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在問有沒有輻射?你應該要知道的是「哪一種輻射?」「劑量是多少?」

還在問有沒有輻射?你應該要知道的是「哪一種輻射?」「劑量是多少?」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老是問「有沒有輻射?」這個問題,其實是無效的,因為關鍵在於「是哪一種輻射?」以及「劑量是多少?」不會發生事情不會因為自己腦補發生,會發生的事情也不會因為自我安慰而不發生,不管你是想用WIFI加熱關東煮還是用眼神殺死蚊子,做不到就是做不到,就算李登輝也做不到。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我書讀不多,你不要騙我說這個沒輻射

經常有人問我:「電視有沒有輻射?」「手機有沒有輻射?」「微波爐有沒有輻射?」如果在醫院的話,就會有人問:「核磁共振有沒有輻射?」「超音波有沒有輻射?」其實這個問題的範圍很大,從廣義來說,幾乎全部都有輻射,從狹義來看,也可以說全部都沒有輻射,我們就先來瞭解一下什麼是「輻射」好了。

什麼是輻射?

「輻射」(radiation)是一種能量傳遞的形式,一般又稱為「電磁波」,在物理的分類上,所有會產生電磁波的東西一般都可稱作輻射,所以包括收音機的無線電波、WIFI、電燈、電腦,只要是需要插電或是裝電池的東西通通有輻射,這時候就有人就恍然大悟了:「難怪經常用手機連WIFI上臉書的人罹患腦殘的比例那麼高!」雖然我無法反駁這個事實,但是英國研究顯示腦殘真的跟輻射沒有一丁點關係。

為什麼大家那麼關心身邊的東西有沒有輻射呢?因為一般人聽到「輻射」,立刻會聯想到的不外乎就是「畸形兒」、「癌症」、「原子彈爆炸」之類的東西,很容易建立起一種虛妄的三段論證:輻射對人體不好→這東西有輻射→所以這東西對人體不好。

但是,事實到底又如何?

先不管低劑量輻射對人體到底有多少影響,你聽過「非游離輻射」(non-ionizing radiation)嗎?我們常在報章媒體上看到的、已知可能會為害人體的輻射,稱為「游離輻射」(ionizing radiation),例如:X射線、α射線、β射線、γ射線(伽瑪射線)和各式各樣沒聽過的射線。所謂的「游離」,是指高能量電磁輻射穿透人體時,從人體內的原子中擠出電子,這時你身上的原子就不穩定啦,接著就可能會產生一些像是DNA斷裂的生物效應。大家都知道DNA是一種成對的雙股螺旋鏈,如果只斷了一條,身體可以很輕鬆地修補回來,但如果成對的兩端同時斷裂,細胞就沒辦法正常複製,然後可能會自殺、變態,或是成為癌細胞這個壞小子,讓民眾聞之色變,避之唯恐不及。

1__1
Photo credit:時報文化出版社
1__2
Photo credit:時報文化出版社
非游離輻射沒有劑量問題

反觀其他慈眉善目、個性溫和的「非游離輻射」因為太低能(我的意思是能量太低),所以就沒辦法達到這種效果,也因此,我們前面所說的「劑量」概念只能應用在游離輻射上。為什麼會這樣?因為游離輻射穿透人體時會在你身上「做某件事」,這個「某件事」在你身上產生的效果是會殘留的(請注意,不是「輻射殘留」,而是「效果殘留」),這有點類似服用藥物「攝取某樣東西」的概念。非游離輻射由於能量太低,穿透人體後「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顆電子」,既然沒有任何傷害DNA的效果殘留在體內,當然也就沒有所謂劑量的問題了。

不過,雖然非游離輻射不會產生游離(這句話真的很像廢話),但還是有一些潛在的危險,比方某些低能量的電磁波會在體內產生感應電流、刺激神經,或是對身體的水分子共振產生加熱的效果等,因為這些效應都可能讓人產生不舒服的感覺,非常極端的嚴重情況下甚至可能把人給煮熟,所以在實務上,各國都有特定的法規限制一般電器產品可能會產生的非游離輻射量,讓我們在使用的過程中可以安心無虞。

