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比婚姻壓力更大的事:「為了孩子而不離婚」是正確的嗎?

沒有比婚姻壓力更大的事:「為了孩子而不離婚」是正確的嗎?
Photo Credit: Evan Forester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瑞典,女性開始大量投身職場時生育率確實一時降低了,但現在已經回復正常。那是因為瑞典的社會制度與環境能讓女性安心生產,並且還能讓女性順利回歸職場,讓女性力量能充分發揮出來造福社會。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下重曉子

「為了孩子而不離婚」是正確的嗎?

谷崎潤一郎和松子夫人間未公開的信重見天日了。據說那些是在寫小說《細雪》前後時的信。《細雪》發表於戰亂之時,那是在關西地區富裕家庭中成長的四姊妹故事,因為內容描述太過絢爛華麗而被禁止發行。

以自費出版來鼓勵谷崎潤一郎的,正是他新婚不久的妻子松子夫人。原來小說《細雪》是以松子夫人娘家四姊妹為寫作原型。據說是谷崎潤一郎到關西演講時遇見了松子夫人,當時就對她一見鍾情、甚為傾心。谷崎潤一郎的心情在他之後的許多書信中都可窺見一斑。

谷崎潤一郎當時已經有妻子了。而松子夫人也是關西商人的妻子,兩人在朝結婚這個目標邁進的道上,不知經過了多少的辛勞和酸楚。在這之後,谷崎潤一郎的妻子又成為佐藤春夫的妻子,而成為當時的一大醜聞,喧騰一時。

松子夫人也是直到她離婚為止,走過了漫長苦楚的一段路。我想兩人應該是一邊通信一邊互道彼此心意的。結婚後,松子夫人就成為了谷崎潤一郎的得力助手,兩人合作一起創作出許多好作品。

對於兩人的婚姻,我想世間應該是用嚴厲的眼光來看待的。因為那是個動盪不安之中,全家上下需一心面對戰爭的動亂時代。已婚者想要跟其他人交往,就算是鼎鼎大名的文豪谷崎潤一郎,應該也不會被認同。

在那樣嚴峻的時代中,想要貫徹自己的想法,追求心中所愛著實不易,我對他們堅強的意志及不畏懼的能量深深感佩。我想那是個為了守護家庭,凡事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以此成全為美德的時代。堅毅或忍耐是被要求的品德。為了家庭而犧牲自我是被獎勵,而非被批評的對象。為家庭圓滿而自我犧牲,這被視為是一種美好的事,即使到了現在也會被稱讚說:「好厲害喔。」或是「我們想學也學不來呢。」

為了勇敢去愛,兩人要有奔放的情感,否則無法成功,我認為這需要一種內心的堅強。因為這不只對自己的家庭,也會為自己的父母或兄弟姊妹帶來前所未有的麻煩,因此而打退堂鼓的例子也不少。尤其對女性來說,影響更是鉅大。

但是對這些都無所畏懼,堅強貫徹自我意志的女性就存在於這個時代裡。

柳原白蓮離開身為九州採礦大王的丈夫,和年輕學生戀愛私奔而離家出走。對於白蓮的為愛而行,我想為她喝采,我對她的堅強佩服不已。為此覺醒的女性以青鞜社為主,在各個領域裡高聲支援。

雖然也有時代後援的背景,但比起現在為愛賭上的勇氣,為了生存而傾注的力氣更是強勁有力,這是為什麼呢?我想應該是越是禁忌的關係,愛火也就越猛烈。猶如被拘禁於籠中的鳥兒般,越是渴望在藍天中自由翱翔。

那個時代因為有通姦罪,所以私奔或殉情時有所聞,完全不難想像。一想到這個,我想現代人已經失去勇氣了。在意別人的眼光而盡可能扮演相敬如賓的夫妻,但是私底下卻過著同床異夢的生活。

