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年度神片《哭聲》(上):失落的薩滿文化與神山

韓國年度神片《哭聲》(上):失落的薩滿文化與神山
薩滿巫師日光|Photo Credit: 車庫娛樂 GaragePlay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這樣的神山內,卻拍攝出以失落「偽」薩滿、日本「鬼」子,與作為「試驗者」無能為力的基督宗教,三者交錯,甚至以悲劇收場《哭聲》一戲。為什麼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時隔六年,被譽為羅泓軫(나홍진)導演顛峰之作《哭聲》(곡성),於2016年暑假在臺灣上映,受到國內影迷熱評。

劇情描寫韓國「谷城」(곡성,剛好也跟片名「哭聲」同韓文字)村莊發生一樁樁家人相殘命慘案,村民大多猜疑是兇手吃到毒蘑菇,喪失理智釀成悲劇,但隨著死者身上共有的特徵——不明的泡疹與瘋狂病狀,警方調查村民說詞後,把兇手指向移居到此村外地人日本老頭(國村隼飾演)身上,甚至原本人們以為單純的兇殺案,隨著主角警察鍾九(郭度沅飾演)的小女兒中邪,也漸漸發展成神秘事件,這時請來了一位薩滿巫師日光(黃正民飾演),試圖藉由他的力量,揭開發生在谷城內這些兇殺案的悲劇。

哭聲 韓國電影
左上:警察鍾久|左下:日本人|右上:巫師日光|右下:無名女

但我們卻很難把此片簡單地歸類為是虛構或是真實電影。因為劇內出現了諸如活屍、惡夢、傾盆大雨撲撞車窗飛蛾、血腥殺人方式等魔幻情節之外,也穿插了許多真實場面,如有「護照」的外地人日本老頭,拍攝場景位於谷城東側三大神山的智異山 [1] 內、日本神道教的神器擺設、當代智慧型手機、韓國警察服裝,甚至是許多影迷最感到興趣宗教韓國薩滿(살만, 샤먼, Shaman)文化儀式等。

的確,《哭聲》寓含宗教象徵意味濃厚。從電影一開頭就引用《新約・路加福音》第24章37-39節可見端倪。引用之經文乃耶穌復活後,為了向門徒證明自己重生,對眾人說:

他們卻驚慌害怕,以為所看見的是魂。
耶穌說:你們為什麼愁煩?為什麼心裡起疑念呢?
你們看我的手,我的腳,就知道實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無骨無肉,你們看,我是有的。

但明顯可見的是,基督宗教的戲份並不太大,連對村內村民遭遇到的許許多多怪事、慘案,以「無能為力」姿態出現,甚至透過日語與日本老頭溝通,信仰基督宗教的神父助理扮演著「試驗者」的角色 [2]。

關於《哭聲》宗教意涵,羅泓軫導演在接受記者訪談,也坦承自己拍攝此劇前,也大量地鑽研過宗教題材,在片中以巫師日光、外地人日本老頭和神父助理三角色,分別對應韓國薩滿教,日本的神道教,和基督宗教(天主教)三宗教。

除了基督宗教之外,最受影迷注目的,莫過於劇內出現為主角女孩趨邪的薩滿教。眾所皆知,薩滿教流傳全世界,在東西伯利亞、俄羅斯、芬蘭等地都可見其分布。若聚焦亞洲地區,薩滿教則多分布於北亞地區,屬於巫覡宗敎,其中還可劃分出滿族薩滿敎、蒙古族薩滿敎、中亞薩滿敎、西伯利亞薩滿敎等。根據歷史記載,滿洲人祖先女真人也曾信奉過薩滿教,薩滿教信仰廣泛流行在中國東北與蒙古地區,來到清朝,當時皇帝也曾結合滿族傳統與薩滿教,作為統治居住在東北人民的政治手段。

繼之,「薩滿」一詞,起源於滿語或鄂溫克族(通古斯族)語,為「智者」、「曉徹」之意。主因是薩滿教義認為,天地萬物之生靈都有與之溝通的可能,人們通過自己的修行與薩滿儀式,成為「智者」就能夠與祂們溝通,進而達到問卜、醫療、趨邪等效用。

這一點,我們在劇內看到導演以綻放在案發現場死者家中屋檐上,類似人頭骨骷髏狀的果實(蒴果),以及巫師日光要替小女孩趨邪對象之一,是要去除夢境中的惡鬼等情節來呼應之。此薩滿教思維,就十七世紀的西方人看來,就是「泛靈論」(萬物有靈論,animism)原型之一。

