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歷史題︰「紅香爐」位於港島區哪一處?

香港歷史題︰「紅香爐」位於港島區哪一處?
由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究竟哪裡是紅香爐?紅香爐又有什麼意義呢?而位於紅香爐的紅香爐天后廟,其社會地位與慈善業務的發展又有什麼關係呢?

前文小遴介紹過鴉片戰爭中英雙方如何處理「香港」、「尖沙嘴」等翻譯後,文中帶出了當時中方普遍認為紅香爐、群帶路、大潭和赤柱四地與香港毗連。後兩地的位置無須多說,不過,究竟哪裡是紅香爐?紅香爐又有什麼意義呢?而位於紅香爐的紅香爐天后廟,其社會地位與慈善業務的發展又有什麼關係呢?

那裡是紅香爐?

1841年5月1日英方在香港開埠後做了第一次人口普查,憲報的內容同時亦刊登於《Chinese Repository》(《中國叢報》)內。當時的紅香爐位於掃桿埔和柴灣之間,是一條人口約50的小村莊。

image
圖片來源:《Chinese Respository》
1841年5月1日刊登於《中國叢報》X號上關於香港島的人口普查。

後來到了1843年8月,香港政府又做了一次地理統計並發報在憲報Xll號,當時「紅香爐」位於「燈籠洲」和「鷄閘門」之間。隨著人口增加,香港的村莊亦比開埠時不斷增多,紅香爐不清晰的範圍明顯相對兩年前的普查縮窄。到了1845年,據英國國家測量員歌連臣上尉(T. B. Collinson)繪製的香港地圖(The Ordnance Map of Hong Kong)所示,大坑的住民包含了紅香爐的人口。1假如再按照現在銅鑼灣天后廟(古稱紅香爐天后廟)的位置來推斷,其位置應該就在掃桿埔以東的大坑一帶。

image7
1843年8月,香港政府發報在憲報XII的地理統計。
image12
圖片來源:香港中央圖書館地圖館。
英國國家測量員歌連臣上尉於1845繪製的香港地形圖。

紅香爐的位置重要嗎?

從下圖1819年《新安縣志》可見紅香爐的位置與九龍汛對峙,可見兩地的重要性:

image6
圖片來源:Hal Empson: Mapping Hong Kong: a Historical Atlas, p. 98.
1819年的《新安縣志》。

在以上《新安縣志》可見,紅色爐與九龍汛相對峙。由於清朝海上航運蓬勃,而九龍的尖沙嘴與香港全島之間的海峽為商船內駛的必經之路,因此紅香爐位置具有相當的戰略意義。加上當時海盜猖獗,因此大約在嘉慶年間,清廷設紅香爐汛(汛為水師駐防據點),可見於阮元1822年完成的《廣東通志》。2

到了道光二十一年(1841),英方佔領了香港。為查明琦善與義律會談有否私餽香港,道光帝委以奕山靖逆重任,並於三月二十一日(5月11日)到香港查訪。在查訪之後,奕山得出的結論是:香港確實是島上一隅,而非全島的總稱。夷人表面上欲佔香港村,但由於「裠帶路與尖沙咀兩相對峙」,因此英人覬覦的實際上是「據裠帶路與紅香爐兩處」。3同期,道光帝亦委派兩廣總督祁摃相同任務。而祁摃後來於五月二十八日(7月26日)查明琦善與義律談話之後,亦得出與奕山大致相同的結論。4

義律要紅香爐嗎?

我們在前文分析過清廷眼裡的香港究竟是那裡後,知道清廷認為香港村(即鴨脷洲)便是香港。盡管奕山和祈摃在查明香港位置並發現紅香爐和裙帶路的戰略意義,但他們仍然認為英人覬覦的是位於全島西南面,與紅香爐和裙帶路背馳的香港村。這其實一方面反映了奕山和祈摃等人不但對那一杯是英方想要的茶顯得糊裏糊塗,另一方面亦反映了本就知道義律是要香港全島的琦善,沒有認真將義律要攫取什麼的訊息聽進耳鼓裡。

其實,奕山的「糊塗」,我們應該如下這樣理解。琦善在失了香港後的2月遭到革職,並任命奕山為討夷的靖逆將軍。然而,背負千斤重任的奕山一開始便感受到肩上的壓力,假如他在其5月的〈奕山等奏明琦善與義律晤談情形等事摺〉中上奏琦善早在1840年12月已經知道義律本意是在於香港全島而非島上一隅,這只會令道光帝更加火大,從而加重了道光帝對自己靖逆和收復香港的期望,因此奕山是有理由不當眾「理順」琦差的矛盾。

而事實上,奕山與隆文楊芳祁摃合奏的〈奕山等奏明琦善與義律晤談情形等事摺〉中,四人對於琦善有否私相餽送義律香港似乎亦很有保留,奏中多以「前署督琦善與義律所談何事,概未聽聞」、「前署督琦善如何接見義律,如何商議事件,均不知情」、「實未見義律有餽送情事。再三嚴鞫,矢口不移」等語上奏,倒似乎只想將責任推卸到通事鮑鵬身上。5不過,盡管道光帝不是一個聰明皇帝,但他早就讀懂了琦善的前後矛盾。6當然,道光帝自己找出答案,總好過奕山做金手指。

在得知那裡是紅香爐和其戰略意義後,我們來看看位於紅香爐的紅香爐天后廟,其社會地位與慈善業務發展的關係。

天后廟的基本結構——清朝的天后娘娘

眾所周知,天后廟是祭天后娘娘的。那麼在清朝時,天后娘娘在當時的社會地位是如何呢?

林默娘本由宋朝時的一個夫人,到元朝成為「妃」再成為「天妃」,到明初由「天妃」變為「聖妃」,再到助康熙收服臺灣後由「妃」升格至「后」,其地位在經過幾百年由一個民女升格到「后」級別,可見清朝時天后的地位已經到達超然狀態。

本身作為保護漁民和航運事業的海神,在康熙帝年間更多了一個戰神身份,信奉天后已經不只是福建人的「媽祖」或漁民的專利,而是由廣東到天津沿海百姓都信奉的「母親」。因此香港當時多座供奉「母親」的天后廟,不但是政治上,而且民生上都需要的一個重要民間信仰。紅香爐天后廟往後的發展,就是構建於這份民間信仰的基礎之上。

紅香爐天后廟是香港島總稱?

關於銅鑼灣天后廟,坊間向來有兩個傳說:一是紅香爐天后廟前的燈籠洲看似一香爐,因此天后廟稱為紅香爐;二是從前有一紅香爐放在廟前,據說那香爐是從遠處隨水飄來的。當地鄉民和漁民認為天后娘娘顯靈,於是便在該處建一小廟,用這香爐來上香奉祀。由於非常靈驗,因而香火鼎盛,所在地亦因而稱為「紅香爐山」,沖來香爐的港口亦改稱為「紅香爐港」。

不過,坊間書藉多稱「紅香爐港」泛指香港島,並且後來演變為香港全島總稱的說法,看來並不可靠。7據已故歷史學家羅香林在《一八四二年以前之香港及其對外交通》一書所指,8嘉慶王崇熙纂《新安縣志》卷二輿地畧圖不但繪有紅香爐山,而文中亦載有香港村。兩地的港灣實為兩處而同時存在,因此證明紅香爐演變為香港全島總稱的說法並不可靠。

image7
圖片來源:筆者實地拍攝。
位於廟內的紅香爐。
image2
圖片來源:王崇熙:《新安縣志》上卷。香港,1979年,第82頁。
嘉慶王崇熙纂《新安縣志》卷二中可見「香港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