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未未的辯護律師因六四身陷囹圄:改行吧,別幹現在的事了,不是時候,幹不成什麼!

艾未未的辯護律師因六四身陷囹圄:改行吧,別幹現在的事了,不是時候,幹不成什麼!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六四運動學生、艾未未辯護律師蒲志強在一場六四的私人紀念會後被帶走,在被拘留37天後,終於經由公安局官方所確認。

翻譯:呂佩庭

北京公安局正式依尋釁滋事、非法取得個資等罪名拘捕人權律師蒲志強,蒲是在一場六四天安門事件的私人紀念會後被帶走,這項消息在蒲被拘留了37天後,經由公安局官方的網路社群媒體帳戶宣佈,蒲的姪女與律師也同時因非法取得個資的罪名遭到逮捕。

蒲除了本身為北京華一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外,也時常擔任記者、媒體組織以及藝術家的律師,為言論自由與人權相關的案件辯護,其中包括艾未未在內;他在2004年曾為因著有《中國農民調查》揭露鄉村貪官而被控誹謗罪的吳春桃、陳桂棣辯護成功。儘管近年他因批判中國政治不公而聲名大噪,加上作為1989年天安門示威運動的知名抗議學生,蒲多年來都未曾入監。

Ai Weiwei, Pu Zhiqiang

蒲志強為中國異議藝術家艾未未的辯護律師。照片中蒲志強正和媒體說明艾未未對北京稅務局案提出訴訟,艾未未則在記者後方為其拍照(攝於2012年7月20日)。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6月9日,86歲的張思之,同時也是知名的異議人士辯護律師,拜訪了拘留中的蒲志強,以下是他和蒲會面後做出的記錄,正在中國網上廣泛地傳播:

(以上為China File編輯Susan Jakes所撰寫,以下則出自86歲張思之律師的〈報關心浦案友人書〉)

6月9日17時30分,意外地得到機緣會見浦志強,恰在等見之時,網上傳出一些關於「會見」的說法,所裡警官甚表不解,反復解說,「我們安排你單獨會見」,其他人不可能仿行。會見室除有一位官員負責安全外,估計沒有實施監控措施(如錄影),交談整整一小時未受到任何干擾。浦入室,似乎也感意外,坐定,兩人隔窗互握致意。見他長髮很濕,應是剛剛洗了頭。

以下先歸納浦的談話要點,加引號處,是原話。

一、「幾乎是天天提審,有時長達10小時,現在有些腿腫,估計與時間過長有關係」老這麼幹,「身體會招架不住」。

 所裡在看病服藥上,「現在挺好」,用上了胰島素,還送到航空總醫院看過一次。

「飲食條件與外面當然不一樣,但我在克制。有時一餐只吃一個饅頭。」

二、提審的內容寬泛,罪狀(這個詞,出自我)涉及許多方面,他逐一講了要點,但囑我「現在不要對外講」。

陳述中,他說:我的日記、電腦都被抄走了,那上面的許多內容,很難都記得住,一時也講不清,「等以後核對吧!」

三、在談到某項涉嫌問題時,他說:「我估計這個問題會把振紅(蒲的姪女)牽扯進來」,說後等我答覆。我說,「是的,牽扯到她。」

四、「估計這一兩天會下逮捕令,要進入訴訟程式了,擔心你身體吃不消,不能累了你。」他緊跟著說,「某人辦這個案子,不合適,某人合適些(他點了名,我想暫隱為好)」,「你看……」。我中斷了他的思路,說:現在既然沒變更強制措施,何必考慮這些事,到時候再作商量也不遲。他未堅持,只是補了一句:「工作量很大,那麼多的網路資料,得有個準備。」

 五、他語調沉重地說:「律師,以後做不成了,出去以後幹什麼呢?」停頓下來,若有所思,也許是期盼我說個意見,但我不想用遠景,替代願景,堅不回應。等了一下,他說:「我曾許過一個願,不知能不能還上?」再作停頓之後,他說:「今後,會好好照顧家庭,照顧朋友。」「我想念老母親,還有岳父岳母,不知他們現在好不好?」