就韓國文化脈絡下來看,薩滿教大約是在西元六世紀中葉,由游牧民族突厥、蒙古流傳到朝鮮半島。當時朝鮮半島的薩滿主要以「巫覡」(무격)當作信仰中心發展起來,且與「呪術師」(주술사)密切相關。之所以如此,是巫覡在作法或進行趨邪儀式,除了以誇張的肢體動作跳舞,且應用薩滿教傳統火獻祭之外,巫覡嘴巴也必須唸著薩滿教歌訣,使用專用的器具與神靈溝通。

哭聲 韓國電影
Photo Credit: 車庫娛樂 GaragePlay
巫師日光進行趨邪儀式

此舞蹈原型起源甚早,在《三國志》〈東夷傳〉所提到朝鮮半島每年十月舉行「祭天禮儀」(제천의례)的「舞天」(무천),就被韓國人視為是薩滿教祭祀的原型之一。之後,來到高麗時代(918-1392),信仰薩滿教代言人「巫俗」(무속)人數之多,甚則已經可把「巫俗」地位提昇到「準」國教之盛況,新羅王也被認為是「巫王」(무왕),以及現存到今的村祭(촌제)等,都可看到薩滿文化在朝鮮半島之興盛。

但有趣的是,新羅時代末期因受佛教與儒家文化影響,巫覡地位受到嚴重打壓,從原先被人尊崇的「準」國教地位,走下神壇跌入俗世,進而在民間也出現「實用型」的 「避邪進慶」(피사진경),即類似《哭聲》的巫師日光角色。

這也難怪,劇內首次提到日光此人物是出自主角鍾九的母親口中,當她發覺小孫女中邪,決定請來「巫堂」(무당)日光來作法,「巫堂」一語指稱屬於原始薩滿教崇高的「巫堂」稱號,但到片末無名女(千玗嬉飾演)請鍾九聽完三聲雞鳴才返家,免得造成悲劇時,她反而用「道士」(도사)一語來指稱日光,從「稱號」角度來看,算是貶低日光的地位,因為在無名女眼中,日光不算是一位標準的「巫堂」,只是一位混雜佛教或其他教派的修道者(道士)罷了。

哭聲 韓國電影
Photo Credit: 車庫娛樂 GaragePlay
無名女究竟是善是惡是神是鬼?

這也就是為什麼日光在遇見無名女後,鼻噴血水、口吐黃沫,驚慌失措地回到道堂,嘴巴唸著不再是他為小女孩趨邪時,外人難以瞭解的薩滿咒語,而是讓人清楚可辨的「阿彌陀佛」、「求菩薩保佑」等語;再者,眼尖的人都可以看到,日光的道堂或車內,擺放許多觀音菩薩神像……為什麼呢?因為,他本來就不是純薩滿教的「巫堂」。

更令人玩味的是,一開始「巫堂」的設計是突兀,甚至「錯亂的」。從片內鍾九母親提到要請「巫堂」來幫小女孩趨邪時,就筆者印象中「巫堂」角色功能設定與性別,應該是「尊奉鬼靈,以舞蹈、祭品與歌曲來調節人類命運,判斷吉凶禍福的女性」(귀신을 섬겨 굿을 하고 길흉화복(吉凶禍福)을 점치는 일에 종사하는 여자),但卻由「男性」演員來扮演「巫堂」的角色,令人不禁懷疑,是否是羅導演的另外一種反諷呢?

同樣的,薩滿教在歷史發展上,隨著佛教、儒家文化之影響,與社會風氣之不同,對他們的反諷越來越深,等來到李氏朝鮮王朝(1392-1897),昔日風光無比的巫覡,在那時竟被列在社會階層八賤(팔천)人種內的「賤民」(천민)一種。這也難怪,劇內日光要替小女孩作法之前,一開口問的就是他所最在意的「費用」、「你還有沒有錢?」獅子大開口,敲上雇主一大筆錢。

同樣的問法,之後也曾出現過一次,但卻是出現在「凡人」口中。

即鍾九在打亂日光替小女孩趨邪儀式後,決定私下動刑,來到肉品屠宰店找幾個兄弟商量,欲準備回到日本老頭住處幹掉他時,裡面一位兄弟聽完鍾九的計畫後,「白目地」問了一句話:「幹這件事,你要給我們多少錢?」身邊的人「吃驚地」連忙打圓場說:「談這麼嚴肅的事,怎麼突然提到錢呢?」

