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人時報看什麼?亞馬遜的新實驗;進擊的沒有人;奪下全球最宜居住地 台灣贏在哪裡?

懶人時報看什麼?亞馬遜的新實驗;進擊的沒有人;奪下全球最宜居住地 台灣贏在哪裡?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懶人時報本日選文:亞馬遜的新實驗 每周工作30小時、薪水砍25%;數位.進擊的沒有人;奪下全球最宜居住地 台灣贏在哪裡?你確定想要移民日本?在日生活的三個真相等更多精彩選文。

亞馬遜的新實驗:每周工作30小時、薪水砍25%

(有意思的工時實驗,重點在於員工具有轉換選擇權。轉自張育章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根據外媒報導,過去曾被披露工作環境惡劣的電商巨擘亞馬遜,正在試辦將每周工時縮短到30小時。和每周工作40小時的員工相比,採低工時方案員工的薪水將減至75%,但其他福利不變,從實習生到主管都適用。

根據《華盛頓郵報》報導,亞馬遜打算先招募幾十人的技術團隊試辦低工時計畫。相較於一般工作時間為星期一到星期五、早上九點到下午五點,新方案的工作時間則是從星期一到星期四、工作時間為早上10點到下午兩點,再用其他彈性時數補足每周30小時工時。

(中略)推出低工時方案,不僅讓亞馬遜得以吸引過去未能接觸的優秀人才、也可用較便宜的薪水聘僱他們。「亞馬遜發現便宜延攬人才的方法,因為其他雇主並未提供友善兒童、兒童照顧、降低工時等福利。這完全由市場驅動。」 《富比世》報導指出。(懶人時報

你確定想要移民日本?在日生活的三個真相

(日本是台灣人眼中的旅遊聖地,但背後的社會過勞、集體壓抑,難被過客查知。與前則台灣是外人眼中宜居地並讀,尤有另種複雜滋味。轉自朱建陵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日本厚生勞働省於2015年12月至2016年1月間,向10,154間企業作調查,並得到1,743個回覆,其中讓員工每月超時工作逾80小時的企業,竟逾20%。另一方面,擁有逾1,000人的企業,更有超過一半,證實了有員工有過勞死的危險。過勞死,意指因大量工作而死亡,英文將之譯作「Karosi」,直接用上日語的發音,如同拉麵與壽司,被認定為日本文化。

或者有人會問,若覺得工作環境惡劣,何不轉換工作?日本國民平均年收入不停下跌,1997年是467萬日元(約35.5萬港幣),至2014年時跌至415萬(約31.5萬港幣),薪金往下調了,仍阻不住大企業減少正規員工數目的決定。像Panasonic,正規員工由五年前的38萬減至今年25萬。Sony、富士通,甚至東京電力及名古屋鐵道等機構,也大幅削減正規員工,改而聘用工資成本少一半的非正規員工(兼識或是合約員工)。

(中略)每天都有與殺人案相關的新聞,陌生人殺死偶像歌手、跟踪狂殺死傾慕對象、男子闖進神奈川智殘障人士安養院無差別地殺人,更多發生在至親之間,年青父母殺死幼子,子女因被迫溫習而殺死父母。近月一宗特別驚心,栃木縣一名63歲的婦人把二百顆安眠藥磨碎混入味噌湯內,打算跟71歲的丈夫同歸於盡,結果丈夫獨自離世。社會大眾議論紛紛,除了因為現代的安眠藥不足以致命外,還因為混了如此大量藥物的味噌湯大概已成糊,估計丈夫其實也厭世才決心將之喝下。

相關報導:

日官員以科學為證 311災後食品安全懶人時報

威航未與空服員自治協商 北市府將介入大量解僱案

(威航裁員後續發展。轉自Ngo Tong-Bok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威航本月17日通知北市勞動局,將大量解僱所有勞工。勞動局日前要求威航依法在29日前完成與勞方的自治協商,但威航空服員29日下午前往市府前陳情,表示並未收到資方通知協商。勞動局表示,將會強制介入協商。

威航數名空服員29日下午四點到北市府前陳情表示,威航在勞資自治協商截止日草率舉行會議,員工甚至不知道雙方代表是誰,極不合理。空服員批評,威航在下午三點與勞方代表三人進行協商,會議的時間地點都是臨時得知,代表三人也不是經由投票選出,整場協商根本只是想敷衍了事。

勞動局勞動基準科科長葉建能表示,根據空服員陳述,勞方代表的產生並未經過討論,若自治協商並不具正當性,將發起強制協商。(懶人時報

台灣奪下全球最宜居住地 台灣贏在哪裡?

