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毒攻毒,浸氡氣浴?療效有實證支持嗎?

以毒攻毒,浸氡氣浴?療效有實證支持嗎?
Photo Credit: Reuters Photographer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些人相信氡氣浴可以舒緩甚至根治不同病症,但其治療功效到底有沒有實證支持?

中國傳統醫學很早期已經有應用「以毒攻毒」的概念,在黃帝內經中已有提及使用「毒藥」,用來醫治重病,古時亦有醫師以蟾蜍、蠍子等治療癌症。近年,香港醫生亦成功研究出使用砒霜(arsenic trioxide)醫治白血病,成效顯著,當然背後必須經過反覆的驗證和測試。

我們經常說,藥物,總會帶有毒性,沒有毒性的,治療效果當然較為遜色。對付某類型的重症,有時候的確需要使用毒性較強的藥物處理,只要我們能夠辨識療程中的副作用並向病人解釋,是否接受療程又病人分析後決定,便是最合理的做法。

可惜現代人在承受風險上並不太理性,「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把焦點放在藥物可能產生的副作用,而忽視藥物可以帶來的好處,即使你處方了藥物,病人也會按其所好自動調節劑量和療程時間,有時更耽誤了病情而不自知。

氡氣是甚麼?

當然,這個世界病人的光譜很闊,在地球的另一邊,有一些人則願意承受不明的風險,換取「健康」。在烏克蘭的一個城市,每年吸引數以萬計的人來朝聖,而吸引人之處,不在其風景和文化古蹟,而是放射氡氣浴。氡氣,就是Radon,一種放射性物質。

氡,無色、無味、無臭,在環境中自然出現,由鈾(Uranium)、鐳(Radium)、釷(Thorium)衰變而成。自古以來已經存在於大氣當中,常見於岩石間、泥土和地下水之中。氡氣亦是我們經常說「背景輻射」(background radiation)中最主要的成分。

因為氡氣較其他氣體重,當氡氣和其他物質結合並依附在塵埃上,兼且吸到體內氣管,便有機會增加患上肺癌的風險。美國環境局推斷,高濃度氡氣是繼吸煙後,第二名會引致肺癌的元兇。正常在室內的氡氣濃度,大約是2-3picocuries/L air(微微居里,百億分之2-3),低於4picocuries屬於安全。

氡氣浴變成另類治療

在上世紀末開始,歐洲開始興起了氡氣浴。有傳氡氣浴可以舒緩關節痛、皮膚病、泌尿科問題,甚至不育。有些病人可能接受一線醫學治療沒有取得太大的成效,便改為嘗試這些另類治療。它的聲稱原理是透過浸在水中15至30分鐘,讓氡氣滲入皮膚及血管內,令血管膨脹,增加血液循環及減少發炎之功效。而在烏克蘭的氡氣浴,就是被稱為歐洲中最有效的浴場。不少人慕名而來,為求獲得病情的舒緩,甚至根治。

病者相信這些治療比正規醫學治療更為有效,就算他們知道氡氣具放射性並且有機會致癌,他們也覺得沒有問題,理由是因為這並非恆常治療,每隔數星期才「治療」一次,輻射的影響不會很大。

的確,在20世紀中期,氡氣是有被利用作為治療癌症的工具,作為近距離放射治療(brachytherapy)的先驅。當時醫學家以金藏起氡氣,像一粒種子,放進癌組織內或附近,利用其輻射把周邊的癌細胞殲滅,其後才被其他物料如銥(iridium)取代。現在的近距離輻射治療得到大大改良,加上治療前的準確預計和策劃,均對患者及放射醫學人員的影響減至最低。

有沒有實證支持?

到底氡氣浴的治療功效有沒有實證支持?在1996-1999年的一個小型研究中,比較了氡氣+二氧化碳浸浴和只有二氧化碳浸浴對類風濕關節炎的幫助,結果發現有氡氣的浸浴有較長遠痛症紓緩作用,但由於參與人數不多,影響了結果的代表性。

回想起小弟於七月時到過日本浸了幾晚溫泉,本來於出發前的雙膝酸痛,在回港後突然好轉了,我也覺得很神奇呢!但當回港工作後,酸痛變回來了,那是否證明溫泉沒有效用呢?抑或其實是持續工作,才是雙膝痠痛的元兇呢?

看來又要考慮放一個長假去證實了。

相關文章︰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王陽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