也許有的人用忍耐來讓自己麻木。在小孩長大成人前、學校畢業前,我堅決不離婚。對於這樣的夫妻,孩子們會怎麼看呢?我想勉強自己絕對不是為了孩子好,而應該更誠實面對自己內心的聲音。在日本有很多夫妻為了孩子而不離婚。但是我想父母不睦,兩個人彼此忍耐在一起生活的話,孩子應該也會馬上感覺到的。

沒有比婚姻壓力更大的事

我的友人中有一位女性說我要忍耐「直到先生退休為止」。

因為婆媳關係而爭吵時,因為親子關係而爭論時,每每都想要回到自己一個人,讓人生重來一次,但是因為遲遲無法決定,而決定忍到先生退休為止。但是先生因為在公司被賞識而擔任重要的職位,在大公司裡不管過了多久都沒有辦法退休。看著他從早忙到晚,一直不停地開會,所以也無法在這種時候跟他切割。

孩子長大、結婚離開家裡後,家裡就只剩下兩個人。雖然兩人依舊同床異夢,但是想到自己至今的忍耐到底算什麼,就遲遲無法與他分開。況且還有經濟考量。

她是個非常幹練的人,家務和工作都做的很好,從丈夫那裏拿到的零花錢全部存下來當作是自己有一天要展翅高飛的基金。雖然一直覺得自己離巢翱翔的日子即將到來,但是先生卻還是決定留在公司繼續上班。最後她為了顧慮先生,只好把自己的計畫延後了。

我想她大概再也無法將計畫實現了。如果真的是這樣也好,她可以把錢花在自己的興趣上,也是靠丈夫豐厚的收入。她只能對自己的選擇負責任。她把自己的工作和家庭主婦的家務作切割,以不輸給人任何人的拚勁努力過生活。我相信那是她從自己生活方式中所做出的選擇。她絕對不是受人擺佈的性格。她並不覺得自己在忍耐,也似乎沒有累積什麼壓力。

我另外有一個處事八面玲瓏、且擁有日本女性柔美風情的女性友人。她的丈夫過世後,一個人獨自扶養兩個孩子,之後和我認識的男性友人再婚。我這位男性友人的個性有點任性,而我的女性友人似乎也隱忍過活,最後竟得了乳癌,罹癌的原因可能是來自丈夫壓力,本來健健康康的人,癌症就一點一滴地惡化了。

即使如此,丈夫還是把所有家事丟給妻子去做,而且還滿腦子想著把財產留給前妻的孩子,一點都沒有顧慮到一直在身邊支持他的妻子。 甚至娘家的母親都出面把她帶回家休養。但她還是認為這是自己作的人生選擇,所以不打算跟先生分開。

也許夫妻的事情,外人無法干涉。我只能把她想成是利用自我犧牲來成全婚姻生活,但我覺得她應該更珍惜自己才是。她的美是傳統日本女性所世代傳承下來的風采,那是種由內而外自然散發出來的。為了他人奉獻,而壓抑自己的想法。我受到過她許多的幫助,所以心理一直期盼她若能稍稍好轉也好,但之前見面時,看到她因為罹患帕金森症而必須手拿拐杖走路。

我把這事跟其他共同的友人說,我一位女性友人說:「沒有比婚姻壓力更大的事了。」

說這話的女性友人她大約在十年前結婚,離婚後開始專心投入陶器製作。她用熟練的手勢捏陶,現在帶有她自己獨特創意的陶器受到了廣大歡迎。她用陶土製作出樸實無華的陶器,放在自家的展示室裡展覽,有很多粉絲還來家裡觀賞。她和百歲的母親兩人一起生活,母親也為了獨生女努力著,就算身體不適住院也馬上恢復健康返家。

她說:「累積壓力是最不好的。和家人爭執引起的壓力是每天都會有的,無須忍耐,只要往自己的路前進就好了。」

我也贊成她的意見。

女性應該生孩子嗎?

