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銳設計師黃薇操刀國家歌劇院制服 精緻工藝打趴奧運服

新銳設計師黃薇操刀國家歌劇院制服 精緻工藝打趴奧運服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中國家歌劇院制服初期曾被指出一套制服要價1.2萬太貴,但作為國家級的音樂廳,工作人員就是門面,畢竟這不只是國家級,也是世界級地標場館,是國家人文藝術門面的象徵。

中央社報導,台中國家歌劇院在今(26)日全面開館啟用,前台服務人員制服也同步曝光。歌劇院從建築到營運,都展現了大膽的創造性與想像力,在尋找歌劇院制服設計師時,國家歌劇院藝術總監王文儀則找上了來自台灣、以英國為發展基地、走向國際的服裝設計師黃薇操刀,推出男女改良式西裝與T恤等三件式套裝,搭配手工訂製之工具腰包。

黃薇表示,台中國家歌劇院是當代的劇院,與英國富麗堂皇的兩層樓座古典劇院截然不同;而「制服」做為品牌個性的延伸,應能忠實傳達歌劇院做為藝術與人文中心的形象,如親和力與年輕化;集結這些元素後,形成具體的設計與視覺方向。中性設計、結合休閒輕金屬風格,大膽突破了制服刻板印象,將個性與工藝性帶入劇場,也傳達了歌劇院年輕、活力、質感的形象。「我把制服當成限量的工藝品在製作,每隔兩三年作些設計變化,十年後回顧,相信將能形成很精彩的結果。」

ETtoday報導黃薇突破制服被設定的同一化(unified),並以精緻工藝的精神製作,如女裙設計為不對稱羊毛百褶裙,搭配皮袋扣環、酒紅色手工鋼印的工具腰包;男裝外套則結合休閒棒球外套與西裝外套;棉質襯衫加入皮革與金屬元素,並以休閒性調整傳統袖口。她企圖改變快速製作、顏色雷同、缺乏獨特性的制服宿命,藉此展現歌劇院與眾不同的人文藝術氣質,更證明台灣的美感並非一成不變。

為使制服在獨特設計外更兼具實用性,黃薇深入了解服務人員的年齡層、工作內容、常用的工作配備等,甚至連工作環境、建築地板材質、走路時發出的聲響都深入考究。女鞋經反覆精密測試後,調整出最能展現完美體態並兼具舒適感的高度,並以粗跟、鞋內矽膠減輕久站的負擔,鞋底也添加特殊墊片,減少步行時的地板回響。儘管進行了上述調整,黃薇強調,制服仍保有工藝性、中性剪裁、休閒、精緻、高品質等Jamie Wei Huang品牌特色。

黃薇從「打造精緻工藝」的角度出發,成功扭轉以往質感與美感都不受重視的制服領域,並期待此套制服可以成為歌劇院的代名詞、品質的象徵、甚至引發追隨風尚,一如歌劇院具指標性的建築體。為避免干擾觀眾視線,未來歌劇院劇場工作人員將穿著黑色系制服,場外的前臺服務員則將以上半身白色系服裝為主。

黃薇是近年在國際時裝界發光的新銳設計師,從純藝術繪畫領域畢業後,轉而在英國倫敦藝術大學中央聖馬丁學院攻讀女裝設計。2012年畢業後,曾陸續為知名品牌Alexander McQueen以及Christopher Kane工作;2013年獲得柏林「未來設計師獎(Designer for Tomorrow Awards)」後,漸展露頭角,以倫敦為基地,創立個人品牌Jamie Wei Huang,更入選倫敦官方時裝周,每季固定發表作品。美國流行巨星女神卡卡(Lady Gaga)曾穿著黃薇的作品亮相。2014年,Jamie Wei Huang榮獲ELLE Taiwan New Talent Award,同年更奪下Vogue Italy International Talent Award。

新浪報導,隻身在國外辛苦打拼,作品成功前進日本伊勢丹百貨、香港IT等全球重要零售據點。黃薇表示,想尋求跨界合作的企業不少,但卻往往帶著諸多限制與前提。然而在王文儀總監給予的尊重以及極大發揮空間之下,黃薇得以將時裝設計的技藝運用在不同服裝類型,因此開啟了此次與歌劇院之合作。

ET Fashion報導,與先前被批到體無完膚的奧運制服更是大大對比,顯見其實有足夠預算,找到對的設計師,好好花時間考察、設計,台灣還是能做出有質感的「制服」。2006年高鐵通車前,也找來台灣設計師陳季敏操刀,當時柿子紅色的制服,考慮到活力、熱情的服務態度,且乘客有需求也能一眼找到工作人員,加上整體設計俐落,當時也受到好評。

以醜為行銷的「國家級設計」:為何奧運代表團服這麼重要?

中華奧會 里約奧運 制服 隊服
Photo Credit: 中華奧會活動粉絲專頁
先前被狠批的台灣奧運制服。

台中國家歌劇院制服初期曾被指出一套制服要價1.2萬太貴,但作為國家級的音樂廳,工作人員就是門面,而制服則是最能統一第一印象的代表,的確是應該好好花心思設計,畢竟這不只是國家級,也是世界級地標場館,是國家人文藝術門面的象徵。

網友看了黃薇的設計後,紛紛讚賞,「那腰包太時髦了」,「鞋子去哪裡買,想要!」,「也太時尚了」,「終於跳脫過去的醜陋審美觀」,「奧運隊服應該給她設計的」,「有精品的感覺」,「好看 好想穿穿看」,「鞋子不僅有型 感覺也很顯瘦顯高 可惡想買」,「那個工具包超好看」,「天啊!這衣服真的好美…看得我都想去歌劇院了」,「會不會有人因為想穿制服,所以應徵工作人員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