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紀實:東南亞鬼故事大賞,「今天我要跟你回家」

活動紀實:東南亞鬼故事大賞,「今天我要跟你回家」
Photo Credit:燦爛時光:東南亞主題書店 Brilliant Time bookstor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台灣,你很難想像這種事,得個小感冒就一次送走兩條命,每回想起她,我就覺得如果能有一天可以遇到她就好了,不管是任何形式,讓我知道她現在也過得很好。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Wendy Chang

東南亞三分鐘說故事大賞來到第二屆囉!從第一屆集結了不同溫馨、爆笑或嚴肅的主題,這一次配合農曆鬼月,上個周末夜在燦爛時光書店,為大家端上最讓人背脊發涼的鬼故事,從太平洋那一端的美國到橫跨赤道的印尼,再經過中南半島的越南、柬埔寨⋯⋯準備好了,就繼續看下去吧。

沈淡淡:在越南讀國中時,我的學姊作了一個怪夢
14086206_1240825265941378_44103674510984
Photo Credit:台灣社會企業創新創業學會

這不是我的親身經驗,是我在越南讀國中的時候,身邊的人發生的事情。如果有人去過胡志明市就知道,那裡像台北市一樣分區,我讀的學校在第七郡,原本是個沼澤地,有一個台灣人把它開發成高級住宅區。我那時候讀台灣學校,那個時候地剛建好,而現在的台灣、日本跟韓國學校都是在那邊。

我國一的時候在舊學校讀了半個學期,我們整個學校就遷過去了。遷到了新校舍之後,大家就過著正常的學校生活。有一個生物老師非常有實驗經驗,某堂課她找了越南當地殺蛇的人來生物教室,殺蛇,然後剝皮給大家看,當作是解剖課。我有一個學姐,她大我兩歲,我之前就一直知道他身體不是很好,八字比較輕。

據說在他們殺蛇的時候,因為我們學校人很少,一班只有五六個人,學姐就跑去湊熱鬧看他們在做什麼,結果她看到蛇剝皮的時候,整個人暈了一下,眼前發一片青,就趕快跑去保健室休息。在那裡她做了一個夢,夢見她從我們學校往外走,那時我們學校對面的日本學校還沒蓋起來,仍是一片荒原,她就看到草叢裡面有動靜,很多認識的人跪在那,一直挖、一直挖,她就站在那對大家吼說:「你們在幹什麼?快停下來!」她看到大家手都挖出血來。

她醒來後,一直都覺得不舒服,在家裡發燒了一個多禮拜都沒有來學校。後來,她的爸爸媽媽真的沒辦法了,就去廟裡面問,並到處探聽,問到當地人才知道,我們學校前面那一片地,連著日本學校那一片草皮,以前是越戰時期的亂葬崗。

Euphie:為什麼不可以拿下那幅越南風景畫

這是發生在我朋友家的故事,我之前在美國華府附近開珍奶店,朋友住在維吉尼亞州,離華府大概30分鐘的車程。其實很少人住在那,除了歐巴馬跟各種大使外。朋友一家都是白人,他們住在一個越南裔比較多的社區,他的爸爸比較雅痞,媽媽是猶太教。但他們家比較不一樣,我的朋友不會戴猶太教小帽,平常看起來就是一般的白人。

有一次我去他們家,他們家在美國的房子有兩層樓,前面有個非常大的游泳池。那個社區都是中產階級,有80%是越南人。朋友家每個地方都有掛畫,她媽媽是道地的紐約人,而在一堆抽象畫裡,我看當有一張很像台灣早期的黑白照,非常詭異,我就問:你們怎麼有這幅畫?他們說那是在越南。我回他怎麼可能知道?因為那黑白照片裡頭什麼都沒有,我說:這也有可能是在台灣呀,因為亞洲都是長這樣子。

14138007_1240825349274703_13843978995255
Photo Credit:台灣社會企業創新創業學會

他說:這棟房子是向一個越南人買下,屋主是越戰時從越南過來的,有可能是難民。到了美國後,大部分人會作比較低層的勞力工作,有些人後來發達,變成中產階級,就會在這個社區買房,跟他一樣。後來這人離開了,什麼都帶走,就剩下那幅畫。我問朋友他媽媽為何還把它留在牆上,他說,一開始他媽媽也是把畫拿下來,放在儲藏室裡。可是放著放著,儲藏室的門常會無緣無故打開。他們把畫用布包起來放在儲藏室的角落,可是總會發現門被打開,畫上的布掉下來,或者是畫倒下來,然後就好像會有人從游泳池上來,滴水滴到儲藏室前面,或者是滴到畫的前面。

他們家原本是不太相信這種事的。他哥哥房間有一個投籃板,籃板貼有一張反射貼紙,剛好對著窗戶。他說,有時候哥哥在晚上玩的時候,會看到一位不露齒的亞裔女生對他笑,讓他們非常害怕。(所以每次他看到我跟他打招呼、對他笑,都會說,把你的牙齒露出來!)