我想現在你應該能了解所謂的液晶電視、吹風機、微波爐、手機的確會發出「輻射」,但都是只能發出對人體影響非常有限的「非游離輻射」。不過你可能不知道,在很多人的家中,都存放著放射性物質,沒錯,是真真實實會發出游離輻射的放射性物質,但這絕對不是因為他擁核所以就把核廢料放家裡,而是他使用了居家消防用的煙霧偵檢器,此話一出,兩千萬人都驚呆了。

煙霧偵檢器的原理是藉由放射性物質發出的帶電粒子對空氣產生游離作用,使偵檢器內的空氣具有導電性,平常沒事的時候,偵檢器的電流當然很穩定,要是忽然有煙霧飄進偵檢器,和裡面的空氣混合,會使得原本穩定的電流產生變化,此時裝置偵測到這個變化,警報就會開始ㄅㄧㄅㄧ作響⋯⋯非常科學的設計啊!但是家裡有放射性核種(radionuclide)聽起來讓人心裡毛毛的,不過大家不用太擔心,根據美國國家核能管制委員會2001年的研究顯示,一個裝兩組煙霧偵檢器的家庭,每個人一年的輻射劑量也才不到0.00002毫西弗,如果硬要換算成癌症風險的話,大約是增加0.000011%,我想應該很少人會覺得千萬分之一點一的風險稱得上是風險的。

2
Photo credit:時報文化

所以說,老是問「有沒有輻射?」這個問題,其實是無效的,因為關鍵在於「是哪一種輻射?」以及「劑量是多少?」不會發生事情不會因為自己腦補(「腦內補完」,通常是指漫畫中希望、但沒有發生的情節,讀者自行在腦內幻想補充完成)而發生,會發生的事情也不會因為自我安慰而不發生,不管你是想用WIFI加熱關東煮還是用眼神殺死蚊子,做不到就是做不到,就算李登輝也做不到。

3
Photo credit:時報文化

「游離輻射」可能會破壞DNA、危害身體,才是我們要嚴加留意的壞小子。

核廢料放我家真的沒有問題嗎?

「核廢料放你家」是一種早期核能論辯中的大絕招,意思就是說「要是你敢把核廢料帶回家堆放,我就相信你說核能很安全」。

通常這種話是完全沒有任何意義的,因為不管我想不想把核廢料帶回家,就現行法規而言都是做不到的,所以嗆出這句話叫做「進可攻、退可守」,因為對方要是不敢承諾帶回家,那麼就可以全盤否定他前面的論述;要是他反嗆「放我家就放我家」,他也做不到,你就可以噓他講空話,不愧是大絕招中的大絕招。不過話說回來,假設法令規定可以把自己的發電廢料帶回家,核廢料帶回家會發生什麼事情?

「核廢料放你家」這個概念其實是建立在另一個叫做「核廢料不能處理」的錯誤觀念上,一般人想像得到的核廢料,大概就是滿坑滿谷的鏽蝕鐵桶堆在某個空間,然後如果鏽蝕過度就可能會破洞、漏東西出來造成土壤汙染,最後導致寸草不生、萬物死絕。

事實上,核廢料處理並不是這麼一回事。首先我們要理解的是,所謂的「核廢料」或者「放射性廢棄物」主要可以分為「低階放射性廢料」與「乏燃料」兩種。「低階放射性廢料」多半來自一些放射性作業、醫療輻射廢棄物、實驗用輻射廢棄物等,它們和核電廠燃料的關係比較小,任何有核子業務的先進國家,就算沒有一台核能發電機也會產生相關的廢料,這些廢料通常會先把它壓縮成小小的,再用水泥包裹起來,防止輻射外洩。另外一種「乏燃料」,則是貨真價實和反應爐有關的東西,它是經過核衰變、發過電之後所剩下來的東西,具有高放射性,但是活度不足以再有效率地發電,所以過去是稱之為「高階核廢料」,不過近年來一些正在發展的技術,正試圖讓這些「乏燃料」重生,讓它們能夠再次拿來發電,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4
Photo credit:時報文化

