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洋熱:印象派與日本風(下)

 東洋熱:印象派與日本風(下)
Claude Monet, Madame Monet en costume Japonais, 1875. Oil on canva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十九世紀中葉的法國有一個有趣的現象──日本風的盛行,這種風氣不但改變了法國人的品味,更改變了印象派畫家的風格。

編按:本文承接上文:〈 東洋熱:印象派與日本風(上)

三、出浴女性

然而,Degas最明顯受日本風影響的作品,其實是後期描繪女性沐浴的作品。由芭蕾舞者到中產淑女的作品,都反映出Degas對不同形態的女性的喜愛。到了作畫晚年,Degas逐漸愛上女性沐浴的情景。這些情景更多以偷窺者的角度出發(voeyerism),因此畫中女郎對Degas和觀畫人的存在毫不察覺。若我們看看日本浮世繪的印刷畫,便會看到兩者的關係。

1280px-Kiyonaga_bathhouse_women-2
Torii Kiyonaga, Interior of a Bathhouse, c. 1787. Woodblock print.

這幅作品佈滿了裸露的女性。與西方國家不同,日本有公共澡堂,一群人洗澡的情景隨處可見,西方國家這種大膽新穎的題材大感興趣。畫中這群女性既不是宗教人物又不是維納斯等希臘神話角色,她們只是平凡人,擁有着不完美的身體,體態毫不吸引。

這幅作品有兩個引人入勝之處:第一,這幅澡堂圖展示了不同動作姿態的女性,特別是畫中數位蹲下的女性,經常出現在Degas的作品。第二,作品有一處容易被人忽略──左上方有一男子在偷看畫中的女性。這人是當時負責分派熱水的工人。他的存在正正呼應著Degas「偷窺者」的特點。

以下是Degas描繪女性出浴的作品:

1280px-Edgar_Germain_Hilaire_Degas_031
Edgar Degas, The Bath Tub, 1886. Pastel on paper.
981px-Edgar_Germain_Hilaire_Degas_029
Edgar Degas, Woman Combing Her Hair, 1885. Pastel on paper.

另一特點是構圖。Degas筆下的出浴女性都是擠在一個狹小的空間,沒有深度遠近可言,與觀畫人的距離近在咫尺,酷似日本作品的構圖。

96697_498476
Tamagawa Shucho, Mirror of Elegance. Colour woodblock print.
Edgar_Germain_Hilaire_Degas_042
Edgar Degas, The Bath, 1884. Pastel on paper.
710px-Edgar_Degas_(1834-1917)_-_'The_Bat
Edgar Degas, The Bath: Woman Scrubbing her Back, 1887. Pastel on paper.

日本藝術的刻痕貫穿在Degas的作品中,可見Degas對日本藝術的憧憬與愛慕。

四、Monet與日本

除了Degas,Monet的藝術也深受日本藝術影響。若無日本藝術的引入,我們不會有今天的Monet。日本藝術不論空間、角度、線條、用色、明暗都與西方藝術截然不同,大大改變了Monet對大自然的演繹。這些影響,一點一滴滲透在Monet晚年的作品裡。

與其他西方畫家不同的是,Monet的作品很少參考個別一幅日本作品。他偏向綜合所有有日本藝術的特點,將之化為己用,形成自己別樹一幟的畫風。有趣的是,1867年,Monet一幅家傳戶曉的作品,則明顯是取材自一幅日本印刷畫。

Claude_Monet_-_Jardin_à_Sainte-Adresse
Claude Monet, Garden at Sainte-Adresse, 1867. Oil on canvas.

首先,1867年是一個特別的年份。前文提及,當年法國在巴黎舉行International Exhibition,日本使者深深吸引著巴黎不同的階層。同年,Monet繪出了Garden at Sainte-Adresse,他形容這幅作品是「the Chinese painting with flags」(當時的西方統稱所有來自東方的物品為「Chinese」,Renoir則形容這幅作品是「Japanese one with little flags」)。

這幅作品的結構其實取材自以下作品:

1280px-Sazai_hall_-_500_Rakan_temples
Katsushika Hokusai, Turban-shell Hall of the Five Hundred Temple, c. 1834.
100_views_edo_055
Utagawa Hiroshige, Komakata Hall and Azuma Bridge, 1857.

細看Monet的作品,Monet刻意運用線條勾勒整幅畫作的構圖:畫布被水平線和欄杆平整地切割為三份,兩支旗杆在畫布上再進行切割。旗杆與水面上的船隻故意製造不重疊,造成與日本藝術一樣的平面效果。

除了這幅作品,1876年,Monet作了一幅日本風濃厚的作品:

622px-Claude_Monet-Madame_Monet_en_costu
Claude Monet, Madame Monet en costume Japonais, 1875. Oil on canvas.

毋須解說,這明顯是一個西方女郎披上了一套和服。模特兒是Monet的第一任妻子Camille。這幅作品在當時日本風盛行的法國大獲好評,Monet亦很快將其賣得一個好價錢。然而Monet本人卻很不喜歡這幅作品。當時的Monet經濟匱乏,他急需一幅在藝壇灸手可熱的作品,便在心不甘情不願的情況下,畫了唯一一幅女性擺出誘人姿態、直望觀眾的作品。

到了Monet晚年,Monet沉醉於Giverny的花園世界中。Monet在較早期獨愛荷花池和日本橋。這道日本橋,相信是受日本印刷畫的拱橋影響:

Water-Lilies-and-Japanese-Bridge-(1897-1
Claude Monet, Waterlilies and Japanese Bridge, c. 1879. Oil on canvas.
100_views_edo_057
Utagawa Hiroshige, Inside Kameido Tenjin Shrine (Kameido Tenjin Keidai), 1856.
1280px-Fuji_seen_through_the_Mannen_brid
Katsushika Hokusai, Under the Mannen Bridge at Fukagawa, c. 1831.

然而Monet最深受日本影響的,大概是晚年描繪的Water lily pond。

Claude_Monet,_Water_Lilies,_ca__1915-192
Claude Monet, Water Lily Pond, 1915-26. Oil on canvas.
1280px-Claude_Monet_044
Claude Monet, Water Lily Pond, 1916. Oil on canvas.

這類作品是Monet描繪大自然達致極致的轉態──摒棄了固有的物件的形態,以平面表達空間,追求純粹的光影變化,打破人與大自然世界之間一直存在的界限,令觀畫人與大自然融為一體。

這種空前的表達,其實糅合了日本屏風對大自然描繪。

1280px-Kaihô_Yûshô_-_Pine_and_Plum_by_Mo
Kaihô Yûshô, Pine and Plum by Moonlight.
1280px-Kaihô_Yûshô_-_Pine_and_Plum_by_Mo
Kaihô Yûshô, Pine and Plum by Moonlight.

這些作品完全違反了西方世界的空間感──畫布上存有大量留白,山水沒有明顯的遠近分野,因為較遠的風景已全然融入迷蒙的霧氣雲霞中。畫家只選擇性地描繪有限度的景致──竹葉、枝幹、鳥兒,其他一切看不見的景物,盡在觀畫人的幻想空間中。這種描繪,帶出了西方一直追求卻未能發揮得淋漓盡致的意境──永恆。

參考書籍:

  • DeVonyar, Jill and Kendall, Richard, Degas and the Art of Japan. London: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07.
  • Bromfield, David (Ed.), Monet & Japan. Canberra: National Gallery of Australia, 2001.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藝趣談作者Facebook專頁)。

責任編輯:tnlhk
核稿編輯︰曾傑