我回答說,怪我不好,實在對不住,這些情況我都忽略了,今天沒法具體地把情況告訴你。不過你夫人讓我轉達她對你說的三句話:「面對現實,保持心態平衡,不要亂了方寸;務必搞好身體,這是第一位的;今後生活,會全力照顧你。」

他聽後心有所動,說:「聽懂了。請她轉告兒子:這番經歷對他是很好的磨礪,鍛煉,從中會學到好多東西,今後能更有出息!」

我告訴他,聽夫人說,兒子目前狀況很好,也平靜,「放心」。

六、告訴孟群(蒲的妻子),振紅兒子的上學問題,要「兩家合力」,盡全力供,不能荒廢。

 振紅房子的「按揭」,要按月給她們交上,她丈夫工資低,承擔不了,再告訴她。

七、家裡的錢不夠支出,可以賣房子。律師事務所原先付給我們的房租,現在如不再給,不要去要,一切順其自然,我給所裡添了很大麻煩,我知道!

八、談完「家務」,他問我:「X阿姨好嗎?」

 「很好。非常關心你。幾乎天天同我談你的事。」

很明顯,這種情況使他動了情,於是很難自禁地說:「請代我問候朋友們!我給大家添了麻煩。」而後又專門具體地說:「請告訴X,改行吧,別幹現在的事了。不是時候,幹不成什麼!」

 他在難中,依然心懷親友,令人感動!

Pu Zhiqiang

中國人權律師蒲志強。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談話結束時,他隔窗朝我深鞠一躬,我屈身回報,百感交集。下面報告我的總體觀感,作為我對友人的整體回答:

  • 第一,精神狀態,我概括為:堅毅充分,堅強遜之。必須說明:從未嘗過牢獄之災的人,在那樣特定的不言人道的環境中,不去回顧往事,念念親情,做到純而又純的堅強,不可思議。我自省辦不到。志強談及親友,眼眶泛紅,忍淚不垂,這種柔情,或者更是可愛處。所謂遜之,僅止於客觀描述景況而已。
  • 第二,身體狀況,我判斷,健康水準在下降,實宜保外就醫,我們前此的申請已被駁回,但駁回的理由十分抽象,情屬套話,沒有一句實質性的東西,因此擬再次提起。
  • 第三,對案情有了大致符合客觀情勢的預計,因而心理準備比較充足。
  • 第四,就案情而言,目前的發展對當事人非常不利,偵方下手之重,儘管我有預測,不料仍不到位。

所謂「再有三幾天就可能放人」,純屬笑談;「頂多判個三兩年……」,也是幻想。硬整個「數罪並罰」,何其恐怖?!作為友人,宜有思想上的準備,否則不易應變。

另有幾句題外的心內話:

我作為浦的律師,歡迎對我前段工作的批評、指責。我會有判斷上的失誤,例如咬定「提審」是拒絕律師會見的藉口就是。5月18日,我對記者說,浦案是個平常的案子,我以正常的心態對待。那時是想把問題圈在尋釁滋事上,因為浦的「五·三」行為與「尋釁滋事」應屬「風馬牛」。目前情況已有重大發展,浦案決不是一個平常的案子,人們似不宜用平常的心對之。情況需要集思,需要合力。

同行之間有不同意見是常態,屬好事。想法不同,方法各異,風格不同,判斷有別,沒有什麼不好!千萬不要因有異而棄同。目標一致,其他的都可商之議之。貴州小河案中的經驗何其寶貴,怎能輕易忘懷?中國律師在大事面前既不糊塗,也不馬虎,在要案中群星閃耀,會顯出中國律師的力量與光彩。

法律至上,公理必勝!

本文獲中參館授權刊登,原文請見Arrested Chinese Lawyer Pu Zhiqiang Speaks from Prison(06.13.2014)。張思之獄中拜訪浦志強原文是引用律師文摘〈報關心浦案友人書〉。

 延伸閱讀:哈兒律師蒲志強(南都周刊)

Hong Kong China Dinner Party Raided

上個月則在一場集會遊行中,香港民眾高舉蒲志強的照片前往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聯絡辦公室。。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