今後政府的施政重點是鼓勵女性就業。在促進女性人才活用於社會這方面,日本確實比較晚。在先進國家中,更是相對落後。我大學畢業後就一直工作到現在,我剛開始進入NHK這個大公司時並沒有男女雇用機會均等法,育嬰假制度也沒有像現在這麼完備。

在職場上男性性騷擾的話語已經司空見慣,他們對於有點疲憊神態的女性就說:「昨天晚上是不是玩太晚了啊?」,對於已婚女性就會說:「還不辭職啊?妳先生沒有說什麼嗎?」,對於懷孕的女性更會說:「挺著大肚子,還來上班呀。」職場女性都要忍耐這些話語才能在職場上生存。我因為個性比較粗枝大葉,所以左耳進右耳出,不把這些話放在心裡才撐到現在,但有些女性卻因為這些話而辭職了。不知因此而流失多少女性人才,我覺得非常可惜。

如今這種事雖然減少了,但是少子化的問題越來越嚴重,日本政府開始想方設法提高生育率。但我常覺得政府的政策很任性。我覺得這不是為了國民的幸福,而是政府為了國家利益而強行的實施的政策。

戰亂時有句口號叫「增產報國」。藉由大量新生兒的出生來增加人口,徵兵之後送往南方或中國。而女性也參與戰後的後備動員,被賦予在國內製造機械或武器的工作。人口因為國家的施政而增加,也因為國家的利益而喪失。

1947年至49年出生的團塊世代在戰後迅速增加,而今人口又開始急遽減少。我們可以預想到團塊世代的人漸漸成為高齡老人,年輕人將會逐年遞減。而這些徵兆已經出現在一些鄉下地方,年輕人在還沒找到工作的情況下,都聚集到大都市來。

政府希望女性多生育,但卻把打造出好生養、好托育環境的政策一直擺到最後。托兒所和幼兒園的數量不足已經是一種常態,小孩無法托育。政府宣傳說就算有了孩子,也能在工作上獨當一面,有朝一日也能升遷,但是宣傳像是在紙上畫大餅。即使在法律上男人成為育兒爸爸的環境都整備好了,但實際日本男人不會請育嬰假回家顧小孩。因為長年的社會習慣讓他們拒絕請育嬰假。

女性一旦有了孩子,就會被迫在工作和育兒間做出選擇。如果是我,若想讓工作和育兒並行的話,就必須做出和現在不一樣的選擇。但我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工作。有了自己想做的工作,而選擇以工作作為表達自我成就的一種方式,選擇想一輩子工作的友人,在我身邊也不少見。如果大環境對育兒是友善且周全的,也許我們的想法就會不同。工作能力越強的女性也不會被迫選擇不生孩子。

在北歐,公家機關的長官有半數以上都是女性,而且他們都有結婚。我在芬蘭的赫爾辛基認識的市長是女性,而且她的伴侶更是育兒和家事都親力親為。

以國會議員為例,工作中的主要角色由女性來擔任的例子,在日本是極端少見的。放眼看看全世界,女性首相或總統不勝枚舉,鄰國韓國的總統就是女性。我雖然不期待日本將來也會誕生女首相,但至今為止,在國會議員中曾任眾議院議長的土井多賀子是最接近的例子。或許她所處的時代還太早了,身邊的男性並 不能幫她處理周邊事務,而且那是個被男性偏見所擺弄的時代。前陣子在追思土井議員的聚會上,我深深覺得可惜。

若是國家願意錄用女性,並且希望女性多生孩子的話,那麼打造一個友善育兒的社會環境是當務之急。

在瑞典,女性開始大量投身職場時生育率確實一時降低了,但現在已經回復正常。那是因為瑞典的社會制度與環境能讓女性安心生產,並且還能讓女性順利回歸職場,讓女性力量能充分發揮出來造福社會。整頓社會整體的育兒環境在日本亦是必要的條件。

