自己的家人,在不被人發現而嚥下最後一口氣的例子似乎不少。隨著社會趨向高齡化,獨居老人逐漸增加,在都市內有很多孤獨死的例子。

如果是在鄉下地方,因為社區間的連結緊密,所以很容易被人發現。郵差或是派報員在送件時會順便出聲打招呼,確認主人是否平安無恙。甚至有些鄉下會在玄關處插上象徵主人平安健康的黃旗。在前陣子發生地震的長野縣白馬村,因為知道彼此的家庭成員,甚至知道誰睡在哪間房,所以在地震發生後就可以馬上從崩塌的屋子中救出傷者,無人罹難。

在高齡化社會中,所謂的家人並非是擁有同一血緣的家庭,而是社區中的人們才是真正的家人。如果有了這樣的家人,也就不會孤單寂寞或有任何不便。

現在是再一次重新考慮何謂家庭的時候了!

大家都會覺得獨居在都市中,然後一個人就這樣孤單離世實在無比悲慘,但真是如此嗎?也許當事人非常享受一個人生活的樂趣,也許活得自由自在也說不定。或許當事人正期待自己不被任何人發現,就這樣悄然無息地離開這個世界也說不定。

或許身後事會對家人或子孫造成麻煩,但只要當事人滿意,那又何妨。孤獨死,應該是抱持著某種覺悟而選擇的。更有人選擇這樣的死法,首先慢慢減少食物的攝取只喝水,然後最後不吃不喝地虛弱斷氣。

有人可能會覺得這有如橫死荒野,但我想只要有思考過自己的死亡就好。或許與其在被無情無義的家人守護下離開人世,不如自己滿足地嚥下最後一口氣離開。一個人的死法就代表那個人所選擇的生活方式,只要是像自己的死法就足夠了。

希望死後不進入家族墳墓的人越來越多

身邊有家人也不一定幸福。反過來說,沒有家人是否會不幸,那也是說不準的。我的友人多是一個人生活,而且她們知道如何讓自己充分享受生活的訣竅。遇到心煩的事時,身邊也有願意打從心裡傾聽的朋友。

我在從事主播工作時認識的一位學妹,現在是一位非常活躍的社會福利專家。她換工作到關西時,找到一些值得信賴的朋友,她集合了大約十位朋友,大家為了以後退休後的生活,把共同居住的地方定為關西,因此平時住在東京或各地的人也為此相聚一堂。

她在東京和母親一起生活,但是為了將來在關西生活,所以常來這裡跟朋友們見面。她邀我說一定要過來看看,我也思考著新的家庭生活方式,故便想過去參觀看看。

我所知道的養老院之類的地方多是管理型的比較多。對管理者而言,為了自己管理方便,因此不太能確保老人們的個人自由。對於想努力工作到最後,想要活得像自己的人而言,自由是不可輕捨棄的。相同想法的人聚集在一起、募集工作人員,然後到最後時刻尊重彼此一起生活,現在開始有這樣的新家庭形式出現。

我有一位大學時代的友人,她雖然是中國前三大林產大王的女兒,但是她說自己的生活方式要自己決定。自從她另一半在十年前往生後就一個人生活。雖然她一直從事父親在赤坂所持有的大樓物產管理工作,她介紹想法相同的學弟學妹進入她的公司工作,彼此宛如一家人一樣。

她和好幾位可信賴的朋友一起決定,死後要進入同一個墓穴。在她的故鄉鳥取縣有寬廣的墓地,而且當地還有自家的神社,她的老家還被列入文化財,據說她家還排入了當地巴士旅遊的景點裡⋯⋯。之前她父親還在世時我也曾去拜訪過,那真是座大豪宅半夜起來上廁所後要回去房間時,還不小心迷失了方向。那真是座大豪宅!

我們自己建立自己的家庭,和心靈相通的伙伴一起讓骨灰放同一個墓中,在這個社會逐漸可以看到這般不同以往的嘗試。我覺得與其將感情不算好且心意不相通的家人勉強一起放在同一個墳墓,這樣的新嘗試看起來還比較自然。有的人想要把骨灰灑到大海裡的海葬,有的人想要把骨灰埋在樹根底下的樹葬等等,有許許多多形形色色的安葬方式。我覺得沒有非得要把家人放在同一個墓中不可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