哭聲 韓國電影
Photo Credit: 車庫娛樂 GaragePlay
鍾九與兄弟們「追殺」日本老頭

那麼原先具有神聖宗教意涵的「巫堂」呢?日光不論是「巫堂」也好,「道士」也罷,與片內的凡夫走卒一般,都向「錢」看去,盡喪神聖感。這同時也就是,為何日光在影片內,會被設定成像個小混混一般,吞雲吐霧抽起煙,平日換穿的衣服是名牌運動服之主因。

「巫堂」、「薩滿」的神聖性,全盤消逝了,更別提到劇中,給觀者第一印象的韓國薩滿文化代表者日光,原來也只不過是為虎作倀日本老頭的小幫手,盡露銅臭俗氣味。

最後,拍攝場景選擇為深山,並非是偶然的。有人分析,一開場的全山景空境,除了呈現出谷城特有的山多雲繞之地景特色外,也有人說欲喚醒韓國國民,谷城是在日本殖民朝鮮時,居民受到日本軍迫害的史實 [3],如同日本老頭在影片內對谷城村民們所做的一切。同時此地點,也是2015年崔岷植主演,描述捕獵高手對抗日本軍,捕捉朝鮮最後一隻山神老虎的電影《大虎》拍攝之場景。

但是第一個山全景鏡頭之後,緊接著便是外地人日本老頭釣魚、村內接連發生慘案等情節。第二次明顯的全山景空境,發生在巫師日光開車來到谷城的路上。看似正義之士要來驅除惡魔,但日光的出現,只是與日本老頭暗通款曲罷了。更別提之後,鍾九與兄弟們搏鬥死屍,追捕日本老頭等,全是發生在山內。

換句話說,山是一個競技的場域,正與邪,善與惡在其中搏鬥。

反諷的是,「山」本身對韓國人來說,具有崇高地位,不論是建國神話—「檀君建國」(단군건국),描述天神桓因兒子桓雄(황웅),對人界產生了興趣,進而與部下三千人一起降臨人間,而選擇的地方就是「太伯山」的神檀樹下;或是三大神山的金剛山,也有仙女與樵夫愛情故事傳說;更別提韓國國歌《愛國歌》,也把「白頭山」(백두산)寫了進去。故先不論前述幾個在《哭聲》出現全山景空境之後的劇情發展,羅導演在拍攝山全景空境時,特別呈現出空靈的一面。

哭聲 韓國電影
Photo Credit: 車庫娛樂 GaragePlay
谷城寧靜的山村發生了不尋常的怪事……

那麼,在這樣的神山內,卻拍攝出以失落「偽」薩滿、日本「鬼」子,與作為「試驗者」無能為力的基督宗教,三者交錯,甚至以悲劇收場《哭聲》一戲。

為什麼呢?

薩滿巫堂神聖感的凋落,到韓國高山的失落,甚至超自然力量的善良無名女,也阻擋說服不了「凡人」鍾九不要返家,以免發生悲劇,但終究功虧一簣,哭倒在村內。

韓國導演羅泓軫眼中,這世界上還有神聖之物嗎?如同隱晦的《哭聲》片名一般,傳出哭聲的是誰?是無名女?還是在世俗內,已無神聖之物的人類呢?[4]

「試驗者」的基督信徒,與晉級又進擊的日本「鬼」子,一同響起這道哭聲……。

韓國年度神片《哭聲》(下):晉級又進擊的日本「鬼」子

附註

[1] 另外兩座神山,為金剛山漢拏山

[2] 根據調查,2004年統計韓國當地天主教會人數,總計4,537,844人,占全國總人口9.3%,且韓國也是世界上成年人信仰皈依最多的國家,每年都會有超過15萬以上的成人信教,迄今2015年4月8日發表的最新統計資料,目前統計信教人數為5,560,971人,佔人口總數為10.6%。

另一方面,韓國基督教徒在2015年5月22日的調查顯示,為當地最多人信仰的宗教,從1998年的20.7%,逐年增加,來到2015年時,比率高達26.3%,可說基督宗教信徒在韓國社會內扮演重要的角色。(資料出自韓文版維基百科DONGTANMS.KR

但令人玩味的是,基督宗教信徒在劇內角色卻不突出,從最原初以語言「試驗」惡魔的角色,在劇末,反而在山洞內成為被惡魔「試驗」的對象。有關於基督宗教在此片內,作為「試驗者」地位之分析,請參閱筆者文章〈晉級又進擊的日本「鬼」子〉,與韓國宗教的變形

[3] 但這樣的論評並不太精準。因為在朝鮮遭日本殖民時代,有哪一個地方沒受到日本軍迫害呢?

[4] 至於二十一世紀韓國當地,失落高山的變形,請參閱筆者《他人的目光—韓國人的「被害」意識》(唐山出版社)一書。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