對無法生育的女性說「給我生孩子」,實在太殘酷

在日本一直都是把和家務有關的事全部交給女性。如家事、育兒、看護等,尤其最近看護更是一個大重擔,為此有很多人因此而辭了工作。看護的工作有八成都委託給女性,男性們也不得不把自己的父母委由妻子來照顧。這些重擔壓在女性肩上,就連活躍於社會上的女強人們也非常難以承擔這些看護重任。

日本2015年的長照預算中對看護設施的補助被大幅刪減。雖然說從事看護工作的人薪水增加了,但是據說國家的方針是把接下來希望把重心放在居家看護。不過居家看護方面,雖說看護師會來家裡幫忙,但萬一發生什麼事時,看護的工作還是落在家人身上。第一個被想到的就是家中的妻子,也就是媳婦。

可是當職場女性到了四、五十歲時,大多都是主管職,假設最後必須辭掉工作回家看護長輩,女性還有可能全力投入社會、投身職場嗎?難道只有家庭經濟不錯可聘請看護的人,才可能留在職場上嗎?這是不公平的。

我一分都不敢鬆懈地馬不停蹄工作至今,因為我個人的選擇,我不僅沒有生小孩也沒有養兒育女,因為煮飯是先生的興趣,所以幾乎都是他在下廚。家事阿姨也會一個來一次,幫忙打掃和洗衣。至於父母的看護,也是在我忙於工作中時,皆相繼病逝了。雖然我不懂看護的辛勞,但是我每次一聽到友人所描述的情景,我就由衷地佩服。

國家在批評女性的生活方式之前,其實只要把社會環境整頓好就好,這樣女性就能好好思考自己的生活方式。現今的女性都非常聰明理性,甚至比起男性更認真周延地思考自己的未來。我認為應該讓女性自己來選擇。

雖然某位男性國會議員發言說女性只是生產機器,但是女性也有成就自己來擁有自由生活方式的權利。雖然生育率降低是眼前的難題,但是我們必須要好好監督「女性就應該要生孩子」這種惡質思考方式是否再度出現。有的人想生孩子卻生不出來,雖然也有人依靠最新的醫療技術而順利得子,但是對於想生卻生不出來的人而言,要求人民「多生孩子」這種國家政策不是太過殘酷了嗎?

過去有不少「結婚三年,沒有孩子就離開」這種被迫離婚的例子,而且還被要求要生出能繼承家業的男孩才行。但我想並非是一定要繼承自己DNA的孩子才行。就算不是自己的血脈,孩子就是孩子。在歐美,許多人就算有親生子女還是會另外領養小孩,並將這些孩子視如己出般地照料著。

為何日本人執著於血統呢?我想這是把有自己血脈的孩子留存在這世上的本能慾望吧,這是一種來自祖先世代傳承下來的思維。這與「脈脈相傳的血緣就是家族」的觀念相互結合。我想就算血脈沒有相連,但只要心靈相犀不就足已?諷刺地說,是不是心志不相通,就只能依賴血脈相繫?

在泰國,我聽說有男性用自己的精子讓多位代理孕婦懷孕的例子,為何如此想要個擁有自己DNA的孩子呢?真沒想到會有這等神奇妙聞!

要不要生小孩,應該由父母憑自己的意志來決定,所以才會責任重大。

書籍介紹

家人這種病》,三采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我們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下重曉子

本書特色

  1. 解決各面向的家庭問題和煩惱:找出家庭崩壞的源頭,提供一種新型態的「家庭相處法」。
  2. 單身族必看:在進入家庭前,別以為嫁個好老公從此人生一帆風順。做好正確的心理準備,才有真正和諧的家庭生活。
  3. 已婚者也能看:別再說為什麼你的另一半不了解你,因為你們本來就不可能彼此了解!擁有各自獨立的空間和生活,婚姻才會幸福。
  4. 為人父母者更要看:強迫孩子接受你的價值觀和做法,只會引導出更多社會悲歌!
1024_13386
Photo Credit: 三采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