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龍法官何時誕生?回顧充滿爭議的「白玫瑰女童性侵案」

恐龍法官何時誕生?回顧充滿爭議的「白玫瑰女童性侵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最近蔡英文總統忙著提名大法官,各位也要張大眼睛,幫忙監督,以免真提名到了「恐龍法官」。到底「恐龍法官」一詞,是從哪裡來的呢?什麼時候我們開始朗朗上口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林晉佑律師(台大法律系畢業,現為律師)

民國99年8月15日,一則媒體披露高雄6歲女童在圖書館樓梯間遭林姓男子抱上大腿,並以手指伸入女童運動褲內性侵得逞的報導,點燃民眾的怒火。

因為檢方依刑法第222條第2項加重強制性交罪對林嫌起訴,求處7年10個月的重刑,但高雄地院審理後,卻以林嫌「未違反女童意願」而與之性交,改論以刑責較輕的與未滿14歲幼童姓交罪,判刑3年2個月【註一】。

判決結果經媒體報導後,引發民眾不滿,直指法官一點常識都沒有,這種事連大人都會嚇傻了,6歲女童怎麼可能有反抗能力?若是發生在法官女兒身上,請將心比心好嗎?根本是輕縱色狼,應該重判。

同年9月1日,媒體再次報導另一則3歲女童案的判決,不過,這次的苗頭針對的是最高法院,相關討論在社群網站和媒體推波助瀾下,引爆民眾醞釀已久不滿司法輕判的情緒。有網友在臉書上發起「開除恐龍法官」活動,經連署超過28萬人。而後,於同年月25日在總統府前進行了萬人響應之白玫瑰大遊行,此為925白玫瑰運動之由來。

然而,亦有民眾認為判決並無錯誤,是民眾無知不清楚法律,也在臉書上如法炮製,成立「支持邵燕玲法官」的粉絲專頁予以聲援。究竟925白玫瑰運動的怒火有沒有道理呢?是不是法官都是不食人間煙火的「恐龍」呢?而人民的怒火對審判又有什麼影響?就讓我們往下看。

最高法院回應民氣:99年第7次刑庭決議

其實,早在925白玫瑰遊行前,最高法院已於新聞爆發後半個月左右(99年9月7日),做成法學界赫赫有名的99年度第7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來回應當時延燒不止的民眾怒氣,使前述的6歲女童與3歲女童案,得以適用法定刑期較重的「加重強制性交罪」,其結論可以整理如以下的表格:

事實 適用法條 刑度
對於7歲以上未滿14歲幼童合意性交 刑法第227條1項(與幼童性交罪) 3-10年有期徒刑
對於7歲以上未滿14歲幼童非合意性交 刑法第222條第1巷第2款(加重強制性交罪) 7年以上有期徒刑
對於未滿7歲幼童性交(含同意或不同意) 刑法第222條1項第2款(加重強制性交罪) 7年以上有期徒刑

最高法院決議主要理由有三:

首先,由刑法妨害性自主罪章的修正過程可知,刑法第227條第1項的「與幼童性交罪」,須符合「行為人與未滿14歲之人『合意』性交」的情形才可以適用,若是與未滿14歲之人非合意性交,就不可以用本條判刑。

其次,承上討論,因刑法第227條第1項須要有未滿14歲之人的「性交合意」,所以前提是未滿14歲之人要有意思能力。而未滿7歲之幼童,雖不能說一點意思能力都沒有,但是如何證明是否確實存在意思能力,實務上實屬不易。

故參考民法第13條第1項規定「未滿7歲之未成年人,無行為能力」,故一概將7歲以下之幼童視為無意思能力,而7歲以上未滿14歲之幼童,既屬民法第13條第2項之限制行為能力人,並非無行為能力者,故應認為其有表達合意性交與否的能力。

最後,依照刑法第221條規定的「其他違反其(被害人)意願之方法」,依照最高法院97年度第5次刑事庭會議決議、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第19條第1項、「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24條第1項、「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10條第3項等規定旨趣,自應由保護該未滿14歲之被害人角度解釋「違反被害人意願之方法」之意涵,不必拘泥於行為人必須有實行具體之違反被害人意願之方法行為。

既然7歲以下的未成年人沒有「同意性交」的意思能力,那麼即使犯人用強迫手段性交得逞,也會因為被害人無法表達不同意,結果論以刑法第227條第1項比較輕的刑罰,顯然失衡。

決議順應民氣,卻遭受抨擊

最高法院的決議,是針對「與未滿14歲之幼童性交」的事實而發,其判斷標準圍繞著「年齡區間」、「合意與否」、「以未滿14歲幼童的角度去解釋強制性交罪『違反被害人意願之方法』」,而影響最大的是年齡區間。

姑且不論刑法第227-1條兩小無猜條款的情形,一樣是未滿14歲的幼童,凡是7歲以下的幼童,不管行為人到底有沒有用強制行為,除非是趁其熟睡而為【註二】,否則哪怕是幼童遭哄騙而同意,都會被論以222條加重強制性交的重罪。與之相對者,凡是與7歲到(未滿)14歲的幼童性交,均要更進一步討論有無取得幼童的同意與否,故法院仍會要調查有無違反幼童意願的事實,無從迴避。

換言之,此決議變更法院實務見解操作的部分,僅及於處理「與未滿7歲幼童性交」的案例,從原先可能適用刑度較輕的第227條(刑責: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轉而至適用第222條第1項第2款加重強制性交罪(刑責:7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緣故,以滿足人民法感情的期待。

然而,此決議一出,立刻引起法學界一面倒的撻伐,更有諸多學者為文批判最高法院媚俗於無知輿論。為何順應民氣的結果卻又受到批評呢?下一篇,我們就從法律層面來了解這些學者們的看法。

【註一】:臺灣高雄地方法院99年度訴字第422號刑事判決。

【註二】:此處應特別適用刑法第225條第1項趁勢性交罪(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再依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加重其刑二分之一。

本文經法操司想傳媒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