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小民大,放任政治人物亂咬也沒關係,這才是台灣該有的未來願景

官小民大,放任政治人物亂咬也沒關係,這才是台灣該有的未來願景
Photo Credit: 蔡英文 Tsai Ing-we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政治人物該放出訊號給選民,而選民也該適時鼓勵既有善意也有能力的政治人物,兩者如魚幫水,水幫魚,不因一時的小誤失,而毀壞長久的往來關係。

文:普通人的自由主義

高盛在還是合夥人組織,不是公開上市公司的時候,非常有名的組織文化是「貪婪,但,貪長期的。(Greedy, but long-term greedy.)」因為貪的是長期的,要賺的是長遠的錢,所以高盛以善待客戶知名,長期地以客戶的利益為己身利益,絕不做其它二流投資銀行的剝皮勾當,客戶茁壯,高盛就跟著賺大錢。現在當然不是這樣了,三個月一次的財報壓力,早就逼得高盛失去那種「高尚」的企業文化了。

政治人物也像公開上市的企業一樣,沒有什麼能力與動機進行長遠的規劃。一、二年就來一次選舉,讓政黨和政客,忙著在媒體露臉,忙著不要在公共議題上失分,忙著追逐如流水的民意,那裡有辦法談什麼願景及使命?

但政治人物和選民,應該是像早期的高盛和客戶的關係一樣,你好我也好。國家經營得好,政治人物就得到獎賞,選民持續讓其掌握權力。兩者如魚幫水,水幫魚,不因一時的小誤失,而毀壞長久的往來關係。

這是個雙向的訊號賽局,政治人物該放出訊號給選民,「我不只是善意的掌權者,我也是有能力的掌權者」;而選民也該適時鼓勵這樣的政治人物,「慢慢來,沒關係,我們不會因為你的一時失言,或是迷惘,就拋棄你。」等到雙方都有這樣互信的時候,民意與政權,如臂使指,小事不失,大事可成。

但實際操作上,非常不容易。

所以為什麼歐式的內閣制讓許多政治人物傾心,因為在這個雙向的訊號賽局裡,政治人物多了一層保障,把政治權力相對地菁英化,把民意暫時地隔絕在權力遊戲外,善意的政治家有比較多的空間運作,因而可以進行長遠的計劃。

但我不相信所謂的菁英政治,把民意長久地隔絕在外,養出來的就是自以為是的寡頭政治。而且說實話,台灣早就過了實施內閣制的時機,妄想學人家把民意隔絕在外,行菁英政治,在民主的台灣是行不通的。

然而台灣的確需要有能力,並且有意願和選民長期共生的政治家。從蔣介石的復興基地開始,在台灣掌權的人,都沒有把台灣當成得用心守護的家園,二十年的民選總統,選出的不是貪小利,就是專打遊擊的傢伙,沒有一個好東西,把台灣都弄得家國殘破、百廢待舉。不相信?那誰能告訴我,為什麼在1996年,首爾的地鐵就已經開通金浦國際機場了,台灣的桃園機場現在都還沒有捷運通到台北?二十年!那時的初生嬰兒現在都已經可以投票了!

現在的蔡英文總統倒是有了個契機,可以改變向下沉淪的現狀。這契機就是國民黨已經被徹底殲滅了。在實力反對黨還不見成形之前,民進黨政府可以用比較長期、穩固的心態執政,不用日日夜夜盯著民調做決策,不用天天上媒體耍嘴皮,可以真正為台灣打地基、蹲馬步,成就一些事了。

高雄就是一個例子。從謝長廷開始,民進黨在高雄把國民黨徹底擊潰後,長期執政的效應就出來了。人材有培養的管道,都市開始有長遠的規劃,這正是我說的政治人物和選民共生的最好模範了,這效應能持續多久,我不知道,但是個可參考的好例子。如果蔡英文總統,真是如我所願,是善意的政治人物,那此時的一時低盪,就不應成為台灣長遠願景的阻礙。事情做得慢,沒有關係,做對就好。

在一個一個修補殘破家園的過程裡,希望蔡總統也不要忘記,這反對真空,不是長遠的,更不是空白支票。台灣的民主,注定是要回到互相牽制、綁手綁腳的美式民主。我們注定會有低效能的政府,那我們更應以人民的自由為發展主軸,像美國一樣,官小民大,徹底釋放人民潛能,而放任政治人物亂咬也沒關係,這才是台灣該有的未來願景。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普通人的自由主義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