如果我今天想要把核廢料帶回家,那麼依據比例原則,我只把自己用過的核廢料帶回家應該是合情合理的吧!假設一個人一生的用電量是72萬度電,而且這些電全部都來自於核能發電的話,以目前的核廢料減容技術每度電0.9微升來算,他的廢料大小將高達648立方公分!好⋯⋯小啊,比寶特瓶裝的汽水大一點點。好吧,小歸小,它還是得有屏蔽,因為如果你把這個鋁罐大小的核廢料直接堆在家裡的某處,每個人都不敢靠近那個地方了,所以我們必須使用金屬加上混凝土做一個「家用乾儲桶」進行輻射屏蔽,讓乾儲桶外部的輻射劑量符合「每年不得超過0.25毫西弗」的輻射防護法規,這個前提之下,完全是可以高枕無憂的。所以說,「核廢料放你家」本身是一個利用無知恐懼所製造出來的假議題,只要法規鬆綁,在輻射安全兼顧的前提之下,核廢料當然可以放我家。

我們身為在放射線科工作的人,自己也是核廢料生產者。包括核子醫學科的各種放射線藥劑、放射腫瘤科用來治療的放射性金屬,只要醫院每天開著,核廢料就一直產生,你問我可不可以不要產生核廢料,當然可以!不要診療病人就可以了。事實上在核子醫學科裡一些藥劑所使用到的核種是來自於核反應爐的,像是「鎝-99m」的原料「鉬-99」就是從鈾的核分裂所得來的,如果我們致力於消滅核反應爐,也就幾乎等於消滅自己的性命,因為很多疾病將再也無法診斷了。

對一個科學家來說,所謂的「正反兩面」並不是等重的。有些人會說:「雖然你提的這些東西有科學證據,但是也有人說如何如何如何。」這種似是而非的話很容易把不了解的人誘導到所謂的「兩種意見都很重要」或是「兩邊一樣爛」的邏輯,完全是思考上的陷阱與盲點。事實上,在科學的領域中,我們不能只看單一研究的結果,必須要從數以萬計的研究論文中,以客觀的角度抽絲剝繭才能歸納某個特定現象可能的面貌,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通常認為國際性大組織所提出的報告較為可信,因為那些報告都是全世界最專精的專家學者,埋頭檢視現有的科學證據所整理出來的結論。

然而,你總是會找到若干和所謂的「主流學界」不同的觀點,因為科學的世界是自由的,任何人都可以提出自己的假說,然而,一個假說最後是成為學說或是廢紙,關乎這樣的假說是否能在其他人手中無限制地重複,而那些冷僻的假說多半是無法重複的。因此,正反意見未必能夠等重地放在天平的兩端,做為一個非專業領域者更應該要小心這點,所謂的客觀並不是躲在「各打五十大板」的背後偷渡錯誤資訊,而是依照證據「有罪責百、無罪開釋」,這才是科學的態度。

放射線的缺點,感謝各大媒體經常報導,連一般民眾都已非常了解。幸運的是,時至今日,經過了無數的科學實驗以及一些核子事故的經驗,我們已經非常了解放射線,好比說輻射劑量對我們的健康有怎麼樣的影響、要怎麼防護才能讓我們安全無虞、哪些東西會自己產生放射線、可以用怎樣的方法自己生產放射線,這些問題幾乎都是有解的,最關鍵的是,我們需要專家來處理這些問題,而不是一些煽動式的民粹口號。

只要封裝合乎法定標準,就算是核廢料也不會對人體有害。

書籍介紹

《怕輻射 不如先補腦》,時報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我們由此所得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廖彥朋,《台灣鯛民》專頁原作者,網友暱稱為「養殖戶」,自稱「周魚民的老闆」。大學念的是放射科學,發現自己沒有這方面才華,碩士轉讀醫學物理,又發現這行沒有前途,在醫院工作三年半之後帶著兩把吉他逃到日本,在京都大學醫學研究科當醫科學專攻博士生。

輻射好可怕?關鍵是「劑量」。一次搞懂手機、X光、微波爐、基地台、電視、核電廠的輻射真相,以醫學影像及放射科專業,破解與輻射相關的科學謠言。

本書以輕鬆有趣的方式講述有關輻射與放射線的基本知識,各篇均輔以幽默插圖和清晰易懂圖表,讓讀者對日常生活中與輻射相關的事物能有正確的認識,並能因了解真相而得以安心。

怕輻射不如先補腦_300dpi
Photo credit:時報文化出版社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