他媽媽有時候還會聽到有人走上樓的聲音,可都不以為意。他們雖然不是虔誠的猶太教徒,但在感恩節時,仍會點白色蠟燭,男生戴上小帽,用希伯來文念經文。平常那些銀器非常重,是收起來的。有一次,那些器物莫名其妙地掉下來,整個碎了,他媽媽受不了,跑去請教這些搬來很久的鄰居。有個媽媽就跟他說,當年的屋主來美國時,他的情人留在越南,他的照片則是越南家鄉的樣子。

因為每次水漬都出現在畫前面,然後畫的罩布都被掀開,所以就建議他們把畫拿來外面擺著,結果奇怪的事情就減少了;但如果有亞洲人來作客,那幅畫仍常常掉下來,可能是靈魂很興奮吧。我跟他們說,在台灣如果遇到這種事,一般都會請人來作法,因為覺得人跟靈魂在同一間屋子裡很奇怪。可是他爸爸面無表情看著我說:不會啊! 這是個好地方,每個靈魂都會喜歡。他爸爸說了一句諺語「Virgnia is for lovers」,維吉尼亞很有吸引力,是給情人的地方,他倒認為這是一個愛情故事。

邱品親:關於一個我一直很想遇到的鬼

我今天要講的是我在柬埔寨的故事,關於一個我想遇到的鬼,但是一直沒有遇到她。

14102829_1240833245940580_58759135419109
Photo Credit:台灣社會企業創新創業學會

兩年前是我第一次去柬埔寨,後來我有機會可以去參加一場婚禮。在柬埔寨的法律裡,如果女生未婚懷孕,男生沒有娶她,那他是會被抓到監獄裡面的。這是件很嚴重的事情,所以他們的女兒就會因為這樣子的理由結婚。我去的那場婚禮,大家都很開心,因為女生才19歲,大家都說恭喜、太好了。這個年輕女孩邀我前去參加,我覺得這是很傳統的柬埔寨婚禮,所以也很榮幸地出席。(他們都很年輕就結婚了,像我去的時候是23歲,大家一聽到我還沒結婚,都會露出一種「你這輩子已經玩完了」的表情。)

後來她的先生去泰國出差,婚禮沒多久,她的肚子就一天天大了起來。先生在出差的時候,女孩就生了一場重病,但原因是什麼也沒有人曉得。一開始,只有流鼻水、像小感冒的症狀,後來越發嚴重,嚴重到她沒辦法下床。她先生很急著地從泰國回到柬埔寨,但在他回去的傍晚,太太還是去世了。去世的時候,小孩子也沒辦法拿出來,一來是胎兒還很小,二來是因為柬埔寨的醫療還是非常落後,所以這莫名的病在一個晚上就奪走了媽媽跟嬰兒的命。

依據柬埔寨的佛教習俗,會把去世的人放在廟裡面,但如果你是胎死腹中的人,是沒辦法進到佛教殿堂裡面的。於是她就被埋葬在我工作的小院子後面。後來我每次到柬埔寨的時候,我都會到那個院子裡和她說說話。雖然我們語言不通,我覺得她也是我的朋友,這樣的一個小女生,每次想到她就覺得心疼。在台灣,你很難想像這種事,得個小感冒就一次送走兩條命,每回想起她,我就覺得如果能有一天可以遇到她就好了,不管是任何形式,讓我知道她現在也過得很好。

今年7月的時候,我跟我媽媽及妹妹一起去柬埔寨,那是他們第一次去柬埔寨。當時我心裡一直有這個想法,但我都沒有跟她們說。可是待在柬埔寨的倒數第二天,我媽媽告訴我,她昨晚被鬼壓。我說:你不是不相信有鬼嗎? 她說可能也不是被鬼壓,就是夢到一個女生,她也沒有什麼惡意,只是一直跟在我旁邊。我問:那她是柬埔寨人嗎?她有跟你講話嗎?媽媽說她看不出來,也沒有跟我媽講話。這件事讓我覺得,那個女生是透過不相信有鬼的我媽,讓我知道她現在也過得很好。

想要感受恐怖的臨場感,歡迎到此收看直播

回顧第一屆東南亞說故事大賞

責任編輯:張馨云
核稿編輯:闕士淵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官方部落格』文章 更多『關鍵評論網 ASEAN:Indochina』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