(除了低物價,台灣迷人之處,以及中國對比。轉自吳琬瑜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在台居住近10年的宜家家居(IKEA)總經理、瑞典籍的林斯楚(Martin Lindstrom)說:「台灣是亞太地區的隱藏版寶石,生活在台灣,很容易就把這當作自己的家。」

他說,台灣的鄉間有如畫的風景,是喜愛健行和騎自行車者的天堂,而不同地方的美味小吃和林立的特色咖啡店也非常撫慰人心。

(中略)《富比士》留意到中國在本次排名中,重摔10個名次,在67國中排名第48。 最讓外派中國外籍人士受不了的是污染問題,報告甚至說,中國締造飆速發展的經濟和蓬勃就業環境的同時,進一步犧牲了公共衛生。有多明顯呢?

事實上,沒有任何一位受訪者在中國公共衛生項目上,給出最高評價(excellent)。(懶人時報

數位.進擊的沒有人

(除了唐鳳的傳奇故事,這篇網路社群內部的反思,很值得參考。轉自林雨蒼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au成為「數位政委」,的確只有她一個人的角色有所變化。但從「數位」梗所引伸的g0v潮語「分身伐樹」、「數位沒有人」,也正顯示了這三年來g0v的發展。至少就我每年暑假候鳥般回來的感受,g0v的大方向逐漸從「數位行動主義(digital activism)」移轉為「公民科技(civic tech)」,從「拆政府」到「fork & merge」。2014年暑假正好是318運動後,g0v裡彌漫著濃濃的反抗運動氣息。2015年暑假適逢選戰熱潮,如何透過民主選舉產生改變成為關注的重點。2016年暑假,新政府上台,帶著些許改朝換代的期望,卻又失落於內閣成員大多是沒有新意的pale, male and stale,g0vers 更大規模的轉戰政府基層,希望在體制裡引入一些改變的契機。舉辦在8月6日的第20次黑客松,參與者已有為數不少的基層公務員與立委助理。

(中略)政權轉移後,許多人都擔心新政府在開放政府、開放資料這個領域並無層級夠高的主政者,畢竟前張善政院長帶來太多推升的動能了!如今終於盼來一個具有部會等級的政委,似乎還是比前朝還差了一級,行政院長與其它部會究竟挺不挺就是個問題了。 au接下來會面臨許多挑戰,開放的原則與政治權力和體制運作要怎麼磨合?在政治裡又該如何做正確的事?身為一個政務委員能夠只當channel而不去施展某些理念?不去對體制衝撞嗎?

vTaiwan在新政府上台前與財政部合作網路賣酒修法的討論,最近新政府因為輿論而暫緩修法,這是否顯示數位審議平台與輿論大眾仍然有很大的距離?是大眾該被教育?還是數位平台尚未能廣納一般大眾的聲音,而只是小圈子裡的遊戲? vTaiwan顯示出社群一個根深蒂固的問題:社群與大眾究竟有多近?又有多遠?當社群參與者積極地與政府對接,希望改造政府,提供更好的數位解決方案時,他們是大眾的化身嗎?抑或者是政府與大眾的橋樑?這些在程式語言、數位符碼上的專家,是否有比政府更懂得聆聽來自大眾的多元而異質聲音?而不將之視為訓練不足的麻瓜?這一切都回到社群本身,怎麼廣納新參者?怎麼跳脫程式語言?怎麼避免產生另一群數位菁英(digital elite)? 既然au要成為我們的數位政委,那她必須從社群回到社會裡來思考。

這篇可以並讀:

開放政府,玩真的嗎?懶人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